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性緘默症考生家長給大學一封信 盼給予彈性
列印


2019-05-11 12:48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選擇性緘默症的盛行率在兒童時期,每140位中就有1位,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給各大學招生策略中心一封信,說明選擇性緘默症考生面對大學入學考試,口試幾乎一定無法參加,輕者還勉強可參與筆試,嚴重者連筆試都可能無法參加 ,希望藉此一封信簡短說明,讓大學知悉有這麼一群孩子,期盼在招生時為他們保留彈性和參與的可能。

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表示,近日有大考爭議,又是國中教育會考季節,且適逢台灣選緘者第一本自述書的出版,因此在母親節前夕,希望各界在討論多元管道的爭議中,不要漏掉包括選緘症的特殊考生,例如特殊選才照顧一般考試中不易發揮的考生,各大學針對弱勢考生的招生計畫,目前主要是經濟弱勢,希望也能考慮特殊需求。

選擇性緘默症並不少見,卻極少人了解。選緘者自在時很正常,但一焦慮就當機、有口難言,身體凍住、僵住,甚至陷入恐慌。常見的典型是在家多話在校不語,判若兩人,愈早幫助愈易痊癒,但卻常因不了解、忽略,而延續至青少年、成人,衍生懼學、社交焦慮、憂鬱等。

2017年國中教育會考,患有選擇性緘默症的小皮(化名),得以在原校模擬考位置應考,創下台灣特教史首例,否則恐將科科零分。甫出版的台灣選緘者自述第一本書《不說話的女孩:雖然我們有選擇性緘默症,但是有話想說》提到,作者無法口試、筆試亦會凍住、暈眩,幸而以繁星考上夢寐以求的科系。

理事長黃晶晶表示,在大學考招制度的爭議中,特殊孩子的媽媽擔心的不是「考得好不好」或「有沒有鑑別度」的問題,而是「能不能考」、「考上後能不能念」的問題,資源稀少不只發生於偏鄉,特殊孩子學習之路也很坎坷,因此考出同樣的分數,背後的意義卻不同。如同肢障、視障等,隱形的情緒障礙同樣需要考試和上課方式的調整,才有機會求學、圓夢。

黃晶晶表示,升學「意味著透過自身的努力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而制度的支持意味著「仁愛灌溉著每一位對世界感到好奇的孩子」。「即使是簡單的制度微調、特殊措施,都有超乎想像的力量,請給特殊需求的人們一點機會,發覺自己也能夠做到的欣喜是火苗,感受到環境的友善是炭,可以點燃暗夜中的希望之光。」

依《選擇性緘默資源手冊》,有關選緘學生考試的調整,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建議,可以允許學生過去紀錄中可行的方式為原則,實際的做法因個案而異,可能包括:延長時間、以筆談或打字代替口試、以在家(或其他自在的空間)錄音或錄影,代替口試;由學生已能面對說話的老師進行口試;由一位家長陪同進行口試;在替代性地點筆試。 以英國為例,選擇性緘默合併社交焦慮者 ,可於家裡或公共場所應考 。

  • 台灣選緘者第一本自述書的出版,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給各大學一封信,盼給選緘症考生彈性。(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提供)

    台灣選緘者第一本自述書的出版,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給各大學一封信,盼給選緘症考生彈性。(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提供)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