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都會〉《真情人物》農村武裝青年 用音樂關注農民捍衛土地


2013-07-07

記者郭安家/專訪

獨立樂團「農村武裝青年」是凱達格蘭大道抗議晚會的熟面孔,主唱兼吉他手阿達(江育達)用反諷的歌詞訴說農民、弱勢的無奈,省思豪宅、經濟發展究竟是不是幸福?他們的音樂不只批判,也道出這一代青年的矛盾與思鄉心情。

卅二歲的江育達來自彰化田中,他回憶念東海大學哲學系時,台中興起「廢人幫」龐客音樂風潮,也誕生了知名音樂展演空間(Live House)老諾,他與反核創作歌手吳志寧都是第一批店員,參與中部大小搖滾盛事,而當時,上下游市集創辦人馮小非還是獨立音樂活動贊助者。

挺農村運動 與楊儒門成摯友

阿達退伍後做過山葉樂器業務,後來組了「阮對庄腳來」樂團,二○○七年在樂生療養院表演,結識了剛出獄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不久,阿達與東海搖滾音樂研究社的老友阿展(蕭長展)組「農村武裝青年」,向楊儒門致敬,之後也和楊成為農村運動上的摯友。

當時,政府處理樂生療養院事件引起侵害人權質疑,接連又爆出三鶯、溪洲等河岸原住民部落拆遷爭議,農村武裝青年製作《幹!政府》專輯,用搖滾樂的精神玩民謠,一古腦兒將這些議題寫成「不願再種田」、「部落哀歌」等歌曲,「沒正義就沒和平」甚至成了民眾在抗議現場琅琅上口的主題曲。中部科學園區三、四期出現圈地、搶水爭議後,樂團續作《還我土地》專輯。

不談社運 盼藉表演拋出問題

很多人將農村武裝青年當作社運樂團,但江育達不愛談社運,他說:「社運是城市人的語言,跟農民談左派,還不如問候他們女兒嫁了沒!」做為社運參與者,得先自我反省理念怎麼實踐,而不是一直拿社運語言來滿足自溺情緒。記者追問理想為何?阿達笑說「我的理想很小啦!」過簡單生活,透過表演、講座交朋友,在每場活動拋出各種問題,希望聽音樂的人自我思考,慢慢參與改變社會。

農村武裝青年常參與中南部農村文化節活動,在香蕉園、廟埕廣場前表演,演唱歌曲幾乎都來自阿達親近土地後的感觸,阿達為了創作「望水」,曾走訪濁水溪周邊缺水的農村,研究當地灌溉水「來四天、停六天」的情形;去年彰化溪州人發動反中科搶水抗爭,在農村駐守廿四小時,企圖阻擋開發行動,阿達到場聲援,立刻發表歌曲還教農民傳唱,譜出農村民謠新風氣。

創作就地取材 譜出農村民謠

兩多年前國內激辯國光石化開發案, 阿達亦前往環保署環評會登記發言,他破天荒拿著木吉他對國光石化總經理曹明彈唱「白海豚之歌」,面對曹明的不耐與不悅,阿達說「請你尊重我身為一個歌手的專業」,並持續看著曹明的眼睛唱歌。

身為彰化子弟,阿達認為,中部諸多開發很荒謬,就像彰化明明是台灣重要糧倉,農民卻要被迫休耕,減少自產糧食,農地變更為工業區後土地又閒置浪費,政府一下宣稱要闢科學園區,之後又改口說要做精密園區,沒人知道未來幹嘛,卻看到地皮炒作。阿展也說,台中南屯、北屯不斷整地、滅村,等著投資客進場,以前台中特有的自由氣氛都消失了,生活壓抑越來越像台北。

喜見新青年 下鄉開獨立書店

不過,最近幾年,阿達、阿展發現這一代有越來越多高知識青年選擇留在鄉下開獨立書店、咖啡店等空間,並串連舉辦社區活動,如嘉義洪雅書房,雲林的虎尾厝書店,莿桐鄉還有芒果咖啡館文創小店;其中芒果咖啡館甚至吸引雲林縣文化處長、斗六市長光臨,高雄醫學大學畢業的老闆常邊煮咖啡邊提出縣政建言。這一代青年不愛談遠大志向,但慢慢形成新的生活方式。

  • 「農村武裝青年」的主唱兼吉他手江育達(左),及非洲鼓等打擊樂器手蕭長展(右)。(記者郭安家攝)

    「農村武裝青年」的主唱兼吉他手江育達(左),及非洲鼓等打擊樂器手蕭長展(右)。(記者郭安家攝)

  • 「農村武裝青年」日前至嘉義阿里山日安社區八八風災永久屋社區,與當地民眾交流。(農村武裝青年提供)

    「農村武裝青年」日前至嘉義阿里山日安社區八八風災永久屋社區,與當地民眾交流。(農村武裝青年提供)

  • 樂團日前至高雄旗山希望搖滾日表演,眾人在蕉園留影。(農村武裝青年提供)

    樂團日前至高雄旗山希望搖滾日表演,眾人在蕉園留影。(農村武裝青年提供)

  • 「農村武裝青年」日前至美濃夏耕營隊表演,聲援土地正義運動。(農村武裝青年提供)

    「農村武裝青年」日前至美濃夏耕營隊表演,聲援土地正義運動。(農村武裝青年提供)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