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離亂十年 陳婉真埋首寫台灣史


2011-02-24

〔記者顏宏駿/田中報導〕前立委陳婉真淡出政治圈後,現正埋首「台灣史」寫作,她把寫史的焦點放在一九四○至一九五○年間,名為「離亂十年」;她認為,這段期間剛好處於統治者更替,當年許多事件至今仍深深影響台灣的政經文化,這是台灣史最重要的十年,可惜當年的高壓統治,很多資料都被埋沒,他希望透過當事人口述,記錄歷史的荒謬。

陳婉真至今已訪問近五十名受訪者,她說,這些人不一定是名人,卻真真實實的遭受歷史或統治者的磨難,當年他們不敢吐露真言是因為心靈無法解嚴,如今垂垂老矣,認知到來日無多,對於影響自己一生甚鉅的那十年都願意侃侃而談。

「扭曲人性」的十年

陳婉真說,當年日本戰敗,國民政府來台,統治者更迭,國民政府沒有徵詢台灣人的意志,還進行一連串的打壓,許多台灣人敢怒不敢言,這「扭曲人性」的十年,雖讓許多外省人在這裡安身立命,但台灣人默默承受苦難卻無處宣洩,這些苦難包括「不敢講真話」,更可悲的是,台灣人面對高壓統治,還得擔心「政治荼毒」 延續到自己的子女。

陳婉真回憶,父親受的是日本師範教育,很清楚國民政府的教育包藏的是「啥米碗糕」,所以父親對子女的教育,一方面擔心書讀得太好「中毒太深」,一方面怕書讀得不好,以後在社會難立足。

理想與真實的矛盾

陳婉真表示,這一代的台灣父母都有一個「不能說的秘密」,那是理想與真實的矛盾,也是國家機器凌駕個人意志的荒謬,那個結沒有打開,這個國家無法面對過去的歷史,「民國一百年,到底是誰的一百年?」台灣歷史的斷層值得大家深思。

陳婉真感慨的說,這一代的台灣爸爸、媽媽承載著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歷史事件」,兩個思維完全不同的統治者交替,小市民有太多話想說,但過去的政治氛圍,令他們不敢說,而當政治解嚴,又覺得「多說無益」,如今面對個人生命的終點,很多人都願意開口了!

小人物見證大歷史

陳婉真表示,一個人就是一部史書,從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中見證台灣的大歷史,在寫史的過程,她益加感到自己責任深重;她自嘲,現在是跟時間賽跑,往往在得知一位代表性人物需要採訪,他便急忙趕過去,可惜到了之後才知對方的生命卻近終點或早已去世。她希望早日完成這部名為「離亂十年」的著作,把這本書獻給已故的父母,也作為自己今年六十歲的生日禮物。

  • 前立委陳婉真淡出政治圈後,現正埋首「台灣史」寫作,她把寫史的焦點放在一九四○至一九五○年間。(記者顏宏駿攝)

    前立委陳婉真淡出政治圈後,現正埋首「台灣史」寫作,她把寫史的焦點放在一九四○至一九五○年間。(記者顏宏駿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