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光線來做設計」代表作橫跨歐亞美洲
列印


2019-05-18

〔編譯孫宇青/綜合報導〕享譽全球的建築界泰斗貝聿銘,擅長以幾何圖形、俐落線條和光影效果,並配合周遭環境條件設計建築,在各地留下數量驚人的建築巨作。主要新聞通訊社及《紐約時報》等媒體,即評選出包括羅浮宮玻璃金字塔在內,貝聿銘最為人稱頌的六大代表作。

一、法國巴黎—羅浮宮玻璃金字塔(一九八九)

一九八一年,法國總統密特朗力排眾議,讓貝聿銘接下重整羅浮宮門面的任務。他提出以「光線來做設計」的概念,以玻璃和鋼鐵打造出光線通透、卻不會扭曲變色的金字塔,完工後成為連結羅浮宮各館的主要入口,一舉成為巴黎的主要地標之一,每年吸引逾九百萬人朝聖。

二、美國華府—國家藝廊東廂—(一九七八)

國家藝廊東廂位於舊館東面,位處一塊梯形地段上,貝聿銘在這個梯形面畫一條對角線,形成一個等腰及一個直角三角形,以此做為建物的基本輪廓。《建築週刊》形容這是「三角形的研究」,華盛頓郵報則指有如「融合光線、大理石、色彩與玻璃、繪畫與雕刻的交響樂章」。

三、香港—中國銀行大廈(一九八九)

貝聿銘向中國銀行創始人之一、父親貝祖貽致敬之作。大廈高三六七.四公尺、共七十二層樓,由四組高度不同、有如結晶體的三角柱組成,玻璃表面可反映天空、陽光的運行,設計靈感取自竹子「節節高升」之義。

四、日本—美秀美術館(一九九七)

位在滋賀縣甲賀市,建築物主體有八成位於地下或山林中,在入口僅能看見美術館一角,其「謙卑」的姿態與環境融合,屋頂全由玻璃拼裝鑲成。貝聿銘形容:「我是有意識地創造出一個自在徜徉在山水風景中的建築剪影。」

五、中國—蘇州博物館(二○○六)

貝聿銘重返江蘇省蘇州市老家完成這座新館,設計上融合現代主義建築形式和中國古典空間美學,材料上採用蘇州建築的灰白牆和黑瓦,並以其慣用的幾何形態,使建物與周遭的園林景致互相襯托,堪稱貝氏對東西結合最佳詮釋。

六、卡達杜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二○○八)

貝聿銘的「最後一件文化建築作品」,落成時他已年屆九十一歲。該建物位在波斯灣一座距陸地六十公尺的人工島上,外牆以白色石灰石堆疊而成,設計上可見典型伊斯蘭風格幾何圖案和阿拉伯傳統拱形窗;從屋頂進入的自然光線折射後,形成室內的照明。

  • 美國「國家藝廊東廂」是貝聿銘融合幾何圖形、線條延伸和光線動向等要素的作品。(取自紐約時報)

    美國「國家藝廊東廂」是貝聿銘融合幾何圖形、線條延伸和光線動向等要素的作品。(取自紐約時報)

  • 貝聿銘(左)二○○六年六月廿二日偕同時任法國文化部長的多納迪歐走在羅浮宮入口處的「拿破崙廣場」。廣場上可見貝聿銘設計的玻璃金字塔。(法新社檔案照)

    貝聿銘(左)二○○六年六月廿二日偕同時任法國文化部長的多納迪歐走在羅浮宮入口處的「拿破崙廣場」。廣場上可見貝聿銘設計的玻璃金字塔。(法新社檔案照)

  • 日本「美秀美術館」主體有八成位於地下或林中,與自然環境高度融合。(取自維基百科)

    日本「美秀美術館」主體有八成位於地下或林中,與自然環境高度融合。(取自維基百科)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