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耙子幫你寫的日記! 促轉會邀當事人看驚悚檔案
列印


行政院促轉會邀請在1980年代於大學校園被監控的講師楊碧川(見圖),閱讀自己當年被情治單位監控所記錄而成的檔案,在這些不是自己所寫的日記中,被監控者看見自己當年一言一行全被記錄在官方檔案。(記者陳鈺馥翻攝)

行政院促轉會邀請在1980年代於大學校園被監控的講師楊碧川(見圖),閱讀自己當年被情治單位監控所記錄而成的檔案,在這些不是自己所寫的日記中,被監控者看見自己當年一言一行全被記錄在官方檔案。(記者陳鈺馥翻攝)

2019-05-28 14:38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行政院促轉會今日公布一段「被監控者訪談」預告片,該影片談及,官方首度邀請3位在1980年代大學校園被監控的師生,閱讀自己當年被情治單位監控所記錄而成的檔案,並揭露國民黨政府在威權統治時期,在校園佈建「抓耙子」監控師生的情況。

促轉會指出,2019年4月24日是值得記錄的一天,這是台灣第一次有人得以親眼目睹30多年前的自己,在校園中被情治單位監控的檔案,翻看這些30多年前泛黃的卷宗,有點像是翻看自己30多年前青春歲月的記憶,只不過,這不是被監控者自己寫的日記。

促轉會所邀請的3名被監控者,在當時為台大社會系學生的林國明、當年為台大法律系學生的謝穎青,及當年為學生社團講師的楊碧川。

促轉會提及,被監控者在檔案中可以看見,幾年幾月幾日下午幾點和誰在哪個冰果室吃冰,看見自己母親的來信,甚至可以在檔案中看見自己的居家平面圖,這就是1980年代的校園監控。

促轉會指出,翻閱這些檔案被監控者將第一次知道,當年是哪個老師、哪個同學、哪個朋友、哪個鄰居在當「告密者」。

據了解,調查局以威脅利誘手段,讓校園裡的同學和師生彼此監視的紀錄;被監控者謝穎青在影片中表示,自己學弟妹剛進台大,就莫名其妙被吸收,變成調查局的通訊員。

檔案顯示,情治單位不僅擁有林國明的「國立台灣大學學生調查表」,知道他家情況及財產多寡,也掌握楊碧川的人生經歷,楊更被寫進「政治偵防案件動態彙報表」中。

抓耙子在檔案描述,「楊某看不起康寧祥之類黨外人士,認為他們太急躁,美麗島事件時,施明德曾找過楊某擔任南部某服務處主任,楊某嫌施某等太激進而未接受...」

此外,另一份校園檔案更為驚悚,內文提及一位叫做楊日的內線同志,負責在「海雷專案」中監控小馬。

民國73年5月14日,楊日深獲小馬信任,並獲邀留宿,楊日便藉機繪製小馬住處宅內裝飾圖提供給情治單位,調查局為使楊日發揮偵防成效,貼近小馬蒐取不法事證,更擬對楊日實施單訓方案。

促轉會強調,當年還有將人帶到賭場詐賭,再以欠賭債為由脅迫對方就範,這些手法和黑社會完全沒有兩樣,而校園監控會一路延伸到服役當兵,甚至到出社會之後,所以涉案的告密者及受監控者高達數萬人之多。

  • 情治單位的抓耙子將楊碧川的人生經歷,寫進「政治偵防案件動態彙報表」中。(記者陳鈺馥翻攝)

    情治單位的抓耙子將楊碧川的人生經歷,寫進「政治偵防案件動態彙報表」中。(記者陳鈺馥翻攝)

  • 被監控者與同學的談話過程,全被抓耙子一句一句記錄下來呈報給情治單位。(記者陳鈺馥翻攝)

    被監控者與同學的談話過程,全被抓耙子一句一句記錄下來呈報給情治單位。(記者陳鈺馥翻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