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獨家》彰化重劃爭議 「張藥房」老闆同學被迫交出祖厝土地

    曾秉瑜手拿「土地正義」看板。(記者顏宏駿攝)

    曾秉瑜手拿「土地正義」看板。(記者顏宏駿攝)

    2021/02/26 19:28

    首次上稿 17:00
    更新時間 19:27

    〔記者顏宏駿/彰化報導〕彰化縣田尾鄉怡心園北面,緊鄰台一線約10公頃的土地,2013年由地主發起名為「10甲自辦市地重劃」,重劃會先後找來捷合、東昇兩家土地開發公司,土地持有人也不斷增加,3年前重劃會推翻原土地分配決議,並重新進行分配,致部分地主權益受損,向法院聲請「土地分配無效」之訴,目前訟訴仍進行中。

    今天受害地主曾秉瑜聲稱被「新地主」趕走,對方派怪手將他家的三合院夷為平地,他痛斥重劃會「吃人夠夠」。重劃會則表示,整個開發程序都合法,反而是曾秉瑜是「麻煩製造者」,其對重劃會、開發公司提背信和侵佔告訴皆敗訴收場,目前上訴到最高法院,結局非常清楚,重劃會經得起考驗。

    重劃會表示,整個開發程序都合法,反而是曾秉瑜是「麻煩製造者」,其對重劃會、開發公司提背信和侵佔告訴皆敗訴收場,目前上訴到最高法院,結局非常清楚,重劃會經得起考驗。

    曾秉瑜是田尾「佑仁藥局」的老闆,也是苗栗大埔事件「張藥房」已故老闆張森文的仁德藥專同學,他的土地原本是緊鄰台一線的「黃金地」,後來在重劃會的主導下由其它人取得,他感歎「土地正義」喊了那麼多年,他一個「小蝦米」仍在獨自對抗「大鯨魚」。

    「新地主」莊志良是重劃會的理事,他說,「土地是我合法取得」,曾秉瑜被劃分到其它區域,重劃會已補償他293萬元,且他已經領走這筆「補償金」,他多次通知曾搬走屋內有價值的東西,對方卻不聽,他只好自己動手。

    但曾秉瑜說,293萬元是「地上物的損害補償」,不是土地價值補償,「我從來沒有認同過這種黑箱作業的土地分配」。

    「10甲自辦市地重劃」位於田尾鄉的黃金地段,地點緊鄰怡心園,怡心園目前正改建中,這裡將來勢必成為田尾鄉的觀光發展的「蛋黃區」,地方各方勢力覬覦土地開發利益,紛紛在此購地,而為了主導重劃會,地主一夕之間爆增。

    曾秉瑜説,重劃前地主只有2、30名,土地開發商進來後變成300多名,很多人持分不到1坪,這些都是「人頭地主」,透過過半的「民主暴力」取得「蛋黃區」的土地,「我們家族是最大的受害者」。

    「10甲自辦市地重劃」當初由當地地主於2013年開始發起,惟土地利益牽涉龐大,分配一直擺不平,以致至今仍未開發,境內土地的兼併購買或訴訟一直持續進行著,部分受害者也組自救會反制,多件訴訟案仍在進行中,其中先後主導開發的捷合、東昇兩家土地開發公司也因故對簿公堂。

    曾秉瑜說,這裡面的開發有太多黑幕,他家的三合院土地共有400坪,位於台一線旁,「這是黃金地段」,重劃初期,他經由法院公證分得原位址,合情合理,但重劃會理事長侯傑中等人為取得主導權,找來「更多的地主」,用「多數暴力搶走他的土地」,重劃會完全沒有通知他出席,只寄一張通知書來告知他分配到「其它的土地」,不滿意可以申訴或提告,重劃會用「民主暴力」逼他吞下「沒價值的土地」,他對重劃會、土地開發公司提侵佔、背信告訴,目前仍在訟訴中。

    曾秉瑜說,今天一早,他被通知「房子被拆了」,趕到時三合院時已被夷為平地,許多家當都埋在廢墟中。

    縣議員黃盛祿說,這處土地開發「黑幕重重」,彰化縣目前有多處類似的開發案,土地開發商是做「無本生意」,他們跟「地方特定勢力」結合,憑侍著法律、行政專業的優勢,用「多數決」逼小市民交出「有價值的土地」,小市民面對土地開發商背後的政治人物、法律團隊,根本是「小蝦米對上大鯨魚」,大家投訴無門,因為「上下交相賊」,對方又有「律師團」,小市民只能任人宰割。

    黃盛祿說,這是「大埔張藥房事件」的翻版,300多名地主,有許多人持分不到1坪,「他們只是人頭」,「土地正義」喊了多少年,在鄉下地方處處可見一些「土地開發公司」結合地方勢力和法律人在獵地,有太多受害的地主求訴無門,曾秉瑜只是「冰山一角」。

    曾秉瑜說,自辦市地重劃原是「美事一樁」,怎麼會搞成這樣?「我只是一個藥局老闆」,他不懂「土地正義」,只知道自己連祖厝家園都保不住,還要面對一連串的官司。

    他說,苗栗大埔事件的「張藥房」老闆張森文是他仁德藥專的同學,蒼天像在捉弄人,經歷這麼多年,他知道張森文為什麼會抑鬱而終,他不懂的是,「土地正義」的問題為什麼到蔡政府時代仍存在?

    曾秉瑜的祖厝被拆掉。(記者顏宏駿攝)

    曾秉瑜的祖厝被拆掉。(記者顏宏駿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生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