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憶劉曉波 劉霞難掩恐懼
列印


2018-09-28

〔編譯周虹汶/綜合報導〕設於美國紐約用以紀念捷克知名異議者暨已故總統哈維爾的「哈維爾圖書基金會(VHLF)」廿六日舉辦「無權者在中國的力量」座談會,邀來二○一○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與會,這是她七月終於得以治病之名離開中國後的第一次公開發言活動,會中她感謝所有幫助劉曉波和她本人的各界朋友,但避談「敏感」話題,多次不禁潸然淚下。

劉霞今年七月獲VHLF「恐怖和平:危機下的勇者作家獎」提名,上月二日VHLF宣布獲獎人為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廖亦武,兩人因廿七日頒獎聯袂現身紐約,但廿六日近兩小時座談會焦點幾乎環繞劉霞。

她一開場就先「謝謝這些年來所有為曉波和為我努力的朋友」,但「其實,關於曉波,我覺得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說什麼」。廖亦武接著回應相關提問時,公開劉曉波去年中臨終情形,包括他對醫護人員等身分不明者在內的在場人士道謝,「我要走了,謝謝!我要走了,謝謝!他老是在重複。」廖亦武指出,他在劉曉波去年七月十三日往生後一陣子,撥通劉霞電話才知道這些事,「她說曉波走的時候兩隻腳上下擺動,意思就是向天堂走去的意思」,「劉曉波的確是到最後一刻,還是用他的愛,去對抗這樣一個非常獨裁、非常兇殘的政權。」

聽聞悲傷往事,劉霞難忍淚水,兩度試圖打斷廖亦武發言,先請身旁翻譯「不要讓他老講曉波,你提醒他一下」;又嚴肅糾正「天堂說」,強調「我不是那麼說的」;當談及劉曉波生前力保愛妻出國之因,她才遞出紙條,鄭重要求「到此為止」。

廖亦武也提到,劉霞獲釋主因為德國總理梅克爾不受中國巨大市場誘惑,又逢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就是在這個事情上,我是感謝川普政府的。」劉霞此時表情木然。

關於劉霞上述表現,「美國之音」認為,劉霞依舊「避談『敏感』問題」。「自由亞洲電台」則點出,被中國政府軟禁八年的劉霞「仍然顯得有些傷感和疲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中國研究員潘嘉偉與劉霞友人總結她「不便說話」的關鍵:出於胞弟劉暉人在中國家裡當政府「人質」的顧慮,擔心「任何言行都會影響到劉暉的安危」。

  •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廿六日出席紐約一場座談會,這是她今年七月脫離中國軟禁後的第一次公開發言活動。(路透)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廿六日出席紐約一場座談會,這是她今年七月脫離中國軟禁後的第一次公開發言活動。(路透)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