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推「社會信用」評等 箝制反政府人士
列印


2018-01-08

評分涵蓋政治立場、朋友圈

〔編譯劉宜庭/綜合報導〕中國國務院二○一四年提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計畫二○二○年全面實施「社會信用系統」,以覆蓋社會成員的信用紀錄和網路為基礎,以守信激勵和失信約束為獎懲機制,以提高全社會的「信用水平」。不同於西方的財務信用評等,中國社會信用評等涵蓋政治立場、犯罪紀錄、交友圈、購物習慣等資訊,利用現代科技全面監控人民的行為,試圖將人民完全「數字化」,以決定其是否「可信」,遭外國媒體和學者質疑將成為國家全面監控的工具。

記者揭弊遭黑 無處可申訴

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報導,一旦民眾被列入「黑名單」,生活將出現諸多不便,不但「沒有資格」購買機票、房地產、搭乘火車頭等艙,也不能獲得社會保障或申請銀行貸款。此外,當局不會事先通知被列入黑名單者,他們也沒有任何管道申訴救濟。

據報導,長年利用社群媒體揭發政府惡行的記者劉虎(Liu Hu,譯音),數年前被以「捏造和散播謠言」罪名起訴,法院二○一六年判他公開認錯或罰鍰,但在劉虎拒絕於其擁有七十四萬名粉絲的社群媒體帳號認錯後,罰鍰金額提高二十五倍。正當劉虎試圖尋求司法救濟時,卻在一七年初赫然發現自己被列入社會信用黑名單,無法購買機票,「沒有任何官方通知,他們就這樣切斷我過去有權享有的一切。而最令人背脊發涼的是,你根本束手無策,沒任何人可申訴,你就這樣被困住」。

至去年夏天 已有749萬人被黑

報導指稱,截至一七年夏季,黑名單的規模已增至七四九萬人;這套系統堪稱新型極權主義的典範、新時代的「思想警察」,但北京當局聲稱這套系統能讓人民變得更誠實可信。環球郵報審視黑名單的若干個案後,發現有年僅兩歲的女童因為父親欠債及男子因偷竊十包香菸而名列榜上,顯示這個剛剛成形的系統已傾向於寧枉莫縱,對於堵住異議份子嘴巴的效果更是卓越。

父親欠債 2歲女童也列名單

被列入黑名單者在生活上幾乎被孤立,「社會信用」評等低者則會成為二等公民,處處遭到歧視。據稱有些城市還改變電話鈴聲,一旦黑名單上的人撥出電話,另一端的接聽者會聽到特別的鈴聲,知道來電者是黑名單上的人。某些中國學者強調,此舉的反恐效果卓著,可促進社會穩定,儘管有損人權,但這取決於人權擁有多少價值,又是否凌駕於國家福祉之上。

  • 長年利用社群媒體揭發政府惡行的記者劉虎,因為被列入「黑名單」,甚至無法購買機票。(取自網路)

    長年利用社群媒體揭發政府惡行的記者劉虎,因為被列入「黑名單」,甚至無法購買機票。(取自網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