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訪》公務革新力量聯盟發起人林于凱:滾動式改革 讓年金走向永續
列印


2017-03-06

記者黃以敬/專訪

蔡政府上台後如火如荼推動年金改革,年金改革委員會修訂方案及銓敘部針對公教人員退撫三法修法草案,最快這個月將排入立院審議;部分退休人員發動多場遊行,甚至埋鍋造飯抗議退休所得減少,但年輕公務員、公務革新力量聯盟發起人林于凱強調,過去的人繳得少、卻領得多,導致退撫年金面臨破產危機,如果年金不改,四十五歲以下的龐大軍公教年輕族群未來都領不到退休金,還有全民納稅的國家財政,都將成為最大受害者,所以年金必須改革,且須退休者及在職者一體適用,大家一起多繳點、領少點、延後一點領,讓退撫年金可有永續機會,年輕軍公教才看得到未來。

林于凱進一步指出,年金應改革,而且是滾動式不斷改革,目前年改會方案只是要把年金破產危機延到二○四四年,未來卅八歲以下年輕族群仍有可能領不到,不能年金每次面臨破產、社會就再大吵一次,年金必須考慮薪資所得、生活物價、人口縮減、國人餘命等參數變動而不斷機動調整,才能真正走向永續。

問︰台灣軍公教常被稱為鐵飯碗、退撫制度全球最優,為什麼要出面呼籲改革?

答:最近有一位退休高官高喊要公務員打混、擺爛、讓政府倒,使得公務員形象污名化到極致,讓人啼笑皆非。

我當初進入公務部門,就跟每年有十萬人想進入公務部門一樣,還是想為國家做點事,我先是寫書呼籲許多公務部門制度須革新,否則國家無法進步。而後,我看到幾位年輕老師出面呼籲軍公教退撫年金改革,卻必須戴著口罩,我深刻體認到面對退休長輩、資深前輩、部門主管的多重壓力。

負擔年金最大財務壓力的年輕軍公教,在年金改革議題其實是聲音薄弱的,年金改革委員會中、在檯面上的年金討論相關團體領導人士,大多由退休或即將可以退休的前輩掌握風向,因此與聯盟成員決定站出來,讓年輕族群的憂心與意見也可以被聽見。

退休者及在職者 須一體適用

有退休前輩說年金破產是「假議題」,但軍公教退撫年金自一○四年就開始入不敷出、出現收支赤字是事實,而目前退撫基金只剩三千五百多億,要每年彌補一、兩百億的收支赤字,破產是必然結果,軍人退撫基金一○九年就沒有支付能力、即將破產,教育人員基金在一一九年、 公務人員在一二○年也都會面臨破產危機。

而三大年金,還有近十七兆的以前少付及未來應付財務債務必須償還,這些都是事實。

有些前輩堅持改革不能溯及既往,但軍公教退撫自八十四年由「恩給制」改為「基金提撥制」,舊制雖有照顧公務員薪資不如一般民眾的理念,但如今公教人員薪資已與一般民眾相當,年輕人起薪只有廿六K,這個照顧已造成國家財政嚴重負擔,政府稅收及經濟又在下滑,就應檢討。

過去還有十八%的退休金優存利率,在舊制年代,台銀定存利率至少還有七至八%,政府補貼利息差額要照顧軍公教,但如今台銀定存不到二%,政府目前補貼的差額早已遠遠超過當年的政策承諾,也應檢討。

而提撥制也有提撥不足卻領太多的問題,當初八十四年退撫基金成立,政府及個人就該至少提撥十六%至廿%,但迄今只有十二%,政府及個人都長期提撥不足是事實。

但是退休給付領的卻超過所繳的。如以一個七職等公務員最高年功俸去計算,以十二%提撥率來算,估算一個月僅提撥三千多元,以過去約在職薪資八十%至一百%的退休所得替代率來算,大概十至十五年就全領完了。但事實上,絕大多數退休人員給付年資早已遠超過此數,這也是事實。

年金最大問題是過去繳太少、領太多,留下債務成為現在在職及後面新進人員不可承受的重擔,甚至會造成未來年輕軍公教必須繳很多、卻恐怕領不到退休金的窘境,年輕族群的這種不公平感、不安全感、對未來不確定感,就是必須站出來支持年金改革的理由。也希望退休的前輩與現職的年輕後輩一起來面對這個問題。

前人留下債務 由年輕人來扛

問:目前政府年金改革委員會提出的改革版本,接受嗎?對哪些有意見?

答:年金改革進入關鍵期 ,而未來年金就是必須「繳多點、領少點、晚點領」,這也是各國解決退休金問題的共同及唯一可行改革方向。

此次改革,一是要把目前公教退撫的薪資提撥率十二%逐年提高到十八%的水準,另一方面是要把未來退休所得替代率由目前約在職薪資的八、九十%降到六十%。若以七職等公務員、到最頂級年功俸,自己工作三十五年、繳費加上複利計算約可領回九五○萬 ,若六十五歲退休、以六十%的退休所得替代率,加上基金投資三%報酬率,估算是可以領退休金到八十五歲,繳出和收回是平衡的。所以可以理解這種繳多一點、領少一點的改革方向。

但問題是,除了退撫新制基金是混在一起的大水庫,還有一個前債的大黑坑必須補缺口,這曾估算過,提撥率恐須提高到卅七%,否則退撫基金到二○四四年還是會有破產問題。這等於目前每月提撥三、四千元的在職年輕人,要提高到提撥一萬多元,前人留下的債務、卻要現在的年輕人去負最大責任?還是不公平,因此必須要求所有改革一定要退休者與在職者都一體適用,已退休者必須也少領。

年改會規劃十六年才要把現有退休者的所得替代率降為六十%,也太慢,應該加速到最遲十年內降低。而且年金給付計算基礎應該公平,不能在職者以最後十五年平均俸去計算,退休人員卻以最高的退休前最後一個月本俸作為計算,在職者變成馬上多繳少領,退休者卻是逐年減少,這種不公平不能再存在,退休者與在職者都需同一標準。

應提早三年 讓18趴走入歷史

第二是十八%退休金優存利率歸零是對的,但必須加速終結,最好能由目標的六年改成三年內就走入歷史。根據銓敘部報告,目前領十八趴的逾四十五萬名軍公教,政府和台銀負擔利息補貼一年就超過八百二十多億元,這都是全體納稅人買單,若能加速終結,每年省下的數百億元可以再投入年金改善財務,或補助長照,加強照顧全民退休生活,而不是獨厚少數族群。

其中,當然是可考慮早年一次退的弱勢民眾,可以給兩年調整期改為月退,保障其退休基本生活。

問:改革是必須,但這次政府所提改革案坦言是舒緩財政壓力、延後破產時間;年輕族群還希望如何徹底改善年金財務黑洞?

答:目前民進黨政府改革方案,只是要把退撫年金的財務破產危機往後延,到二○四四年還是可能有破產危機。那就是目前卅八歲以下的年輕軍公教族群,還是都會有領不到退休金的危機存在,年金問題確實不會因為這一次改革就獲得解決。目前只能算是年金「急症」的搶救。

少子化衝擊 繳費人口將大減

年金不能每到快要破產,就要整個社會再大吵一次、製造再一次社會衝突或對立。要談永續,就應該滾動式改革、建立共識原則不斷調整,就像目前油價可以依國際油價等成本而機動調整。例如英國,退休年金會隨著生活物價指數變化而調整,日本的退休年金則是會看加保人薪資水準消長而調整,台灣的退撫年金,當然需要看諸如物價指數、國人薪資收入、投保人口減少、退休人口壽命延長等諸多參數去不斷做合理調整。

尤其不要忘了,目前軍公教退休人數都不斷增加累積,但由於少子化,軍公教繳費人數及新進人數相對都會逐年減少,例如教育部就推估,一○四到一○九年,公立國中小教師會減約三千多人,過去教育部還估算大學教授要少上萬名,而目前對於退撫年金的提撥費率、財務赤字及破產時間估算,都是以現有繳費的軍公教人數在計算,面對繳費人口將加速縮減,等於每位年輕軍公教要分攤的財務負擔會更重,所謂破產時間也可能提前,衝擊到的年輕族群恐怕更多。

因此,年金必須看社會情況的各種參數變動,隨時做機動性的調整,政府應該趁這次檢討,就先訂出明確的調整規則,讓所有年輕族群可以預知未來退休金可能浮動的心理準備及預期,不要再讓年輕世代處於不安全與不確定中。

還有部分年輕軍公教人員則主張,乾脆另外成立退撫新基金,不要像目前退撫基金把新、舊制人繳的錢、 領的錢全都算在一起, 未來軍公教人員的退休金應該比照勞退,採取「個人專戶」,自己與雇主繳多少,未來退休就領多少,月領或一次領可選擇,每人退休領的就是自己在職時繳的,不必擔心造成別人負擔也不需負擔他人,最符合公平性。

  • 公務革新力量聯盟發起人林于凱。(記者廖振輝攝)

    公務革新力量聯盟發起人林于凱。(記者廖振輝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