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觀察筆記》安心


2018-09-14

命案頻生,很讓人難以平心。

總覺得世風日下,但是只有這句話能排解?教化的工作無日無夜的無時無刻在做,電視一打開有好多台的佛法宣揚,有解說觀念上的窒礙,卻是依然血腥氣重。

前一陣子的殺人案是分屍,看了驚悚,殘暴,義憤填膺到夜裡難眠。像很多人就說這個社會怎麼啦,是呀,媒體傳播迅速,一直重播或是即時新聞不斷更新,彷彿周遭空間都浸淫在難受的氛圍中。

最近這個殺父案,更令人不曉得如何解說,是父親長年家暴?或是揮霍家產殆盡?還是兩者加起來的因素?兇案的真正原因會如小河匯流入江海般,都非單一條件衍生,情感的衝突日積月累該是主因。

但是弒父,就是嚴重震驚的感覺,特別是如報導兒子還壓在父親身上讓朋友不斷揮刀,那是多深的怨多重的恨,非一時一日也非一月一年,爸爸耶,如山高厚的把拔呢,古人說的父不父,子就不子,只是非為奪王位卻如同史書悲慘。

慘案,該都是他山之石,人倫的借鏡,個人修為的反省!(資深記者黃明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