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星期專訪》黃世鑫:協助政府處理黨產 國民黨最好策略

    台北大學財政系名譽教授、黨產歸零聯盟召集人黃世鑫。(記者簡榮豐攝)

    台北大學財政系名譽教授、黨產歸零聯盟召集人黃世鑫。(記者簡榮豐攝)

    2016/08/08 06:00

    記者鄭琪芳/專訪

    立法院臨時會三讀通過「不當黨產條例」,研究德國處理黨產經驗的台北大學財政系名譽教授黃世鑫認為,現在最重要的是「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組成,應訂定「組織規程」,規範組織架構及運作方式,除了委員人選,幕僚單位也很重要,若能與檢調系統結合,或可彌補無法比照德國採取刑事偵查的問題。

    對於國民黨擬提釋憲,黃世鑫指出,當初東德政黨也是抗拒,不僅聲請釋憲,還想辦法脫產,但都沒成功,且選票一直掉,最後只好協商僅保留少數合法財產。至於國民黨,反正很多黨產流入私人,國民黨也用不到,不如置之死地而後生,除了依法應得的,其餘全部放棄,並協助政府處理,這才是國民黨最好的策略。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 幕僚單位應納檢調

    問:立法院三讀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與德國的法規相較,您認為該條例內容如何?

    答:當年德國之所以能夠處理東德黨產,最有效的就是可以透過「刑事程序法」偵查;這次立法院通過的條例,沒有將這項規定納進去,只有行政罰,這部分看能不能透過其他方式補足,如果「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幕僚單位能跟檢調結合,檢察官可以進來,基本上就沒有問題,需要動用刑事偵查程序時,檢察官可直接指揮,不然還要移送、告發,案子出去就不知結果如何。

    另外,對於處理對象的界定,德國規範得比較模糊、比較廣,我們對「附隨組織」的規範有點界定在一定框框下,以後搞不好會掛一漏萬;因此,未來委員會討論處理對象時可能會有一些爭議,如果真的沒辦法,對方可能會打起行政訴訟,由法院判定政黨有沒有實質控制,但我認為他們要贏也不容易。

    問:「不當黨產條例」生效後,接下來應如何執行?

    答:最重要的是組織,也就是委員會如何組成,條例規定委員任期四年,算是相當長,但只規定主委特任,其他沒有規定。而且,委員只是每個月開一次會?還是有比較重要的任務?如果委員只是來開會,幕僚單位就要很強,可參考德國的作法,德國「獨立委員會」下設秘書處,編制員額一六二位,實際聘任最多八十五位,依處理對象分成六個組,任務完成就裁撤。

    委員人選應中立 不應由政黨推薦

    將來委員會追討不當黨產,需要其他單位配合,如果只有小貓二、三隻,其他單位會配合嗎?相關單位敷衍、怠惰怎麼辦?所以,委員會的組織很重要,應訂定組織規程,規範組織架構及運作方式;政府處理黨產到底玩真的還是玩假的,除了委員人選,還要看委員會的組織,例如將法務部等相關部會的常次放進幕僚單位,代表玩真的。

    此外,德國「獨立委員會」的委員不能是政府官員或司法人員,我們也要釐清委員的角色及功能,既然是行政院下面的組織,應由行政院聘任中立專業人士,到時候委員會運作能否成功,也是行政院的責任;委員人選不應由政黨推薦,讓政黨推薦人選一定完蛋,國民黨一定推薦他們最有戰鬥力的來,到時候委員會根本不可能理性討論。

    轉型正義追溯威權專制 高於憲法

    問:國民黨擬提釋憲並向國際投訴,如何看待這些動作?

    答:國民黨想提釋憲,要先澄清一個問題,「不當黨產條例」哪裡違憲?當初東德SED(社會主義統一黨)的繼任者PDS(民主社會主義黨)也聲請釋憲,結果遭德國聯邦憲法法庭駁回。國民黨可能認為,反正現在的大法官都是他們執政時提名的,再怎麼亂七八糟的理由都會判違憲,但我認為大法官應該不可能為了國民黨違背專業。

    為什麼要訂定特別條例?就是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舉證責任轉移,一是時效問題,時效是一般法律上的規定,不是憲法原則,二戰的納粹,有人到現在八、九十歲了一樣被追訴,有沒有時效問題?況且,轉型正義是從威權獨裁專制到民主政治,要處理威權獨裁專制的一些行為,這就已經高於憲法,因為憲法有「形式法治國」及「實質法治國」,當時東德政黨的行為也都符合他們自己訂的憲法。

    東德前鑑 釋憲、脫產反讓選票流失

    至於國民黨要向國際投訴,這是「國際笑話」,有點像晚上經過墳墓吹哨子壯膽。國民黨的態度應該改變,不要抗拒、不要困獸猶鬥,他們也許擔心現在黨產剩下沒多少,若以後查出有些國民黨應負擔的,要扣他們的錢;但我認為有些可以政治解決,可能未來從政黨補助款扣。不過,如果國民黨這樣玩,選票會愈來愈少,補助款也會愈來愈少。

    我誠心建議,國民黨應該去找當時東德PDS黨魁了解一下,一開始PDS也是抗拒和脫產,不僅聲請釋憲,還成立「維護財產小組」,以設立人頭公司、偽造國外債務、轉移至外國人頭等方式脫產,但有些要匯到海外的錢被凍結,有些後來打官司追回來。而且,PDS每次抗拒,選票就下降,所以後來改採協商方式,與「獨立委員會」協商可保留多少財產,最後確認只有繼受自KPD(德意志共產黨)一九三三年被沒收的財產才符合「實質法治國」原則,所以只能留下一棟在森林的不動產、一間房屋、一筆土地及兩間出版社。

    國民黨應主動協商 除依法應得外其他全放棄

    處理黨產的工作進行下去,至少四年,這段期間國民黨的選舉一定完蛋,除非國民黨逮到委員會濫用職權打壓。所以,國民黨最好的方式就是協商,反正現在很多黨產藏在私人名下,國民黨也用不到,倒不如置之死地而後生,除了國民黨依法應得的,其他的全部放棄,並協助政府處理,例如三中案,這是國民黨最好的策略。

    問:外界認為黨產很難處理,追討成效會不如預期,甚至可能變成民進黨的「大巨蛋」?

    答:技術上沒有大家想像得那麼困難,不動產即使轉手很多次,土地都在,所以一筆都跑不掉,因為有登記;至於黨營企業或投資公司,相關帳務、稅務資料也都可以查,只要資料攤開來都查得到,但有的可能虧損掉了。

    以國發院土地案為例,前半段原地主可以舉證國民黨是如何取得的,何況當時國民黨還不是法人,怎麼可以辦理登記?非法取得的事實很清楚;至於後半段賣給元利建設,關鍵是元利是不是「善意第三人」,明顯不是,因為當時土地還沒變更,一般商人不會去買機關用地。中廣股權移轉案,趙少康也絕對不是「善意第三人」,到時候把契約拿出來,如果有回算機制一定在契約裡面。

    如果買方不是「善意第三人」,這些都要追回來,買方有損失是你家的事,去跟國民黨要;若買方是「善意第三人」,就變成原所有權人跟國民黨的關係。相較於德國,國民黨的黨產比較複雜,處理起來影響也更大,會涉及企業及私人。

    不過,處理黨產的重點不在於追回多少,而是過程,轉型正義是個價值,讓大家了解什麼是民主。國發院土地案本來就不對,未來若能公正處理,沒有放水、和稀泥,講白一點,那塊土地能夠還給原地主就算成功了。所以,判斷委員會是否成功,不是以追回多少而定,德國一開始也說東德黨產有幾兆馬克,後來花了十六年只追回十六億歐元,算成功還是失敗?至少德國將那一段了結掉了。

    處理黨產的基本意義,一是「正義重建」,一是「機會均等」,也就是政黨能夠公平競爭,國民黨為什麼能夠維持這麼久?就是因為有黨產,讓他們可以培植樁腳、建立地方組織,從政黨公平競爭角度,能夠將黨產問題了結,也算成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政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