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現場直擊616遊行 香港民陣:總人數200萬+1
列印


2019-06-16 23:11

相關影音

首次上稿 17:51
更新時間 23:11

〔記者簡惠茹/香港現場報導〕香港民陣今天下午再度發起反送中大遊行,訴求撤回條例、林鄭下台,人潮比6月9日還多!晚間近11點,民陣宣布,今天下午到晚上參與遊行的人數接近200萬人,而且遊行擴大到香港6條主要幹道,是香港史上前所未有,晚上11點多宣布遊行結束;民陣最後宣布,加上昨天墜樓身亡的抗議者,遊行總人數「200萬+1」。

人數爆多 香港人自認有3原因

根據統計,香港人口是700多萬人,選民人數是380萬人,今天走上街頭參加遊行的人數200萬,等於每4個香港人就有1個出來遊行。

有香港人分析,雖然昨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但是堅稱不是撤回,而且還說警察執法天公地道,讓許多香港人不滿,加上昨晚有人爬上太古廣場平台掛抗議布條最後墜樓結束生命,讓很多香港人相當痛心。

今天下午遊行開始前後,部分地鐵站就因為人潮過多過站不停,公車內也都是滿滿穿上黑衣要參加遊行的民眾,由於公車、地鐵都搭不上,許多民眾從尖沙咀搭船到灣仔再步行參加遊行,連排隊上船的人龍都已超過1公里。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入夜後人潮依舊擠滿整條街道。(記者簡惠茹攝)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入夜後人潮依舊擠滿整條街道。(記者簡惠茹攝)

由於人群實在太多,除了遊行主線以外,從主線往外的街道也都滿滿的人潮。曾經參加6月9日遊行的香港居民受訪時說,今天的人潮真的比上禮拜還多,主要原因有三個,林鄭月娥堅持不撤回只暫緩,其次,林鄭還聲稱警察用武器攻擊示威民眾是天公地道,加上昨晚有民眾因爬上太古廣場的平台掛上抗議布條摔死,都讓今天遊行的人潮比上次還多。

大家在行進隊伍中,高舉著「撤回」,「撤銷暴動罪名」、「林鄭下台」、「問責槍擊,撤回控罪」的標語,怒喊撤回、撤回,還有民眾拿著降妖伏魔的搖鈴,對著警察不斷喊「shame」。

遊行隊伍中也出現許多香港以外的外籍人士相挺,參與者更是涵蓋各年齡層,還有小女孩拿著自己畫的標語,寫著「林鄭燒鵝」下台啦的字,跟著家人一起走上街頭,參與遊行的28歲民眾說,「香港人真的太生氣了!」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滿滿穿著黑衣的人潮,據說人潮比9日遊行更多。畫面中還可見到整排中華民國國旗。(記者簡惠茹攝)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滿滿穿著黑衣的人潮,據說人潮比9日遊行更多。畫面中還可見到整排中華民國國旗。(記者簡惠茹攝)

遊行人數持續增加,起點銅鑼灣到遊行終點政府總部這條路主線軒尼詩道佈滿人潮,綿延約5公里,且周圍附近車道謝斐道和駱克道也都已經佈滿遊行的民眾,因為人數太多,主要幹道告士打道在晚間車子也都無法行駛,全都是參加遊行的人群。

在人山人海的遊行群眾中,晚上出現感人的畫面,金鐘道上人群突然讓開一條路,讓參加坐著輪椅的民眾通過,一邊為他們鼓掌,而金鐘道本身不但已經擠滿人潮,路上的行車天橋也都是參與者。

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說,今天我們創造很多奇蹟,遊行人數200萬,這是香港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遊行的人擴大到六條街道,也是香港歷史上從來沒有看過的,但是當權者從來沒有聽到我們的訴求,這些訴求是完全撤回逃犯條例,追究警察開槍鎮壓,不告反送中的示威者,撤銷定性暴動,明天還有後續行動,包含金鐘一帶的集會,還有三罷,罷工、罷課和罷市。

民主派議員:自由不珍惜很容易就沒了

香港民主派議員在這次送中條例審查中,持續在立法會中阻擋法案過關,屬於民主派的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與多名民主派議員,在612前夕不滿警員在地鐵站隨意,攔查搜包,據理力爭與警員理論,影片更在台灣廣為流傳,記者專訪楊岳橋,針對這次送中條例背後突顯的一國兩制萎縮、台灣人又該如何有所警覺進行訪問。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滿滿穿著黑衣的人潮。(記者簡惠茹攝)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滿滿穿著黑衣的人潮。(記者簡惠茹攝)

楊岳橋語重心長地向台灣人說,台灣的民主和自由,是前人用血跟汗打下來的,自由原來就很脆弱,如果不珍惜的話,可以很簡單就沒了,不曉得要花多少力氣才能換回,要好好保護自己的民主制度;至於一國兩制,從香港的經驗,我們知道北京很多東西說了不算數,他們會用最漂亮的語言包裝缺乏誠意的行為,從香港實踐22年的一國兩制,可以看到有時候只強調一國、忘記兩制。

記者問:如何看林鄭月娥說的暫緩?

楊岳橋答:我們必須看清楚,林鄭說暫緩,暫緩是什麼意思大家都不知道,有非常多版本的可能,從香港人的角度,能接受的只有完全撤回,就算暫緩,暫到什麼時候?我們要的是撤回,我們必須告訴警察不能接受濫用暴力,用武力對待香港人是錯誤的,怎麼可以這樣對付香港人,這樣是不可接受的

612我也在現場,吃了不少催淚彈,大家明明都是香港人,而且絕大部分都是和平的狀態,可是卻看到警察用警棍一棍一棍的打,那些都是血肉之軀啊,人家沒有殺你父母,要這麼瘋?這麼狠?打一棍不夠,打兩棍、三棍的連續打,胡椒噴霧對著香港人噴下去,他們是罪犯嗎?在民主社會的,對於有權力的人更要好好監督,由於香港選舉制度關係,立法會中民主派是少數,對方強行通過的話是有可能的,所以香港人要一起站在一起打這場仗。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滿滿穿著黑衣的人潮。(記者簡惠茹攝)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滿滿穿著黑衣的人潮。(記者簡惠茹攝)

問:如何看林鄭月娥把送中條例的原因都推給台灣?

楊岳橋:從提出法案第一天開始,台灣殺人案就只是藉口,你說她有沒有想過為死者尋找公義,可能吧,但是林鄭這樣修改要先看台灣怎麼說?台灣如果不願意接這個球,那改什麼啊,從第一天開始民主派就要求,必須得到台灣同意,你才有理由修改,而台灣陸委會不只一次公開表明反對,那林鄭不就是在公然說謊嗎?

我們不知道林鄭腦袋裡想什麼,她始終提2個修法理由,除了台灣案,第二個是說要填補漏洞,台灣案已經被台灣陸委會打臉,漏洞論更說不通,香港1997年回歸前就已經明文規定,不容許任何人移送中華人民共和國受審,這是我們的防火牆,香港和中國不能有任何融合,英國也講得很清楚,這樣相安無事22年,這幾年香港警察還無恥的提醒我們香港是全亞洲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一方面說治安最好、警察最有能力,另一方面又說有漏洞,很多逃犯會把香港變成逃犯天堂,立論完全不充分。

而且法案首讀前不久,林鄭就跟商界妥協,移除一些商業罪,難道可以容許把香港當作商業罪犯天堂嗎?後來又把性侵罪拿掉,你是歡迎性犯罪把香港變成性罪犯天堂嗎?本來一開始的兩個理由都是站不住腳的,剩下的是什麼?法案如果通過,誰最得意?只有把防火牆拿走的另一方,最得意,就是大陸。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滿滿穿著黑衣的人潮。(記者簡惠茹攝)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滿滿穿著黑衣的人潮。(記者簡惠茹攝)

問:從2003年七一遊行後,到雨傘革命、反送中遊行,香港自由被侵蝕的情況是否越來越嚴峻?

楊岳橋:過去幾年我們看到,2012年梁振英擔任特首開始,慢慢看到這個政府越來越面向北方,把自己矮化,本來應該是香港人的特首,現在感覺好像只聽令於北京,從2014年雨傘運動後,佔中秋後算帳,2016年多名民主派議員因宣誓誓詞被褫奪資格,人民選出來的代表硬生生拔掉,香港政府對於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強硬,香港本來在一國兩制下容許有我們自己的特色,應該有多元社會,多元當然包含反對,但是感覺他們是要把眼中釘一根一根拔除,年輕的、不再年輕的都送進牢哩,本來我們已經用最和平方式表達反對,他們用最不文明的方式抵抗,消除多元聲音,從香港人的角度來看的確越來越嚴峻,就是「他媽的你要逼我逼到什麼地步」。

問:中國如何蠶食鯨吞香港的自由?

楊岳橋:香港自由越來越被限縮,自由是無形的、看不到的,但是你感覺到他慢慢在消失,從媒體自我審查就可以看到,香港主流媒體大部分都已經被紅色資本滲透,還好現在有網路媒體,還有網路平台可以發聲。

過去幾年感受到很深的,在香港各方面,財團、資本家,各種紅色資本進來,來香港投資、買地、建房,對普通老百姓來說,沒得選,但是送中條例出來後,大家覺得你這個政府過去22年第一任特首到梁振英,沒人提出要修改,2019年突然說要改,而且相當強硬,在香港任何法律修改,大部分會經過3個月意見交流期,送中條例只有20天在網路上收集意見,而且法案被民主派議員阻擋後,還乾脆取消法案委員會直上大會,繞過議會程序進行二讀。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入夜後人潮依舊擠滿整條街道,天橋上也站滿示威群眾呼應。(記者簡惠茹攝)

16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入夜後人潮依舊擠滿整條街道,天橋上也站滿示威群眾呼應。(記者簡惠茹攝)

問: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接受BBC專訪,以及日前國台辦發言,都說香港的一國兩制實踐得很成功,你怎麼看?

楊岳橋:從來沒有享受過自由空氣的官僚,如何讓他們評價活在自由地方的人、我們的感受,他們從來沒有體會過享受過自由,怎麼體會失去的感覺,他們只是打官腔,只是代表北京講話而已,一國兩制的施行,我們明顯感受到他的萎縮。

問:如何看中國向台灣宣傳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楊岳橋:只能說,從香港的經驗,我們知道很多東西說了不算數,有些東西用最漂亮的語言包裝缺乏誠意的行為,因為我們在香港感覺到的一國兩制,有時候只強調一國、忘記兩制,特別是我們沒要求別的,而是要求最真誠版本的一國兩制,香港基本法裡面的承諾包含普選,但是普選夢已經破滅,我們今年反送中不是要求什麼,我們只是不要什麼,雨傘運動我們要求民主,你不給,我們這次是不要送中,兩者有很大的區別,我們這次只是很謙虛的要求,我們只是在守,我們不是在攻;不是在求,只是在守住底線。

有民眾對警察拿鈴做收妖狀喊shame。(記者簡惠茹攝)

有民眾對警察拿鈴做收妖狀喊shame。(記者簡惠茹攝)

問:送中條例對台灣有什麼影響?想跟台灣人說什麼?

楊岳橋:送中條例他有兩種影響,分成實際的和象徵性的影響,實際的部分,當送中條例變成法律,有沒有可能在大陸做生意的台灣人離開大陸,踏入香港後,可能因為是中國想要的人,透過香港引渡回去,大家都很清楚大陸公檢法體系都是一體的,有能力去包裝根本不存在的所謂的罪,所以我們為什麼香港人這麼擔心,外國投資者為什麼擔心,都是因為這樣。

另外,象徵性的影響在於,本來好好的一條法律,是一國兩制的其中一個部分,22年來都沒動過,忽然要變他就可以變,代表缺乏民主、缺乏監督,一國兩制下特首不是向香港人負責,而是向他的主人負責,你以為沒事的都可以變成有事,隨著主人想法都會改變。

一國兩制在香港經過22年的實踐,我們香港人在僅有的自由空間,我們站出來去行使自己的遊行權利,透過血跟汗,把握住機會去改變某些東西,只是要花上吃奶的力氣,花的力氣與回報更是不成比例。

而台灣的民主制度都是前人努力打下來的根基,也是更多的血跟汗,自由原來是很脆弱的,如果不珍惜的話,可以很簡單就沒了,不曉得要花多少力氣才能換回,要好好保護自己的民主制度。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