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訪》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高中微調課綱 違法.黑箱.外行
列印


2015-05-04

集力抵制 政治黑手不能介入教育

記者黃以敬/專訪

教育部設立檢核小組,以「微調」名義大改高中社會科課綱,引發外界質疑黑箱作業、欠缺程序正義;正值各高中選用教科書的關鍵時刻,曾任高中歷史課綱修訂小組委員的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強調,這是「違法」、「黑箱」及「外行」的三合一微調課綱,呼籲台灣社會集氣集力抵制、阻止,否則台灣解嚴後努力建立的自由、民主、開放,以及多元文化等核心價值,將受到嚴重的破壞,而政治黑手介入教育,也將成為台灣學子永遠揮之不去的夢魘。

課綱修訂 必須擺脫黨國教育框架

問:這次課綱微調黑箱作業引發爭議及反彈,遭質疑政治力介入強制修改,有人說過去民進黨也修過課綱,您如何看高中課綱調整的必要性與程序問題?

答:高中歷史課綱過去確經多次調整,有人將課綱修訂和政黨輪替連結在一起,化約為藍綠惡鬥,其實不是這樣的。解嚴後的課綱修訂,必須從整個台灣社會的發展來看。一九八七年台灣解除戒嚴體制,社會朝民主化、自由化的道路急劇邁進,教育當然也必須擺脫過去黨國教育的框架。但這條路,其實走得很慢、很辛苦。一九九九年,高中八八課綱才從國家部編本教科書開放為一綱多本,改為訂定課綱,由出版社根據課綱編寫,經審定後發行。這是教育的大突破。

解嚴前,台灣的國中和高中不教台灣史。國中到一九九七年才在社會領域有「認識台灣」課程。高中則要到一九九九年八八課綱,在中國史的十九章中,才有四章台灣史,但還是依附在中國史的脈絡中呈現。從八八課綱、到九五暫綱、再到九八課綱,有其歷史脈絡,不能化約為藍綠問題。關心歷史教育的學者,早就致力推動以訓練「歷史思維」為目標的理念,希望從身邊事物學起,培養解讀史料的能力。因此九五暫綱將台灣史獨立成冊列第一學期,但距離解嚴已十九年。

解嚴後,台灣史研究有長足進步,實不應再依附在中國史的架構中。新歷史課綱的出現,與其說是民進黨要修改,毋寧說是呼應台灣社會自由化、民主化、本土化的趨勢。究實而言,更應是戒嚴時期的黨國教育在新時代勢必須改革、修正!

強制修改 專業性不足且具針對性

問:但您後來退出九八課綱修訂小組委員會,揭露其黑箱作業;現今又有更多教師及教育團體反彈課綱被政治力強制「微調」,甚至有民間團體首次對教育部提告?

答:「認識台灣」和八八課綱是在國民黨執政時出現的;民進黨執政時期修訂九五暫綱時,難免也受到質疑。但九五暫綱實施之後,學者與基層教師再花三年討論修訂出九八課綱,這可說是目前為止最好的歷史課綱,簡明、開放、重視多元價值,也給予教師教學彈性,原訂二○○九年實施;但二○○八年馬英九接任總統、國民黨重新執政,新任教育部長鄭瑞城在十月最後一次課綱會議,卻在廿三科中,硬將國文及歷史科拉下來。

而後成立課綱修訂小組,我受邀出席,到了會場,才發現委員中竟有王曉波,他是哲學學者,不具歷史學專業訓練,卻強勢主導修訂方向,是前所未有的外行介入專業。後來我受不了政治力強力干涉的黑箱作業,辭掉委員一職,出來揭露九八課綱正被大改。但重組後的修訂小組還是繼續修訂課綱,於二○一二年使用,一般稱為一○一課綱,即是現行課綱,九八課綱正式夭折。

台大研究生曾做過比較,比起九八課綱,一○一課綱是歷史教育大退步,參與的教授大增,高中的教師比例卻降低;但因多數還是歷史學者,所以王曉波等人的主張無法完全得逞,其內容雖保守但勉強可接受。但後來教育部又授權王曉波等人成立檢核小組,全面檢查並「微調」高中課綱,就離譜到讓人無法接受。

所謂「微調」其實極具針對性,假微調之名大改台灣史課綱;就是因一○一課綱修不夠,所以要用黑箱方式再做大改。進行修訂的十人檢核小組,有兩位歷史學博士,但不是台灣史專家,專業不足、外行領導內行,問題百出。

微調課綱在去年一月突然公布,外界措手不及,調整內容更讓外界錯愕。公聽會在一月十六、十七日舉辦三場,許多老師根本不知道或來不及報名。而微調課綱在廿五日分組會議中,未經表決,事後卻宣稱多數同意,教育部更在廿七日強硬通過,宣示八月實施。這個過程,充滿問題,引起違反程序正義的強烈質疑。

課綱「微調」是黑箱作業、外行操刀、違反程序正義,真可說集反民主、反專業、反教育精神之大成。

微調手法 就像土石流衝垮台灣史

問:黑箱微調的課綱,有哪些不合理及不專業?

答:課綱微調不只針對歷史,地理、公民、國文都是受災戶。從專業角度,我只能努力救台灣史。「微調」就像土石流,台灣史幾乎整個被衝垮。我們曾做統計,「微調」課綱更動現行課綱的字數比例高達六十.四%;就算教育部辯稱僅調廿三%,但超過兩成的變動還算是微調嗎?內容和結構都遭巨幅修改。尤其台灣史,光字數更動就高達六成,因涉及專業,外界很難一眼明瞭,其實許多歷史事件都被似是而非地從特定的觀點去做改寫,尤其「當代台灣」幾乎被打掉原結構、重新改造。

例如,教育部說公民科雖拿掉「白色恐怖」,但還在歷史課綱中,且「二二八」還從比較不重要的「說明」提升到「重點」。但仔細比對前後課綱,就會發現二二八是被「拉拔」孤立出來、被去脈絡化,原本二二八是放在「民主政治的道路」之下,須「說明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台灣的政治變遷,如二二八事件、長期戒嚴、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與民主發展」,如今變成只須孤立地教「二二八事件」,刻意與高壓統治切割。

白色恐怖則被「移位」,放到新增的兩岸關係和反共政策章節中,這是要刻意營造因為有戰爭(國共鬥爭)才有人權迫害?淡化高壓統治對人權的壓迫。

另外,課綱原有「多元文化的發展」被改為「中華文化與多元文化的發展」,迫使台灣的多元文化須由中華文化來領銜;原本編者要「說明台灣文化的多元發展及其與世界文化的交流」,變成必須「說明中華文化在台灣的保存與創新」,不只要強調中華文化,台灣與世界文化的交流也不見了。

微調課綱更是刻意連結台灣與中國,增加「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分量,檢核小組大筆一揮,「接收」台灣變成「光復」台灣,就不足為奇。

整個台灣史課綱的調整,完全違背過去廿年來台灣社會邁向民主、自由、開放、多元的新圖景,這是一小群人卻運用強大政治力及黑箱手段,硬要將歷史教育推回黨國時代的老路。

這種蠻橫做法,引發民間及教師抗議,台權會更控告微調黑箱是戕害民眾知的權利。高等行政法院一審判決教育部敗訴,並直指課綱攸關百年大計,須接受社會檢視,教育部卻還是不敢公開,強硬要讓調整課綱上路,教育專業完全被犧牲。

既已敗訴 就不該干涉選書自主權

問:各高中正面臨選用教科書的關鍵時刻,部分縣市建議學校可自主選擇舊版教科書,您建議教育界如何因應?

答:我認為教育部以微調之名,行大改之實,這本身就是違法,雖然不是法律定義的違法,至少是不誠實,是精神違法。

現在既已被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一審敗訴,就應藉此擱置微調課綱。且一○一課綱教科書的審定執照是六年,可以用到二○一八年。學校和老師有選書的自主權,不應該干涉,但如果硬性規定老師只能從嚴重受質疑的微調本中選書,反而剝奪了教師的選擇權。

有人或許寄望二○一六年政黨輪替後再把課綱調回來,但我很期望今年就能把這個違法課綱擋下來,這樣才能避免明年選後又開始沒完沒了的社會消耗戰。我尤其希望基層教師、學生和家長都發揮力量,一起捍衛台灣社會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價值。

更重要的是,這次黑箱微調課綱事件,顯示台灣的教育很難避免政治力的干涉,必須致力於建立一個獨立的課綱制定機制,以透明、公開為原則,兼顧專業與民主參與,課綱委員的聘任方式和任期,不受政黨輪替的影響,這才是長久之計,才是教育之道。

  • 星期專訪︰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記者廖振輝攝)

    星期專訪︰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記者廖振輝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