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控訴北榮醫療疏失 黃小姐再發千字聲明

    控訴台北榮總醫師陳志堯醫療疏失,導致胎死腹中的37歲黃小姐(右),今天發出聲明。(資料照,記者劉信德)

    控訴台北榮總醫師陳志堯醫療疏失,導致胎死腹中的37歲黃小姐(右),今天發出聲明。(資料照,記者劉信德)

    2015/05/19 17:50

    〔記者吳欣恬/台北報導〕上週舉行記者會,控訴台北榮總醫師陳志堯醫療疏失,導致胎死腹中的37歲黃小姐,今天發出聲明,全文如下:

    對於陳醫師部份,我們家屬在意的點只有,5/6產檢當天,兩位超音波技術員已經發現超音波有疑慮,甚至於在他們覺得有問題的地方,特別用箭頭標示起來請陳醫師要注意,叫我提醒陳醫師要注意我的紙本超音波照片及電腦檔裡的超音波照片。(因為紙本超音波照片只有一張,但電腦檔裡的超音波照有很多張)。我因為很擔心,一進診間馬上告知陳醫師,但他當場並沒有打開電腦看我的超音波檔案照片,或跟我解釋電腦檔的超音波照片,只看了我手上的紙本超音波照片說,這是小孩的臍帶有壓迫擠壓的情形,如果當時他可以打開電腦檔案看一下,或許會發現有異狀。

    我聽了很緊張的問他怎麼辦,要擔心嗎?跟他說我蠻擔心的,跟他確認了三次,他只是說沒有問題,不用擔心,說我太緊張了,要我就回家好好休息待產,這是最後一次產檢,也不需要再來了,只要5/16來剖腹就好了。因為我已經向他確認過三次了,也不好意思再問下去,怕陳醫師會覺得我不尊重不相信他。若當時能重視我的擔心,幫我再照一次超音波,或叫我既然擔心就住院觀察,我的孩子就有機會能存活下來。

    5/6當天照到臍帶有壓迫擠壓情形,代表5/6之前,孩子早已有臍帶壓迫擠壓的情形,那是不是應該更注意一下?因為這是我最後一次產檢了。榮總婦產科楊明智主任說,依照我當天的情形,如果是他不會這樣處理。我有請教另一位婦產科王醫師,他說依我的情況他會幫我剖腹。我如果覺得陳醫師不好或是不相信他,也不會找他看診接生。但他是人不是神,他要看的病人那麼多,難免會有疏漏的地方。身為醫護人員的我,最能感同深受體會醫護人員的辛苦,如今因為我的孩子站出來,我心裡也非常痛苦難受。社會一直躂伐我,說陳醫師因為我離職,但陳醫師早在四月份就已經向榮總提出辭呈並獲得批准。事發到現在,我也沒有向陳醫師提告或要他負責。

    我知道自己是高齡產婦,體重過重,有妊娠糖尿病和高血壓,所以懷孕期間一直小心翼翼控制,一天量四次血糖血壓施打胰島素,每天血糖血壓我都有記錄。連陳醫師也親口跟我先生和我母親說,我的血壓血糖都控制的很好。我的孩子每一次產檢一直都很正常,並沒有因為我的血糖血壓受到影響。我知道我的情況懷孕有風險,但有妊娠糖尿病和高血壓的產婦也很多,只要小心注意控制,也能平安生下孩子。

    其實我們家屬最最不能接受的地方,是榮總對孩子大體處理的不尊重,和不聞不問不處理不在乎的態度。事情發生後,榮總那邊沒有一個人主動來一通電話關心慰問,或和我們家屬坐下來談一談,到現在還是沒有。我們只是一般的老百姓,無權無勢,也只能無奈的像立委議員求助。並非外界說的故意要開記者會把事情鬧大。

    孩子出生後,醫護人員並沒有幫我的孩子把臉清理擦拭乾淨,鼻孔和嘴巴都是血,沒有尊重她也是一條寶貴的生命。孩子死亡後,沒有任何一位醫護人員主動來告訴我們,孩子的後事要怎麼處理,沒有詢問我們家屬遺體部份是要給醫院處理還是葬儀社處理,更沒告知我們醫院處理遺體的sop流程。家屬已經夠心痛崩潰了,一條生命卻完全不被尊重重視。(有網友看到我的新聞留言說,她的小孩死亡時才38公分,但遺體也沒有用垃圾袋裝。另一位網友王小姐說,她先生在醫院的往生室上班,死胎要用手術室的綠布包好,再送到往生室的冰庫冰存,感染性廢棄物垃圾袋是用來裝胎盤的,不能裝死胎)。

    出院後我到靈堂看我女兒,體重2912g,身長46公分的她,竟然被用感染性廢棄物紅色垃圾袋裝著,被硬捲成一小坨,她的身體被迫整個屈曲完全無法伸展,硬被塞進一個非常小的小紙箱裡!如果說這是榮總的sop流程,是不是至少可以用大一點的紙箱,讓她身體四肢至少能夠平放伸直。家屬看到她死的那麼淒慘,在現場真的整個崩潰大哭!葬儀社他們看到小孩的大體,被榮總的醫護人員最後這樣的處理及對待,也覺得非常傻眼,非常不可思議而且不尊重不洽當!看到孩子的大體被榮總醫護人員如此處理的那一幕,是這一輩子對我們家屬來說,永遠最最無法接受的打擊和傷害,雖然我女兒已經死了,但她也是有基本的人權啊!為何不能讓她善終?

    榮總發給記者的新聞稿提到,我已經兩天沒胎動才到八樓產房檢查,事實上並不是如此。5/9星期六早上我發現孩子都沒胎動,所以趕快打去榮總產房,護士小姐問我5/7、5/8這兩天孩子有胎動嗎?有異常嗎?我回答她“我的孩子本來就不太動”(不是已經沒有胎動)。我並不是說榮總護士在說謊,我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把我說的“”不太動“”聽成“”不胎動“。因為我女兒從我懷孕感覺的到胎動開始,她就不是很會踢的孩子,懷孕後期更是動的比較沒有那麼頻繁。我問過醫生為什麼我的女兒都不太動?醫生是說每個媽媽都不一樣,只要注意胎動情形,產檢時正常就好。

    5/13星期三我和榮總社工江小姐通電話時,她問我希望得到多少賠償?要我給她一個金額數字。我因為完全沒有頭緒,所以請教我先生的律師朋友,他聽完我們的事發經過,覺得榮總在處理上有許多疏失,建議我們向醫院提出兩千萬這個金額。因為當下我和先生的情緒也很氣憤,所以回覆榮總社工江小姐我們要兩千萬,但事實上我們不是真的要兩千萬,只是想為我們的女兒討個公道罷了!事實是榮總方面從事發到現在,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坐下來來跟我們談過協調過,為什麼院方要單方面的向社會大眾去散佈我們要求賠償兩千萬的消息?這並不是一個雙方都已經談好協議好確定的數字啊!結果讓我們在網路被躂伐,讓社會大眾罵我們要的就是錢!

    還有三位榮總員工,在網路到處散佈攻擊毀謗我的種種不實言論,甚至還亂說我有去威脅陳醫師。事實是我生完孩子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陳醫師了!榮總院方在院內不顧我病人的隱私,散播討論我孩子死亡的情況,也讓我非常不能接受!這已經涉及個資法和隱私權的部份。失去孩子已經夠心痛了!為何還要對我做如此嚴重的二度傷害!侮辱污蔑我的人格!要我情何以堪!

    生產後隔天5/10早上九點多,一位住院女醫師告知我,陳醫師開始請假了。可是他11號還有院內演講,社工江小姐說陳醫師請假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排好的,18號週一才會回國。但我原本排定16號下午陳醫師要幫我剖腹,16號早上陳醫師也還有看門診。我們家屬的感受,當然會覺得不舒服,覺得院方在故意說謊拖延處理時間。

    5/14星期四我先生去申請我的產檢病歷時,病歷室櫃檯小姐說,5/6那天的病歷無法提供給我們,因為醫生的看診記錄根本就沒上傳!本來我先生拿不到5/6的病歷,後來拜託謝維洲議員助理過來幫忙後才拿到,但5/6產檢時,陳醫師明明說我的孩子有臍帶壓迫擠壓的問題,為何病歷上卻完全沒有寫?這也是讓我們家屬覺得有疑慮的地方。

    現在的我,渡日如年的過著每一天,每天以淚洗面,更不可能好好坐月子。我的親友,都希望我能夠接受憂鬱症的治療和心理諮商。孩子的死,讓我和我先生,家人所受到的創傷和打擊如此之深,我們真的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夠回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我們並沒有希望社會大眾同情我們的處境,但如果事情發生在你自己孩子的身上,將心比心,相信你也會希望能為死去的孩子,向醫院討個公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社會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