苗博雅「退萬步言」評輔大性侵案 酸爆夏林清
列印


輔大性侵案,被害女生昨PO文公開道歉,引發輿論譁然。(資料照,記者葉冠妤攝)

輔大性侵案,被害女生昨PO文公開道歉,引發輿論譁然。(資料照,記者葉冠妤攝)

2016-09-22 14:07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輔仁大學去年6月發生王姓男學生性侵酒醉學姊的案件,更爆出社運人士出身的社科院院長夏林清企圖吃案。事經4個多月,被害女學昨天突然PO文向夏林清等人道歉,遭社會大眾質疑是不是「被道歉」,引發網友公憤。現職為國會助理的苗博雅也在今天凌晨發文,中肯的評論不到半天吸引1000多分享。

苗博雅的發文寫,法律人講話都會用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語句。例如退萬步言,「我們現在就來退萬步言…假裝夏師沒有任何優勢的權力,假裝本案沒有任何法律問題,假設本案處理過程一切合法。我們退了一萬步,不用『被害人』、『加害人』等詞彙。我還是沒能導出『巫同學應該為此事負起大部分責任』的結論。那到底為什麼,事到如今,為此事負了責任的人,只有巫同學?」

苗博雅繼續寫,「我不願去想像、揣測巫同學的心理狀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痛苦、撕裂,說不定師父和大師兄大師姐們也很痛苦,就像九三反污名要尊嚴的人一樣痛苦,覺得自己被當成有心人的政治祭品、被社會深深的輕視踐踏、被無知的年輕人網路80。但反污名要尊嚴的,不是和黨國狼狽為奸的人,就是被黨國騙了一輩子的人。夏師可是所謂進步陣營的一代宗師啊。很多人以為好好練功就能像師父一樣濟弱扶貧,想不到發現原來只是感恩seafood讚嘆seafood。難道夏師不用負責嗎?欸,當然不用啊。宗師不會有錯,如果宗師有錯,都是巫朱同學的錯,懂?」

苗博雅再寫,「我曾經以為,進步路線雖然主張和論證各有不同,但都是以人的處境出發,關照被壓迫的、被剝削的、弱勢的、邊緣的,只要認真地走、堅持地走、時時刻刻反省地走,一定會更好。但輔心性侵事件,我看著那條路線,怎麼跟從事組織犯罪的幫派有87成像。鞏固領導中心,check;不准動我大哥,check;有事找小弟頂替,check;先看關係再論是非,check;敢背叛組織的背骨仔一定要付出代價,check。萬一我也變成老人的時候,會不會也不小心變得那麼討厭噁心?怎麼辦?」

苗博雅強調,「我覺得這是我被勾動的最深層的恐懼:搞了一輩子組織、宣傳了一輩子理念,最後變成超自我感覺良好的幫派,捅出狗屁倒灶的包,還覺得都是別人的陰謀,自己是被迫害的一方,最後凝聚畢生功力反擊,邪惡必敗,正直和善良一定會回來。這樣真的是太靠北了。豪可怕。但是這樣的可怕,跟不斷被上沖下洗左搓右揉的巫同學所經歷的比起來,連根毛都不算吧。」

苗博雅臉書貼文: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