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都會〉《用心生活》創作名曲無數 陳揚玩音樂千變萬化
列印


2015-04-12

記者梁珮綺/專訪

「天上的星星不說話,地上的娃娃想媽媽……」熟悉的旋律響起,每個人一聽到曲調,就能馬上唱完,並大聲回答:「這是魯冰花!」年輕人卻鮮少知道幕後功臣陳揚——這名將一生奉獻給音樂、即使中風仍作曲不輟的老頑童。

從小愛創作 跨足各音樂領域

談到最愛的音樂,陳揚咧嘴露出大大的笑容,興致高昂、大聲暢談自己對音樂的想法,「我不喜歡把音樂叫做什麼流行、古典、爵士……音樂就是音樂,不需要分。」也因如此,讓陳揚跨足純演奏、編曲、廣告音樂、電影配樂、華語流行音樂、舞台劇配樂各領域,獲獎無數,不過,創作得獎或作品大賣,對陳揚來說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內心那單純的慾望與想法,「我從小就喜歡創作」,陳揚笑說,「人生不可以有目的,一旦有目的,就完了。」

生活中取材 5分鐘做好一曲

「私人說法,差不多五分鐘就可以做好一首曲了!」陳揚不改頑童本色,笑稱自己總是有一套「官方說法」與「私人說法」,不過,陳揚確實是少數的天才型作曲家,音樂在生活中俯拾即是,「都是資訊、都是資料,就看有沒有留意到。」對他來說,所有的音樂不是先有譜才有旋律,是先有旋律,才開始有譜,因為他腦中常常縈繞著旋律,一有想法,曲子「蹦」的一聲就出來了。

不過,每次做完曲,陳揚就會把它「忘了」,「作品完成後,作者就已經死掉了!」他靦腆地笑笑,「雖然這樣講有點不好意思,基本上做完了就忘了,自己也不會去聽。」曲子再好也不要去聽,那會卡在自己頭腦裡,走不出舊曲的窠臼。陳揚說,「一旦發現這首曲有以前的影子,就馬上丟掉,因為頭腦沒有那麼容易把印象丟掉,一發覺有印象的,就不要用了。」

「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翻臉像翻書一樣?」陳揚的眼神饒富興味,「編曲就要像這樣!」「創作曲子,就是要一直變一直變一直變,比方說,曲子長這個樣子」,他比了個手勢,「轉個彎,要變成另外一個樣子。」他笑說,啟蒙老師李志傳教會他一個道理,「搞音樂的一定要會舉一反三!」

先天右耳失聰 用心克服障礙

雖然先天性右耳失聰,但從未在音樂這條路上成為阻礙,陳揚說,一開始他無法分辨雙聲道與單聲道的差異,靠著後天努力,不斷地聽、用心記憶,把兩者不同記下來,即使兩年前中風,陳揚在作曲路上仍堅持不輟,他認為,只要用心去聆聽,再微小的聲音都能聽見;一旦無心,再巨大的聲響也充耳不聞。

陳揚說,音樂已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雖然小時候學鋼琴是被媽媽「騙去的」,每天生活除了練琴,還是練琴,毫無童年可言,但是,「生命很奇怪,想怎麼逃,就還是會引你回到這條路上。」陳揚調皮地眨了眨眼,笑說人一生會做什麼事,都是「注定好的」。

  • 對陳揚來說,創作音樂就是玩耍,被稱為音樂頑童。(巨禮文化提供)

    對陳揚來說,創作音樂就是玩耍,被稱為音樂頑童。(巨禮文化提供)

  • 陳揚在1992年以專輯你來自何方拿下第4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陳揚提供)

    陳揚在1992年以專輯你來自何方拿下第4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陳揚提供)

  • 陳揚在1987年以桂花巷獲得第24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1988年以桂花巷獲第12屆金鼎獎作曲獎。(陳揚提供)

    陳揚在1987年以桂花巷獲得第24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1988年以桂花巷獲第12屆金鼎獎作曲獎。(陳揚提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