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幕後/翻開血淚史 新兵剉著等
列印


2013-01-06

記者羅添斌/特稿

陸軍重新接管新兵訓練任務,軍方認為,陸軍訓練要求會比過去在後備司令部時期的後備旅來得嚴格,雖然不可能再出現類似「血濺車籠埔,淚灑關東橋」等的形容詞,但有不少即將入伍的役男「剉著等」,「會不會比較操」等議題,也在網路上發酵討論。

在網路上的各個軍事討論區,有著不同時期服役役男對各個新訓中心的討論區,網友都爭相認為自己待過的新訓中心最操、最苦,別人的新訓中心都是天堂、是樂園。新訓中心順口溜,也從原本的「血濺車籠埔,淚灑關東橋;歡樂滿仁武,新中是樂園」,後來擴增為「血濺車籠埔,淚灑關東橋,『魂斷金六結,亡命成功嶺』;歡樂滿仁武,新中是樂園,『官田休息站,快樂斗煥坪』」。

金六結其實並沒有外界想像的嚴苛,而是因在金六結受訓的新兵,結訓分發抽到太多外島籤的緣故,才會傳為「魂斷金六結」。

至於役男普遍認為最操的兩個單位─新竹關東橋及台中車籠埔,當年則是因為這兩個新訓單位的幹訓班、士官隊特別嚴格。

曾在關東橋服役、目前在竹科工作的退伍人士說,當年入伍時,班長一接到新兵、才剛進入關東橋營區,就要新兵揹著個人裝備一路伏進,然後一路數落大家,這是在下馬威;有些役男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整晚都在打哆嗦,有更多人是連續一個星期都大號大不出來,全身神經繃緊。

如今關東橋大部分的營區都已拆除,舊址位置目前有許多被當作是竹科廠商的廠房或是宿舍。

至於車籠埔,資深軍方人士回憶說,車籠埔營區有所謂的奪命三招,分別是「血濺西河堤」、「淚灑好漢坡」及「魂歸冬瓜山」,當教育班長將新兵們帶離營區往這三個方向前進時,新兵心裡都會幹聲連連。

早期車籠埔營區長了許多含羞草,草莖上有短短的刺,但當年的教育班長經常會要求新兵帶著臉盆去拔草,而且下令要在短時間內拔滿一臉盆;拚命拔草的新兵,很多人的手都因此被刺到血流不止,還不敢作聲,這也是車籠埔流傳的另一道奪命招術。

車籠埔營區目前已不做為新兵接訓用途,但網路上仍不時有人PO出在車籠埔服役時的照片,為服役生涯的點點滴滴留下見證。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