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受難者 遲來的遺書 半世紀的遺憾


2009-07-06

記者謝文華/專訪

「原來外公在五十六年前被槍決前,留有五封遺書!」白色恐怖受難者、齒科醫師黃溫恭的死,原是黃家人的禁忌,連其妻女都不知情的天大秘密,竟被二十八歲的外孫女張旖容揭開。

黃溫恭被槍決 外孫女揭秘

因執刑者未把遺書交給家屬,黃溫恭無法如願將遺體捐給學生做研究,被草率葬在六張犁;而現已九十歲的妻子黃楊清蓮,無法在意識清楚時,讀到丈夫臨終對她的不捨與愛憐,成了黃家人心中的痛。

張旖容的媽媽黃春蘭出世五個月,黃溫恭遭槍決,父女無緣謀面。旖容記得,兒時家人幾乎不提外公,直到上了高中,看到舅舅寫的催眠書冒出:「我老爸被國民黨槍斃」,才驚覺外公死因不單純。她問媽媽:「外公怎麼死的?」只換來「就死了」三個字,決心自己找答案。

旖容從媽媽身分證得知外公名字,翻閱書籍得知外公被捕經過。兩年前「再見,蔣總統」展覽時,眼尖網友發現蔣介石批核「黃溫恭死刑」的文件,並建議她向國家檔案局調資料,她才得知,被判刑十五年的外公,遭蔣介石改處死刑。判決書中還夾藏著外公的五封遺書。

五封遺書 流露對妻女不捨

「親愛的春蘭,妳還在媽媽肚子裡,我就被捕了。父子不能相識,嗚呼!世間再也沒有比這更悽慘的了,雖然我沒有看過妳、抱過妳、吻過妳,但我一樣疼愛著妳。慚愧的很!我不能盡做爸爸的義務,妳能不能原諒這可憐的爸爸啊?」

「活了五十六年,第一次感到父親關心我、愛著我」,旖容第一次聽到媽媽講出對外公的心內話。旖容說,看到遺書,才終於有了外公的輪廓。

黃溫恭的遺書並提及:「我的死屍希望寄附台大醫學院或醫事人員訓練機關,增進他們的醫學知識。以前寄回的兩顆牙齒,就當它是我的死屍。」

現任中央研究院助理的旖容,親自造訪外公在日本就讀的齒科大學,並南下高雄燕巢拜訪與外公同案九人、唯一還在的難友陳廷祥,了解外公的嗜好、偶像,一步步拼湊出外公三十三年生命走過的足跡。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