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科工程師轉業 吳杰峯當「樹人」分享攀樹快樂
列印


新竹縣自然谷谷主之1的吳杰峯(右)一心從竹科出走要當農夫,沒想到卻成了到處教人如何利用繩索攀樹的「樹人」。(記者黃美珠攝)

新竹縣自然谷谷主之1的吳杰峯(右)一心從竹科出走要當農夫,沒想到卻成了到處教人如何利用繩索攀樹的「樹人」。(記者黃美珠攝)

2019-04-18 08:31

[記者黃美珠/竹縣報導]從竹科的工程師變成農夫,這曾是新竹縣「自然谷」谷主之1吳杰峯人生最大的想望。所以他和幾個好友一起買下芎林鄉鹿寮坑的自然谷,再以台灣首宗環境信託方式,把土地先後託交給荒野保護協會、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然而在這片充滿希望的土地上,他沒當成農夫,卻成了「樹人」!把他像泰山一樣垂盪在樹林間的快樂,透過攀樹傳遞、分享出去。

攀樹,講白了就是我們所說的爬樹,只是攀樹要利用繩索、滑輪等工具,不只是靠徒手攀爬而已,還需要動動腦研究一下相關的裝置,有不足,勢必就得主動學習!

吳杰峯攀樹其實是為了他學生時代就建立的登山興趣而來,想克服的,最初只是登山有時需要的攀岩、垂降等需求,特別是如何讓自己能憑空而起向上竄去?他認為想辦到,就必須學會善用繩索、繩結、以及滑輪等裝置。

正因前述的內在動力,吳杰峯發現學習其實有點像「市場法則」,當人有「需求」時,自然就會主動想找到「供應」者而獲得滿足。這比傳統教育現場看到填鴨式的逼迫學習法來得有用,當事人有時甚至是不知不覺地就主動學了起來,為人師者不需要諄諄教誨,只要適時正確的引導就行。

這個發現對他來說猶如「新大陸」,原本生性害羞、有點木訥的他,為了讓更多人也領受他在攀樹上體驗到的學習感動,竟然拋得開竹科工程師有名的「宅」,主動、持續地向引領國內攀樹風潮的散木團隊求教,精進己身技能外,還自費去上心理諮商、人際溝通、教育、跟口語教學等課程,就是希望自己可以用更深入淺出的方式,把攀樹的美好經驗分享出去。

吳杰峯說,很多人都有信心不足的問題,從攀樹的現場就可以察覺。學生們一來到樹下,基於好奇,看到了繩索和繩結普遍就開始「玩」了起來,「其實這就是一種自主學習」他說。

但遺憾的是,只要老師很正式地喊「開始體驗囉」,大家的反應反而卻只剩下面面相覷、和不知所措。

他說,攀樹可以單兵自我挑戰,也可以團隊合作。特別是對年輕的孩子,他們除能盡情從遊戲中學習、挑戰自己,也從中發現自己的不足和潛力,給了學習更多的樂趣、動力以及成就感,慢慢就有助建立自信。

他不諱言,很多人還沒體驗就先說害怕。怕摔、怕髒、怕高、怕危險等,這些只要透過專業的講解、耐心引導,加上善用一點點人類的好奇心,再適時多給予一些鼓勵、肯定,就能慢慢讓人放下前述的執著,畢竟人都有探索自己的本能,而攀樹就像是塊吐水的海綿般,讓這個本能可以盡情釋放。

相關影音

  • 新竹縣自然谷谷主之1的吳杰峯(中)一心從竹科出走要當農夫,沒想到卻成了到處教人如何利用繩索攀樹的「樹人」。(記者黃美珠攝)

    新竹縣自然谷谷主之1的吳杰峯(中)一心從竹科出走要當農夫,沒想到卻成了到處教人如何利用繩索攀樹的「樹人」。(記者黃美珠攝)

  • 新竹縣自然谷谷主之1的吳杰峯(中)一心從竹科出走要當農夫,沒想到卻成了到處教人如何利用繩索攀樹的「樹人」。(記者黃美珠攝)

    新竹縣自然谷谷主之1的吳杰峯(中)一心從竹科出走要當農夫,沒想到卻成了到處教人如何利用繩索攀樹的「樹人」。(記者黃美珠攝)

  • 攀樹的小孩,會視自己的需求,決定哪些枯枝需要修除,一如其他領域的學習,慢慢會找到自己的方向。(記者黃美珠攝)

    攀樹的小孩,會視自己的需求,決定哪些枯枝需要修除,一如其他領域的學習,慢慢會找到自己的方向。(記者黃美珠攝)

  • 攀樹可以單兵自我挑戰,也可以團隊合作。(記者黃美珠攝)

    攀樹可以單兵自我挑戰,也可以團隊合作。(記者黃美珠攝)

  • 吳杰峯說,攀樹時墜地的失敗,是奠定成功安全往上攀爬的寶貴經驗。已經有不少學校發現攀樹帶給年輕學生正面的刺激,因此主動找他規劃至少20小時的長期性課程鑽研。(記者黃美珠攝)

    吳杰峯說,攀樹時墜地的失敗,是奠定成功安全往上攀爬的寶貴經驗。已經有不少學校發現攀樹帶給年輕學生正面的刺激,因此主動找他規劃至少20小時的長期性課程鑽研。(記者黃美珠攝)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