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新疆再教育營倖存者 血淚控訴呼籲抵制北京冬奧

    新疆再教育營的倖存者,出面指證她們經歷過的恐怖遭遇外,並呼籲國際社會抵制北京冬奧。(記者楊丞彧攝)

    新疆再教育營的倖存者,出面指證她們經歷過的恐怖遭遇外,並呼籲國際社會抵制北京冬奧。(記者楊丞彧攝)

    2021/12/12 06:42

    〔記者楊丞彧/台北報導〕「我們唯一的罪,就是身為維吾爾人」。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與台灣圖博之友會昨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揭發真相:維吾爾法庭審判」論壇,邀請4名新疆集中營倖存者以親身經歷揭露中國政權之殘暴。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致詞時指出,新疆集中營是本世紀人類最大的恥辱,無論是企業或是運動員,都應該思考參與一個殘暴政權舉辦的奧運會,這件事在道德上面的問題,他以及集中營倖存者都疾呼全球,加入抵制北京冬奧行列。

    多力坤艾沙表示,「維吾爾法庭」(Uyghur Tribunal)9日裁決,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犯下種族滅絕罪與反人類罪,各國再也沒有理由拒絕承認中國種族滅絕的指控,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但中國對於突厥民族的歧視政策,打從1949年佔領東突厥斯坦開始就實施,只是在習近平上台以後不演了,把軟性同化政策的面具摘下,透露出野蠻以及違反人類罪的真面目。

    多力坤艾沙說,據統計約有300萬名維人遭送進再教育營,而根據聯合國決議以及國際公約,每個國家都有義務阻止種族滅絕行為,這是各國必須承擔的義務;因此,每個公司以及運動員都必須再三思考,是否參與犯下種族滅絕罪行的政府所舉辦的奧運會,這是每個人必須捫心自問的道德問題。中國極權政府不僅對台灣、香港、圖博、蒙古構成威脅,也對全世界人類的和平構成威脅。

    多力坤艾沙呼籲,全世界民眾為維護人類尊嚴、國際秩序與國際司法體系,必須阻止中國對人權的攻擊,這是維吾爾人對全世界的呼籲。

    而我國立法院人權促進會秘書長吾爾開希致詞表示,維吾爾人面對「維吾爾法庭」終審判決的結果,找不到準確的詞形容,怎麼可以「歡迎」這樣的判決,這真是含著血淚的判決。我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全世界最大的極權國家正在進行種族滅絕,21世紀發生這樣的事,是中國之恥,也是全世界每個人之恥。

    吾爾開希直指,暴政最怕的是我們不怕,專制者希望的是我們失去希望。東突厥斯坦的苦難與香港的苦難,喚醒大家的羞恥心。西方民主國家這30、40年來,對中國採取的綏靖政策,是姑息養奸、養虎為患,使得我們今天得共同面對這樣中國;今天世界的覺醒,是因維吾爾人的犧牲與香港人的堅持,覺醒後的世界希望能記得維族的付出,而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應該有道義責任要承擔,要糾正過去錯誤的中國政策,也是西方國家的共同利益。

    集中營倖存者Zumret Dawut指證歷歷地說,所謂的教育培訓中心(再教育營),藏身在許多不再使用的醫院、學校等公共設施當中,若從外觀上根本看不出是再教育營這樣的煉獄。而在每個區都有為數不同的再教育營,裡面從17歲少女到70歲老嫗都有。在裡面她們每10天被抽一次血,還被強迫每天吃不明藥物,她懷疑是為了活摘器官做準備。

    Zumret Dawut指控中國政府欺負維族人不懂漢字文件,誘拐她們簽下許多自白以及「被自願」文件,只要當有維族人召開聽證會,中國政府就拿這些強迫受害者畫押的文件對外宣傳,這樣的誣陷無疑是在受害者的傷口上灑鹽,對再教育營倖存者更是精神折磨。而Zumret Dawut也泣訴,在她到國際組織作證後,父親就被逮捕,講到此處就哽咽到無法言語。

    集中營倖存者Qelbinur Sidiq則說,她大學就讀於中文系,教了20多年中文,2017年被帶到山上的男子集中營教中文,裡面都是維吾爾族的菁英,包括教授、知識份子以及留學歸國的人等等,在裡面時不時會有人被帶走,然後整棟樓房就聽見聞之喪膽淒厲的慘叫聲,裡面的維吾爾人被酷刑折磨,在她教的6個多月,見證很多讓人難以相信的悲劇。

    而之後Qelbinur Sidiq被帶到女子集中營教中文,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全部都被打針並被強制絕育,也遭酷刑折磨;可怕的是,對維族女子的強暴、輪暴、輪姦等惡行,居然是裡面男性警察餐桌上互相吹噓炫耀的話題。而她後來也未能倖免於難被強制絕育,在身心受創下飽受精神折磨。在講述受難經驗中,Qelbinur Sidiq也不願意使用漢語,因為漢語帶給她太多痛苦的回憶。

    Qelbinur Sidiq強調,中國迄今沒有關閉集中營,仍有許多維吾爾族人在苦難之中,希望台灣的朋友共同發聲,也呼籲國際社會幫助維族人,阻止本世紀人類的恥辱,敦促大家抵制北京奧運,透過抵制幫助維吾爾人、拯救維吾爾人。

    集中營倖存者Mihrigul Tursun指出,她3度被關入再教育營,不但失去強褓中的小孩,倖存的小孩也因受酷刑無法控制大小便,她本人也遭受酷刑而聽力受創,講到激動處更頻頻拭淚,她希望以她個人的悲慘遭遇喚醒世界,她每次都為台灣的安危擔心,希望台灣人重蹈不要重蹈她經歷的恐怖遭遇,這個回憶太痛苦了。不過,她也希望大家要抱有希望,要對人類的良心要抱有希望,也為維吾爾人發聲。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國際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