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棍球案彈劾引反彈 陳師孟嘆:黨國遺緒陰魂不散
列印


監院彈劾偵辦曲棍球案的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監委陳師孟在最新一期的《尖尾週記》感嘆,陳檢染上「聞過則怒」的惡習,完全印証黨國遺緒在台灣司法體系裡的代代相傳、陰魂不散。(圖取自《尖尾週記》)

監院彈劾偵辦曲棍球案的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監委陳師孟在最新一期的《尖尾週記》感嘆,陳檢染上「聞過則怒」的惡習,完全印証黨國遺緒在台灣司法體系裡的代代相傳、陰魂不散。(圖取自《尖尾週記》)

2019-05-19 00:36

〔記者鍾麗華/台北報導〕監院彈劾偵辦曲棍球案的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陳隆翔批評「這是用法律詞彙包裝的政治新案件」,監委陳師孟在最新一期的《尖尾週記》感嘆,陳檢染上「聞過則怒」的惡習,完全印証黨國遺緒在台灣司法體系裡的代代相傳、陰魂不散。

陳師孟說,對陳檢彈劾,自始就與該協會秘書長被處以「緩起訴」無關。彈劾案的質疑有二:一是秘書長為了申請體委會補助款,偽刻部份學員的印章;二是該秘書長侵占並盗用「彰化縣立體育場活動組」的戳章,事後他不但沒有以犯罪工具聲請法院沒收銷毀、或歸還原所有人、反而命令發還給被告,莫非要鼓勵她再接再厲?

陳師孟指出,問陳檢為何不追究秘書長偽刻別人私章、蓋在請款收據上?他說:「依我的認知,這只是代刻。」問題是所有的當事人都否認有授權代刻,甚至連秘書長本人都承認沒有獲得委託授權,但陳檢以他「認知」獨排眾議,不認為這是犯罪。

陳師孟強調,這些違失到不到彈劾的地步,陳檢如坦承違失、但非重大,或許監委們可從輕認定,不致堅持彈劾。無奈他偏要無理強辯、硬拗自己毫無瑕疵;並進而指責主查委員是「以法律包裝政治目的」,是「政治追殺」、是「以政治黑手伸入司法核心」,要為民進黨的立委解套,要為民進黨的政權護航,這種任意抹黑的鬥爭手法,令人對他的一絲同情消失無蹤。

陳檢被彈劾,所屬的台中地檢發起「捍衛司法尊嚴大連署」,呼籲連署反制監察院濫權,還給司法獨立空間,有近千檢察官連署、數百名法官聲援。陳師孟說,有人形容這些搖旗吶喊的檢察官們是「幫派化」、是「理性不足」的「韓粉」,真是貼切。

陳師孟指出,知識份子「知過能改」的美德,早就被國民黨半世紀戒嚴統治摧殘殆盡,所以從來不妄想在老一輩司法官身上見到,但這次的陳檢尚屬青壯一輩,卻也染上「聞過則怒」的惡習、完全印証黨國遺緒在台灣司法體系裡的代代相傳、陰魂不散。

陳師孟強調,司法界最大的一害,其實就是那些唯我獨尊、自以為是、不思長進、不容挑戰的司法官,他們恣意引用「自由心証」保護傘、動輙搬出「法律見解」的大帽子、無限擴大「審判核心」與「偵查核心」的虛無地盤、阻擋任何真正有效的改革企圖,以致他們在司法體制內始終不動如山、或甚至越爬越高;到頭來只知檢討別人對司法有無「侵門踏戶」,但對於司法長期不被人民信任,卻裝聾作啞,從來不必檢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