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借音字謬誤多 台語學界忙「正文」


2015-01-25

〔記者鄭淑婷/桃園報導〕啥咪代誌、凍蒜、阿里不達、查甫、查某…,這些生活常見的台語文,在百年之後,後代能夠單憑「文字」就知道意思嗎?答案可能是否定的,由於台語書寫的用字混亂,正侵蝕優美的台語文學,台語學界積極奔走為台語「正文」。

專家認大部分能以現行文字寫出

已有十三年歷史的桃園市台語文化學會,去年底首度展出七十八幅台語俗諺,引發熱烈回響,在台語文字的運用上,讓參觀者大開眼界,發出「原來正確的台語文是這樣寫的」讚嘆;創會會長呂理組表示,漢語系有「書同文」的特性,大部分的台語都能用現行的文字寫出來,並非一般人認知的「台語沒有文字」。

他指出,現在書寫台語最常見的就是「借音字」,但很多都是錯誤的寫法,例如「查甫」(男人)、「查某」(女人),其實應該寫成「諸夫」、「諸婦」,從字面看就知道是男人、女人之意,另外,常把蜻蜓寫成「田嬰」,他質疑:「田裡有嬰兒?不是很奇怪嗎?」直接寫成蜻蜓就可,無須強用「借音字」。

以「借音字」書寫的例子比比皆是,呂理組說,說謊的人常被寫成「白賊」,但白賊從字面上看得出意思嗎?正確的寫法應該是「不實」;常在選舉看到的「抹黑」,正確的台語書寫應該是「衊汙」。

呂理組感嘆說,台語文的書寫,連相關學者都意見不一,教育部曾編修「台灣閩南語常用詞典」,裡頭收錄的台語文字爭議不少,例如「茶壺」使用「茶鈷」,形容男子無妻、無後竟用「無某無猴」,不懂台語發音的人從字面上根本猜不出意思,應該寫成「無婦無後」,就連中小學的台語文教材,隨便翻閱都能挑出許多不符造字法則的謬誤。

現任理事長林淑慎也在學校推廣台語文,她表示,台語教育似乎只是回應社會要求,專業度不足,學童吸收程度如何也沒人在意,台語文仍持續被邊緣化,台語教育、台語正文運動還須各界努力推動。

  • 呂理組深入考究台語書寫,指出現今台語書寫存在諸多謬誤。(記者鄭淑婷攝)

    呂理組深入考究台語書寫,指出現今台語書寫存在諸多謬誤。(記者鄭淑婷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