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美媒:中國人「走線」是中國夢破滅後的最後希望

中國身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卻出現大規模出國逃難的「走線」現象,顯示中國中下階層民眾的「中國夢」在疫後已然破滅,「走線」成了最後希望,圖為中國人入境中美洲後,穿越美墨邊境企圖偷渡被捕的資料照。(路透)

中國身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卻出現大規模出國逃難的「走線」現象,顯示中國中下階層民眾的「中國夢」在疫後已然破滅,「走線」成了最後希望,圖為中國人入境中美洲後,穿越美墨邊境企圖偷渡被捕的資料照。(路透)

2023/05/03 19:42

〔中央社〕美媒今天發表評論文章指出,中國身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卻出現大規模出國逃難的「走線」現象,令人匪夷所思。這些多屬中下階層民眾的「中國夢」在疫後已然破滅,「走線」成了最後希望。

美國之音(VOA)中文網3日發表署名「江楓」的上海政治學者所撰、題為「他們為什麼走線?中國人逃離新柏林牆」的文章指出,大多數「走線」者可能早在疫情前就切身感受到巨大的危險,這個危險就是一座環繞中國矗立的「新柏林(圍)牆」。

文章指出,當中國作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儼然以「一帶一路」金主姿態成為開發中國家最大債權國時,「走線」這種大規模逃離中國的難民現象,自然匪夷所思。

這篇文章提到,當今中國的「走線」人群在階級歸屬上,介於1960年代底層「逃港者」和香港今天的「中產逃亡者」之間,在中國也屬於中下階級,人數最多。但他們既沒有公共話語權,又缺乏政治上如農民或貧困者那樣的(形式上)特殊待遇,是真正沉默的大多數。

文章認為,這種階級狀況,決定了他們可能是3年「動態清零」防疫政策的最大受害族群,也和先前的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強制拆遷受害者及特定宗教受害者重疊。當他們在3年疫情結束後瀕臨破產,「中國夢」已然破滅,卻沒有中產階級獲得各種合法移民的知識和條件。

他們有的,只剩最後一點財產、尚能勞動的身體,以及手機社交媒體上傳播的「走線」短片,這和大洋彼岸的自由成為他們生活的最後希望,如同北韓的「脫北者」。其中大多數人甚至早在疫情前就已切身感受到巨大的危險,才最終選擇了這條偷渡者走過的線路。

文章指出,這個危險就是一座環繞中國矗立的「新柏林(圍)牆」的矗立。但這座柏林圍牆,不僅包括網路防火牆及邊界上的鐵絲網,還在於中國統治集團在「動態清零」期間片面停止出入境和斷絕交通後,在「高水平開放」名義的假象下,開始建立的出入境嚴控體制。

若與冷戰時期東德對公民旅行權利的限制,特別是柏林圍牆的封鎖,中國這道「新柏林圍牆」更有選擇性、特權性,也是任意性的,且是以今年月26日透過新版「反間諜法」及其新實施條例為標誌,安全機關被明確賦予了剝奪公民出境權利的權力。

文章提到,基於對這個極具「任意性」安全威脅的恐懼,大批在疫情期間猶豫不決的外企,過去1週紛紛開始準備撤離中國,並終於了解中國當局從今年「兩會」後聲稱的「高水平開放」,意味著怎樣的不確定性。

對廣大中下階級民眾來說,「高水平開放」卻意味著他們整體正淪為「低端人口」,被剝奪旅行自由,且不屬於「高水平開放」政策的受益者。從清除低端人口、地方當局任意打壓民企,到3年的「動態清零」,他們損失慘重,對今年初以來中國當局對民企、對開放的任何新承諾都喪失了信心和希望。

文章指出,對中國普通人民來說,這是切身的集體恐懼,對象不是他們從未見過的柏林圍牆,也不是他們即將翻越然後獲得自由、矗立在美墨邊境的高牆,而是「清零」惡夢的永存。

文章最後說,只要中國統治者繼續以各種方式閉關鎖國,限制人民的基本自由,那麼新的柏林圍牆就將日益鞏固,並誘導中國和世界進入新冷戰的脫鉤進程,那麼「走線」就將永遠持續下去。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國際今日熱門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網友回應

載入中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