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觀察筆記》高雄觀


2017-11-11

歷史現場,是城市的文化底蘊。

城市前進的腳步快速到能回頭時,現場,已然消失無蹤。

非常的建設,必然要非常的破壞嗎?強猛的破壞力所向披靡,記憶隨著怪手的起落瞬間灰飛煙滅,然後,新建物聳立,不復記憶了。

常常都是這樣子的感傷,等到有力量反省反攻回去時,歷史現場的工作是艱鉅,有時間距離,有感情距離也有感覺距離,只能摸索資料中的片段,土地上的斷垣殘壁,遙念昔人的點滴作態。

高雄的來時路,讓人想起打狗兩字,想起馬卡道族活躍這塊區域的場景,想起刺竹圍牆為界,族語的刺竹就是打狗,這個音又跟日本的城市高雄同。

歷史的激流在源頭就有迴旋,鑽入族群移動線,也是最早的發展史。接著的漢人、紅毛、日人,有豐富的故事。

城市的趨勢其實是回應歷史的方向,開墾和爭鬥,和平與通婚,城牆倒下的時候是躍進的開始,也是後世子孫血液中記憶因子甦醒。

這是深度的植栽,要做得有感覺!(資深記者黃明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