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寵物最大咖】寵物安寧照護 你該知道的事

    將毛孩帶回居家安寧照護,可多陪陪牠說話或做些會讓她開心的事。(記者潘自強/攝影)

    將毛孩帶回居家安寧照護,可多陪陪牠說話或做些會讓她開心的事。(記者潘自強/攝影)

    2018/04/08 06:00

    記者王姝琇/報導

    近年來,寵物壽命隨著醫療技術發展逐漸延長,人類臨終關懷與安寧照護觀念也開始運用到寵物身上,陪伴毛孩生命最終的路程,飼主該如何面對? 安寧照護與安樂死之間又該如何做抉擇?在在都成為飼主必經的一大考驗!

    達人出列

    許嘉展/台南人愛動物醫院院長

    讓毛孩承受最小痛苦

    「安寧照護」是將死亡看作一自然過程,不提早結束生命,也不延後死亡,期間輔以適度醫療以減緩過程發生的不適應症,與傳統醫療致力於延長生命為目標的急性醫療照護不同。

    許嘉展進一步解釋:「安寧並非消極地完全不給予治療,而是當寵物被診斷出『不可逆』的疾病,且經專業評估針對該疾病不再進行積極或侵入性等治療方式,例如插管、急救,而改以減緩疼痛和達到營養為目標,讓寵物承受最小痛苦為原則,維持臨終前應有的生活品質。」

    飼主不可逃避的責任

    寵物臨終關懷與安寧照護,是個悲傷嚴肅又無可避免的議題,在毛小孩將走到生命盡頭之際,飼主要面對的不僅是生命即將消失的事實,還有排山倒海而來的負面情緒,甚至必須隨毛孩狀況調整生活與時間安排。許嘉展說:「寵物與飼主就像家人般共同生活多年,走到這裡要飼主做到『樂觀』面對並不簡單,事實是,牠即將離開,飼主也勢必面對悲傷情緒,但在臨終前的這段時間,能否給予更多陪伴或關懷,正視生命存在的意義與價值,而非一味地悲傷消極,甚至有些飼主直接放棄安寧而選擇安樂。每個飼主都必須體認到善盡安寧照護的責任,讓毛孩們得以善終才是應有的態度,讓最終的每一天都更有意義才是。」

    根據醫生評估做選擇

    目前寵物安寧討論多著重於惡性腫瘤末期,其他如疾病末期器官衰竭、失智或重度傷殘等,施予積極治療亦無法恢復或好轉的重症,在顧及寵物生活品質與生命尊嚴的前提,經獸醫師評估得以執行安寧照護,過程並施以藥物減緩疼痛或可能發生的併發症等狀況,協助善終。

    許嘉展表示,每個個體在評估安寧照護或積極治療的過程相當複雜,加上台灣尚未有標準評估準則,通常依賴獸醫師經驗判斷,包括其整體生理如進食情形、行動、排泄等,以及寵物的心靈活躍和精神狀態,同時又涉及飼主的態度、經濟狀況、照顧能力、時間或情緒等多重因素。

    許嘉展強調,當飼主擁有正確的安寧照護觀念,才能進而討論執行面,他說:「如疾病纏身的獨居老人,要怎麼照顧身體機能退化的老狗?有經濟能力卻不願負擔安寧照護費用,寧願選擇安樂死!沒有時間照顧,將寵物最終托付在動物醫院不聞不問,甚至有些是接受積極治療還有機會好轉的,飼主就這樣放任生命凋零,也大有人在。事實是,台灣整體對於寵物安寧的觀念還不夠普及!」

    陪伴是臨終最好的安慰

    寵物安寧照護時間長短因病不同,有些經診斷確認到死亡僅2、3天,有的則可能長達2、3週,依實際狀況飼主須做出帶回家或滯留醫院照護。醫院照護需負擔醫療與住院費用,通常在飼主沒有能力照顧前提下,才會選擇醫院照護;居家照護飼主則至少需能自行投藥,優點是能在日常多些陪伴,許嘉展說:「台灣大多數飼主還是希望帶毛小孩回家,或依宗教信仰祈禱或助念,也聽過有人請寵物溝通師做最後訊息傳遞。但無論如何『陪伴』就是最大的力量。」

    要提早放手?

    談及「安樂死」許嘉展認為,應建立在「經過積極治療且無效,又因病症導致寵物生活品質很糟」的前提,他說:「有些病症末期寵物不吃不喝,也無法灌食或投藥,有些呼吸困難、無法移動、意識不清、持續癲癇,甚至時常便溺在自己身上……,我們沒能為牠們多做些什麼,就連讓牠們更舒服都沒辦法,這個時候才會考慮安樂死。但實際上大多數人對於『安樂死』的概念並不完全,有些飼主只是覺得治療與照顧很麻煩、很花錢,甚至有些是透過積極治療還能有效控制病症,飼主就選擇放棄,這些都是我們最不樂見的!」

    整體而言,安寧照護與安樂死都必須依照寵物身體狀況和實際醫療成果來判斷,由於患者(寵物)無法說出自己的感受,獸醫師必須給予專業評估與建議,而決定權則仍在飼主手上,各層面停損點設立都應建立在「寵物是否舒適」上,有時選擇安寧更勝於強力介入的積極治療;安樂某個程度上能為安寧畫上不捨的句號,每個家庭狀況不同並無標準答案。但生命終究有盡頭,在毛孩時日不多時給予更多的關懷與陪伴,走到最後一刻才終將不會有遺憾!

    聽聽他們的故事

    走過安寧照護之路

    Cuddy和小黃第一次相遇是在住家社區公園裡,那已經是12年前的事情了,當時僅2個月大的小黃幾乎可用鼻青臉腫形容,Cuddy說:「不知道是從樹上摔下來,還是怎麼受到撞擊,腫得跟『麵龜』一樣,心想反正先『捕』去給獸醫師檢查再說。」就這樣小黃加入了Cuddy的大貓家庭,成為第6隻貓小孩。Cuddy回憶道:「牠有些害羞又沒安全感,總喜歡吸著哥哥的奶頭才肯睡覺,大貓也無所謂就這樣『獻身』照顧小貓。從小到大牠也沒什麼疾病,就是牙齦容易紅腫又不愛喝水,年輕時沒什麼大礙,但年紀漸長口炎問題更嚴重了,直到9歲診斷出腎臟衰竭,從那時起我就有心理準備。」

    事實上小黃並非Cuddy送走的第1隻貓,卻是讓她最難以忘懷的毛孩,她說:「那年我懷了第1胎,隨著我肚子漸漸大起來,牠卻漸漸衰弱,口炎阻礙了牠進食導致體重直落,我每天挺著大肚子幫他灌食、依照醫師指示打皮下輸液,一邊給予營養、一邊透過液體注入體內協助代謝,還讓牠趴在我肚子上陪著『妹妹』,就這樣7個多月過去,當然最後還時不敵死神招喚。」

    小黃離開前1週幾乎無法再接受灌食,為了不增加身體負擔皮下輸液也停止了,「我們依照醫師指示執行居家安寧照護,不再強迫灌食,而是隨牠做想做的事情,我很慶幸當時不需工作可以在家陪牠,時刻確認牠沒有更大的痛苦折磨,就是撫摸牠、陪牠說話、讓牠盡量放鬆,至少不在牠面前露出愁雲慘霧的樣子。」期間妹妹出生了,小黃直到Cuddy生產完、回到家後,彷彿看見妹妹才鬆了鬆原本緊迫的身心,「我知道時間不多了,最後我只希望牠不要再痛苦。某天早晨牠就當天使去了。」聊到這裡,似乎能感受到Cuddy釋懷的心情,她說:「當生命來時給予最好的照顧,離開時沒有遺憾就對了!」

    經過徹底檢查與積極治療後仍無好轉時,評估繼續積極治療或安寧照護全仰賴獸醫師專業判斷。(記者潘自強/攝影)

    經過徹底檢查與積極治療後仍無好轉時,評估繼續積極治療或安寧照護全仰賴獸醫師專業判斷。(記者潘自強/攝影)

    有時居家照護飼主須靠自己給予毛孩輸液,減緩病症帶來的不適症。(記者潘自強/攝影)

    有時居家照護飼主須靠自己給予毛孩輸液,減緩病症帶來的不適症。(記者潘自強/攝影)

    許嘉展(記者潘自強/攝影)

    許嘉展(記者潘自強/攝影)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生活週報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