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英國老姊妹 含淚訪父身故戰俘營


2010-11-17

〔記者侯千絹/屏東報導〕「戰士用生命換來我們的自由!」。六十八歲及七十三歲的英國姊妹拄著助行器,橫越千里踏上父親葬身的戰俘營,倆人站在紀念碑前,含淚獻上一首悼念父親的詩「If Only」,姊妹哽咽道出深藏心中六十五年的話,「我們永遠以4620631號戰士的家人為榮」。

世界戰俘營協會在全台共找出十多處二戰時期日軍設置的台灣戰俘營,先後在台北金瓜石、新店磺窟、台中霧峰、屏東隘寮等地設立戰俘營紀念碑,每年十一月會安排各國戰俘倖存者與家屬走訪舊地追悼親人與朋友。

當年倖存的戰俘幾乎已近凋零,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會長何邁克昨天帶領九名英、美、澳的二戰戰俘家屬,走訪屏東縣麟洛鄉隘寮營區的前日軍戰俘營舊址,在刻印「We will remember them」的紀念碑前舉行追悼儀式,家屬以詩、禱告、默哀,穿越時空與家人的英靈交會,並向世人宣告「無名英雄不死!」。

來自英國倫敦的Bessie已經七十三歲,行動不便的她拄著助行器,在六十八歲的妹妹Carol陪同下第一次來到台灣,昨天終於踏上這處刻在心中多年的傷心地,雖然人事全非,姐妹倆依然拿著相機,堅持走遍父親住過的營區,嘗試用殘破的景像填補失去父親的空白。

Bessie說,父親二十三歲被捉到戰俘營三年,卻在終戰前在隘寮戰俘營因一次空襲行動身亡,父親死後被葬在香港,她七十歲生日時專程到香港祭父,這是第一次來台,但格外傷感,因為她正站在父親曾經遭受苦難的土地上,彷彿能感受父親當年蒙受的苦難與思念家人的心情,她特別做了一首詩獻給父親。

訴盡懷念與不捨的詩句,讓Bessie的淚水奪眶而出,她向父親說「經過這麼多年的訴衷與懷念,但願我們依然能夠找到真切的言語,告訴你,我們是如何以成為編號4620631大兵的家人為榮,這位大兵是我的丈夫、我的父親、我的祖父,以及我們心中的英雄,Henry Emmanuel Lee」。

Carol哽咽表示,父親離開時她還未出世,父親離世時她三歲,父女從未謀面,對父親既熟悉又陌生,如今站在父親曾經停留十八個月的土地上,這一刻終於感受到父親的存在,終於讓她有了屬於父親的記憶。

日治時期被徵召在隘寮俘虜營區擔任監視員的台籍日兵林全信昨天也全程參與紀念儀式,九十一歲的林全信曾在營區工作五年,他說,當時關有五、六百人,主要是由新加坡移送來的英國人為主,戰俘被派去台糖廠區或搬運石礫,很多人因為水土不服或瘧疾死了六、七十人,甚至美軍轟炸也有人傷亡。

  • Bessie與Carol(右)姊妹等了六十五年,終於來到父親戰死的傷心地。(記者侯千絹攝)

    Bessie與Carol(右)姊妹等了六十五年,終於來到父親戰死的傷心地。(記者侯千絹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