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戰士溫床 比國無力遏阻恐攻
列印


2016-03-23

〔編譯魏國金/綜合外電報導〕以如畫般的廣場、巧克力與啤酒聞名的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因淪為伊斯蘭聖戰士的招募沃土而聲名狼藉。在巴黎恐攻發生後四個月,比利時當局不僅仍無法遏阻其公民投效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的趨勢;更糟的是,這些聖戰士又成功在布魯塞爾發動另一起巴黎式的恐怖攻擊,令比國的夢魘成真。

以人口比例來看,比利時是敘利亞境內外籍聖戰士人數最多的西歐國家。專家說,從二○一二年以來,已有近五百名男女離開比利時,前往敘國與伊拉克。

此外,已有一百多名比利時人從IS控制區返國。然而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調查採訪,相關數據失之保守。比國內政部長詹邦(Jan Jambon)坦承,儘管當局的反恐工作已收效果,但IS仍有辦法持續在比利時招到新血。

穆斯林在比利時備受歧視

CNN報導,有勇氣遏阻激進行動的家庭與社區成員往往成為威脅目標;CNN以數月時間,勸誘布魯塞爾莫倫貝克區的居民受訪,當中有多人遭到極端份子簡訊威脅,警告他們不要向媒體說話。

兩名兄弟加入激進組織的阿里(化名)說,歧視與欠缺機會是促使許多年輕人成為聖戰士的原因,他們在比利時感受不到被接納。他指出,「比利時人認為我們全是外來的,為何要給我們工作」,而當這些人要去敘利亞,安全人員睜隻眼閉隻眼,認為是甩掉他們的方式。

國人加入IS 比國束手無策

一名兒子加入IS,之後在敘國喪命的母親亨內姬恩冒險受訪說,二○一四年其年僅十八歲的兒子阿尼斯搭機前往敘利亞前兩週,她向警方舉報兒子可能加入恐怖組織,希望攔阻他離境,然而警方僅將阿尼斯列入觀察名單,卻無進一步作為,「我兒子出境那天,我去警局告訴他們,他們說,『妳兒子不是未成年人,所以我們束手無策。』」

十八歲學生鮑布特也說,警方的作為往往使更多比利時穆斯林對國家反感。他回憶說,那天他拿著午餐,準備去註冊時,因「像恐怖份子」而在槍口下被捕。警方喝令他跪下,二十分鐘後被帶往警局,並關押逾三小時,之後獲釋,一週後他被告知遭逮捕的原因是他「看起來像嫌犯」。

  • 布魯塞爾馬爾比克地鐵站遭炸彈攻擊,警方與軍人聯手搶救傷者。(歐新社)

    布魯塞爾馬爾比克地鐵站遭炸彈攻擊,警方與軍人聯手搶救傷者。(歐新社)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