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賣刀還用刀作畫 企業家何宗烈高雄開畫展
列印


57歲首次開個展的何宗烈,不僅「留下痕跡」,也被認為創立了油畫畫風的新典範,獨樹一格的野獸派抽象畫表現形式,令人驚豔,被喻為是當代不可多得的畫壇新秀。(記者張忠義攝)

57歲首次開個展的何宗烈,不僅「留下痕跡」,也被認為創立了油畫畫風的新典範,獨樹一格的野獸派抽象畫表現形式,令人驚豔,被喻為是當代不可多得的畫壇新秀。(記者張忠義攝)

2019-02-14 10:25

〔記者張忠義/高雄報導〕一手拿精密刀具,一手揮灑油彩畫刀,在事業有成的企業家何宗烈,重拾兒時的夢想,並轉化執業30多年的刀具,以刀彩作畫,非科班出身的他,不受學院派的框架,自由創作,獨樹一格的野獸派抽象畫表現形式,令人驚豔,被喻為是當代不可多得的畫壇新秀。

春節期間在高雄文化中心至上館展至2月19日的何宗烈「留下痕跡」油彩創作個展,是他人生的第一場畫展,何宗烈說,從小就喜歡畫畫,不管是在地上、牆上、紙上,只要能畫就畫,他把畫畫當作吃飯一樣,而且在畫畫中找到最大的快樂。即連在軍中當兵,非美術系、設計系畢業的他,也自告奮勇,去彩繪碉堡、步槍。

形容自學習畫的歷程已經超過50年,何宗烈說,儘管是自學,但也要有一些美學與畫畫的基礎,所以,平時,他四處看畫展,導入美學概念,再試著去分析何謂美與不美,久而久之,對美,就有不同於他人的見解。

也許是因為自學,不受學院派的框架影響,破除理性的約束,而在感性抽象的世界,自由揮灑。他說,在創作的時候就是全然的放空,以「心靈」作畫,創作出無限的可能。

所以,看他的畫,不同的觀者心境,可以有不同的感受與解讀,讓畫作與觀者之間心靈對話,亞洲藝術家協會台灣分會副會長許一男即建議,他的畫作可以不要訂名稱,才不會影響觀者的看法,而能有更多的想像空間。

何宗烈的作品中,有著非常豐富的喜怒哀樂,這都是他對生命的感悟;藝術重視的是色彩與線條,但有生命的畫是感性的,境由心生,才能隨心所欲,每一刀彩的揮灑,是他內心一層層疊積的感受,如果你能看得到,就能與畫對話。

藝術家洪政東老師則說,上帝要創作一個藝術家,很簡單,給他一枝筆,他就會變成藝術家,但是畫家要成為真正的藝術家,是要多少的萃練、磨難、辛苦與付出。

「他的畫,有時候像狂風驟雨,有時候像雨過天晴,有時候像野獸,有時候又很浪漫」,他說,很開心,上帝給他一枝筆,他竟然能在短短的時間創作出這麼豐富的作品,這是一般畫家做不到的事。

  • 何宗烈的作品希望之光,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記者張忠義攝)

    何宗烈的作品希望之光,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記者張忠義攝)

  • 何宗烈的作品聚,在形與色之外,展現自己的創意,形成獨特的風格。((記者張忠義攝)

    何宗烈的作品聚,在形與色之外,展現自己的創意,形成獨特的風格。((記者張忠義攝)

  • 何宗烈的畫,「有時候像狂風驟雨,有時候像雨過天晴,有時候像野獸,有時候又很浪漫」。(記者張忠義攝)

    何宗烈的畫,「有時候像狂風驟雨,有時候像雨過天晴,有時候像野獸,有時候又很浪漫」。(記者張忠義攝)

  • 何宗烈喜歡油彩在畫布上的碰撞與堆疊,有如人生道路上的各種驚喜,沒有什麼不可能,又是什麼都有可能。(記者張忠義攝)

    何宗烈喜歡油彩在畫布上的碰撞與堆疊,有如人生道路上的各種驚喜,沒有什麼不可能,又是什麼都有可能。(記者張忠義攝)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