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觀察筆記》冷暖自知


2017-12-08

大雪,落在日曆上。

風起又凍,似乎有雪前的感覺,高山落雪,是平地的想像,這樣的天氣會不會冷了炙熱的爭議、涼了上街的鬥志、凍了血液的溫度?

寒了關懷社會的心呢?

一些注目的修法,贊成和反對似乎趕在年底前完成志業,算是今年事今年畢吧?公婆說的都有理的立場,誰才能定奪?選票?民主政治這張薄薄印著候選人的紙,就是巨大政權轉移或繼續運作的圓心。

政治和律法都圍繞著圓心繞行,人民最大,選舉口號都這麼標榜,憲法也是這樣的精神意涵,卻總是看見人民走街頭。國民黨執政時走,一直走到換民進黨執政的大馬路。

冬日餐風露宿會更加的冷暖自知,政黨上台下台,在國會外衝撞的臉孔、標語不一樣了,還是依舊衝撞。

長長的街總是走不完,兩岸、生活、政治在國事如麻又民粹掛帥下,踩碎很多的玻璃心,這就是表達言論的民主。

冷了還會回暖,失望的會不會重新寄望呢?(資深記者黃明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