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馬英九的謊言改變不了史實


2013-12-08

王景弘

對台灣地位的爭論,台灣有兩派壁壘分明,國民黨法統派死抱開羅「宣言」與波茨坦宣言,主張台澎已經「歸還中華民國」;本土派不承認戰時會議「新聞公報」的效力,而堅守日本宣佈放棄台灣與澎湖主權的正式法律文件︱︱舊金山和約。

馬英九花大錢辦開羅「宣言」七十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找中國學者唱和,卻沒有本土派參與。他公然強暴王寵惠、秦孝儀、葉公超這些老國民黨人的良知,想藉此偽造和歪曲歷史,卻禁不起史實的考驗,受到本土派怒斥。

參與其事或編輯史料的老國民黨人,還有學術的誠實;馬英九和他的聽差,根本缺乏學術良知,先下台灣已「歸還中華民國」的結論,以連結中國,再選擇資料,妄言曲解,做為「證據」。

開羅宣言是新聞公報

開羅會議的文件,從起草到定稿,都用Press Communique(新聞公報)。前國史館館長秦孝儀主編、國民黨黨史會出版的戰時外交文件,以「蔣委員長與美國羅斯福總統、英國邱吉爾首相在開羅聯合發表對日作戰之目的與決心之公報」為標題,還算忠實,馬英九這幫人卻要偷天換日,把新聞稿改稱「宣言」,是作賊心虛。

珍珠港事變後,羅斯福受邱吉爾影響,確定先打敗希特勒再對付日本的「先歐後亞」戰略,兩人頻頻會商軍事方案,蔣介石深感被冷落和歧視,臉上無光,不斷要求要與羅斯福會談。因為美、英有開羅會議及與蘇聯德黑蘭會議的計畫,遂邀蔣介石出席開羅會議。邱吉爾對此安排還百般不悅,希望儘快把蔣介石與宋美齡打發去觀光金字塔,以免擾亂他與羅斯福的軍事磋商。

關於戰局,羅斯福只寄望蔣介石不要投降,繼續牽制在華日軍,因此,不顧各國沒有拓張領土野心的宣示,以滿洲、台灣、澎湖列島「歸還中華民國」為誘餌,要拉住蔣介石。但這並不符合蔣介石的期望,他和宋美齡會後發給羅斯福的謝電,及王寵惠發給陳布雷的三點宣傳指示,都沒有提到這句聲明。

開羅會議對亞洲戰局的最重要決定,是邱吉爾同意從孟加拉灣登陸,配合中國反攻緬甸,以打開補給中國的通路,但因史達林在後續的德黑蘭會議做出對日作戰的承諾,和邱吉爾堅稱英國海軍無力支援緬甸作戰,此項決議被推翻。蔣介石拒絕獨力從雲南反攻,使他的抗日決心受到羅斯福的懷疑。

馬英九不但把「新聞公報」竄改為「宣言」,還稱它為「條約」、有國際法效力,「證據」只是一本彙集戰時外交文件的專書,列有「開羅宣言」及波茨坦宣言;但美國國務院的「現行有效條約彙編」,列有「舊金山和約」,卻沒有波茨坦招降宣言及開羅「新聞公報」。

美曾聲明台灣地位未定

「和約」是結束戰爭的終結法律文件,地位超越戰時意向聲明,這是基本常識。不但「舊金山和約」明文規定,日本宣佈放棄台灣與澎湖列島,並不規定歸屬,而且,英、美代表在舊金山和會中特別說明,台灣地位是蓄意不做最終處理;會中也有幾個國家發言,對未規定交給中華民國,表示遺憾,希望將來依民主原則,顧及住民願望,有理想解決。蘇聯共黨集團還提修正案,要把台澎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被大會否決,憤而退出和會。

主持「中、日台北和約」談判的外交部長葉公超,面對立委不滿台北和約未規定台、澎歸屬的質詢時,表明因為日本在舊金山和約已宣佈放棄台、澎,它已經沒有立場可以轉移台、澎歸屬,更遑論交給中華民國。前日本交流協會駐台北代表齋藤正樹指出台灣地位未定,也是依舊金山和約的規定,並不是他個人信口開河。

美國國務院法律專家對台澎法律地位的研究,依舊金山和約規定,認為最合理的結論是台澎法律地位未定。國務院發言人布瑞在一九七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的新聞簡報中,據此聲明台灣地位未做最終決定。周恩來與季辛吉會談時,也指責和約草擬者荒唐,只說日本放棄台澎,而未定歸屬。

這些紀錄都證明「舊金山和約」是蓄意不採納開羅公報的意向,只規定日本放棄,讓台澎法律地位懸而未決,以待日後以民主原則解決。台灣可以在「舊金山和約」的基礎上,主張主權在民,已建立新的國家,但不能認同馬英九背離法律與史實,對開羅公報的胡言亂語。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