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蘇花高爭議 蘇謝槓開了

    2007/04/15 06:00

    〔記者王貝林、彭顯鈞/台北報導〕民進黨總統初選首場政見會,謝蘇兩位前後任閣揆,針對蘇花高預算爭議,兩度在場中交鋒,火花甚至延續至會後。謝長廷強調自己未編過蘇花高預算,質疑蘇揆「要用功」;蘇則批判謝不要「好的是自己,壞的我都有交代,下任才說好聽話」,不敢負責怎麼當總統。

    謝指沒編預算 要蘇用功

    蘇謝在政見發表時,就已針對樂生療養院交火,對經濟發展與古蹟維護孰輕孰重,彼此詰問。在答覆提問時,戰火延伸到蘇花高、生態保育與經濟交通發展抉擇問題。蘇強調,蘇花高是過去政院就編好預算,經立院通過、總統公布,他任內反沒編任何預算,還送去做環差分析。

    謝長廷回應說,他根本沒編預算,而是前任游院長曾編卅億元,但他沒用,還提出九百億的東部領航計畫替代方案,讓東部民眾不吃虧。

    蘇貞昌在答覆下個提問時,再度砲火猛烈質疑謝,「不要選舉時就『好的是自己,壞的我都有交代』,這樣人家會笑,要做總統的人,不能這麼不敢負責,這樣子教陳總統情何以堪」。

    對於謝說的替代案,蘇表示,謝只講過一句「東部領航計畫」,但此後半年一直到謝下台,從沒定過案,也沒編預算。

    謝長廷則回應說,蘇「好像要激發我與陳總統的對立」,他真的沒編預算,三十億不是他編的,「這要用功」。

    謝在結辯時,揶揄蘇頻頻抱怨上任院長留麻煩給他,其實其中有好也有壞,因為蘇的政績文宣中,提到的高鐵、雪隧,其實游錫堃與他都有功勞,現在卻都變成蘇的政績,「我都無怨言」。

    蘇反批有人下任才說好話

    政見會後,戰火延燒場外。謝表示,蘇花高的事情被講了好幾天,所以特別要說清楚,希望大家了解,只要說清楚,「之後就沒事了」。蘇貞昌則對謝的「要用功」回應說,他說的是「任上有卅億元」,有人搞錯了。他並話鋒一轉,指「有人在任上沒有調整老農津貼,下任了才說好聽話!」對正名的事,有人上任第一次記者會就宣示,「沒有共識的先不做」,現在又說得很好聽。

    對蘇謝的猛烈砲火,游錫堃呼籲大家要有雅量;呂秀蓮則認為沒關係,不要以為民進黨這麼脆弱。


    蘇花高案 吵了十多年

    〔記者鄒景雯/台北報導〕蘇花高到底該不該興建?這是個歷經國民兩黨十多年討論的公共政策問題,最近突然成為「新」議題。

    早在一九九○年張建邦擔任交通部長時,就規劃將蘇花高列為環島連線的重要建設,政黨輪替前,環保署有條件的通過環境評估。民進黨執政後,因財政因素暫緩興建,直到二○○二年,陳總統考量地方要求興建聲浪,因此宣布在次年動工。

    游錫堃內閣在二○○三年於院會通過蘇花高為新十大建設之一,除了核定計畫並編列預算,分年逐編八十五億餘元,且先動工後再停工。謝長廷接棒後,任內確實留有游內閣編的三十億元預算,曾經動用,但謝任內未再新編,不過也未宣布終止計畫。

    葉菊蘭談話 引燃戰火

    謝長廷對於此一爭議,也曾經分別有側重經濟與環保比重不同的話,他曾在二○○五年十一月為盧博基助選時表示,蘇花高在游內閣時早就編列預算準備興建,若不堅持路線變更的配套,根本不必做環境差異分析。

    這個老議題翻新係游內閣時代的副閣揆葉菊蘭在十一日中國時報的一篇專訪所引發,並成為當天下午民進黨中常會的發言內容,前行政院長謝長廷當場進一步申論,引發黨內論爭。

    至於葉菊蘭同時提到的樂生療養院問題,目前捷運的路線是在一九九四年國民黨時代核定的,當年的北市長與北縣長都沒有異議,蘇貞昌則是在一九九七年才擔任縣長,游內閣與謝內閣時代都曾經發函給台北市政府表示「這屬於地方政府的職權」,對於捷運路線及樂生僅保留四十一%的問題並未介入,也未表達異議。

    樂生問題引起交通與文化孰重的論辯後,蘇內閣經過學習,日前已經做成捷運如期通車,樂生保留九十%,增加成本由中央吸收的新決議。

    雪山隧道的興建同樣歷經多位院長,去年終於通車時,蘇內閣特別邀請歷任院長前去「試車」,並由蘇貞昌擔任駕駛,公開表達對前任院長接力攜手的敬重。


    謝游呂扶弱 蘇給大溫暖

    傅立葉問:民進黨在整體宏觀的社會政策上,有沒有核心理念或路線?為實踐此理念及路線,二○○八年若成為總統,最優先要推動的政策方案是什麼?

    謝:建立社會安全體系

    謝長廷:民進黨核心理念經多年濃縮,我整合為四大優先,其中社福就是弱勢優先,提出經濟成長「黃金三角形」理論,即經濟成長、社會公義、環境人文要成等邊三角形同步成長,經濟成長後社會公義要隨之成長,分配給誰很重要。

    今要建立社會安全體系,依民進黨價值就是要趕快通過國民年金法,這是社會正義問題。第二是健保,還有兩百七十萬人待納入,現在是自由經濟,但競爭沒成功的人要能活得有尊嚴,這就是核心價值。

    其他弱勢優先理論,如稻米收購價二十元、計畫收購、輔導收購價十八元,十六年沒提高,農民如何生活?我快卸任時要求農委會提高,但迄未提高,要趕快做;另也撥四年四百億修老舊教室,這是弱勢優先的落實。

    游:進一步推動幸福經濟

    游錫堃:黨綱明載公平開放的社福,這就是黨的基本價值。民進黨應致力照顧弱勢族群,伸張社會正義。過去我任閣揆,配合總統政策,為社會弱勢做很多,包括建立社會安全網,還完成國民年金法草案,但送到立院逾四年迄未通過,當初擬定月領國民年金七千五百元,現在應提高至一萬元。

    未來為讓台灣成為正常國家與幸福社會,應進一步推動幸福經濟,包括知識經濟、美學經濟、福利經濟、綠色經濟及社會公義的建立。

    如果這些內容落實,台灣未來才能幸福發展。為建立健康的生活環境,我也推動勞退新制。

    農漁民部分,也推動農漁民的子女教育助學金等具體政策。

    蘇貞昌:社福政策就是希望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公平正義、溫暖所在。在陳總統領導下,政院一棒接一棒,都竭盡所能的做,有些是新狀況,有些是我們必須量力而為。

    蘇:公平正義、溫暖所在

    台灣社會已成高齡社會,現在全台有二百二十九萬位六十歲以上老人,失能老人逾廿萬人,我從今年開始推出十年長期照顧計畫,就是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也不讓媳婦、家人有那麼重的負擔。

    照顧老人本身也是個事業,不一定通通是用外籍看護。訓練社區媽媽就多一個工作機會,這部分就有八萬三千個工作機會,整合起來就是長期照顧計畫;另外像幼童照顧,在「大投資、大溫暖」中做相當多的套案,要讓社會上很多人受到照顧。

    在全球化、科技發達時,很多人因社會變化,變成新貧、近貧,這些人如何照顧好,民進黨寫政策時,沒看到這樣的情形,但政院看到了,現在從這些面向來做,因此給婦女小型貸款,讓她能有站起來的機會,由政府出資幫忙,讓她可以有跟人家平起平坐、照顧家庭的機會。

    呂:轉化成創業契機

    呂秀蓮:產業分工造成貧富懸殊和失業,知識科技時代,數位落差加劇貧富懸殊。還有現在非常快速呈現的人文危機,包括人口高齡化、少子化,倒金字塔型人口時代的來臨,確實帶給政府嚴厲挑戰。如何因應新的人文危機,福利政策不能只是消極救濟,而要把所有照顧弱勢的事情轉化成創業契機,這就是積極照護的福利政策,是明年國家領導人須體察到的。

    我們要讓一些待業、失婚婦女可有效的幫助另一群人,因為愈來愈多的老人、課後的小朋友需要有人來關心,因應安養、安心、安居,我們推出了「好管家計畫」,有六萬八千位婦女投入這個新市場,明年盼能達到十萬目標。感謝女性副閣揆蔡英文全力配合,也感謝總統全力支持。

    這是個新的世代,家庭功能式微,政府和社會必須承擔更大責任。不能一直靠預算,可以用企業經營方式,讓民間來參與社會關懷和照護工作,這是個好議題,也是我們須面對的功課。(記者王貝林)


    文化與古蹟 四人抒己見

    陳儀深問:二○○八大選投給民進黨、國民黨有何不同?如當選將如何處理與財團關係?週末包機等對中政策,如何有效管理?剛有人提到「喬國會多數」,要如何喬?七成、八成的國民意識如何達成?

    蘇:保存古蹟一步步做下來

    蘇貞昌:我認為投國民黨就是投終極統一,投民進黨就是認為我們現在就是個主權獨立國家。政策是整體的,要做好應多所評量,像大眾交通便利是一個價值,生態保育、文化古蹟也是一個價值,做領導人要有能力平衡這兩個價值的能力,當經濟發展與環保古蹟不能並存時,當然應選環保古蹟。

    我在屏東種樹百里,台北縣保存三峽老街、做十三行博物館,一步步做下來。

    蘇花高是在以前政院就編好預算,還經立院通過、總統公布,一直到我這一任反而沒編預算,同時送去做環境差異評析;只要環境評估不能過就不做,陳總統、民進黨、法律的規定也都是這樣,這些環評委員都是專家學者,期待他們依法律、專業知識來評量,如果評估不符環境評估的要求,我就決定不做蘇花高,我來負這個責任,不會再把它交給下面的人。

    經濟發展要顧及整個台灣,要如何以台灣的主體性、政策的主動性,深耕台灣,向中國市場賺全世界的錢;個人一向強調貫徹力、執行力。

    呂:四生共榮的新核心價值

    呂秀蓮:三點回應陳教授。

    第一,國民黨反省不足,譬如黨產還有六百八十五筆不當取得土地,並沒有還給人民。第二,民進黨改革還沒有完成,如果明年讓國民黨奪回政權,國共歷史恩怨情仇會繼續糾纏不清,只有讓民進黨來落實國家正常化。

    我們可以公開宣布,台灣跟中國無冤無仇,是遠親也是近鄰,不應該有戰爭。本人大膽提出,兩岸領導人應做好兩岸和平共存;在全球產業分工趨勢下,要善盡優勢,讓產業作分工。

    更重要的要提倡「生產、生態、生活、生命」四生共榮的新核心價值。永續經營台灣將是今後重大政策決策前的優先考量。大家面臨新挑戰,強大的國民黨準備復辟,而民進黨執政八年必須要有更多的信心、更高的願景,讓人民繼續對民進黨有信心。

    對於財團,須再深度檢討,用更大魄力、決心跟良好的制度,告訴人民財團是必要的,但財團發展也必須符合全民福祉、公平正義。我們不希望再有弱勢族群存在,必須用新思維,各種福利政策,要讓所有弱勢照顧成為新興事業,讓人人參與。

    「生產、生態、生活、生命」四生共榮將是本人如果有幸服務台灣的最高施政核心。

    游:在宜蘭縣推動文化立縣

    游錫堃:二○○八大選就是認同、改革與公義三個對決。民進黨站在正確、進步的一邊,堅持改革、認同台灣、伸張公義,我認為民進黨一定會贏。

    有關蘇花高,若不是我在閣揆任內宣布停工,並送至二次環評,也就是所謂環境差異分析,現在可能早就施工。我在宜蘭任縣長時也是環保立縣,第一個全國水鳥保護區就是在宜蘭,反六輕、反火力發電也是在宜蘭。

    有關樂生,我在宜蘭縣推動文化立縣後,很多縣市也向宜蘭學習。樂生既然是古蹟,又是全世界唯一,如果消失,將是人類文明共同損失,本來就應進行保存。

    對百分之八十民意才要做的事情,我剛才已講過,假如我當選總統,一定要引導人民走向正確道路,邁向正常國家。

    台灣經濟須靠貿易,不可能不與全世界經貿往來。但也要有經濟戰略,那就是深耕台灣、佈局全球。在此戰略下,中國固然是全球佈局的一部份,但絕對不等於全世界。所以,確保主權與安全的原則下,才可與中國往來。

    謝:發揚文化等核心價值

    謝長廷:陳儀深的問題其實是在問本土政權有什麼價值,一、捍衛台灣主權獨立的現狀,保護台灣不被中國併吞;二、發揚我們的核心價值,例如蘇花高、文化、弱勢照顧、社會公平。剛提到高科技未繳稅,其實我當院長是史上第一個通過增加稅的法規,大家說社福要擴大,錢從哪來?沒人敢課稅,但我敢,最低稅負條例是我通過的。

    蘇花高是有爭議沒錯,贊成建的也很多,但面臨抉擇時要很清楚。蘇院長說我編預算,他十二日對媒體說我編卅億,其實他沒仔細研究,我根本沒編預算,前一任游院長編卅億我沒用,我是提出九百億替代方案。今天發生問題,主要是去年十一月蘇院長去花蓮時說,他非常支持興建蘇花高,希望能參加動工典禮;蘇花高不是要不要建,而是何時建的問題,這才引發社會討論。我任內未編、未使用預算,很清楚提替代方案,把錢拿來用東部領航計畫,讓東部民眾不吃虧。

    有效管理很簡單,法令要鬆,執行要嚴,現在是相反所以做不好,如何深化台灣主體意識,要讓世界成為台灣的世界,多辦活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台灣意識就會不斷深化,教育當然是最根本的。(記者邱燕玲)


    駁斥統一論 同中仍有異

    羅致政問:台灣前途應由兩千三百萬人決定,但總統也要講清楚要把台灣帶往哪裡?如果統一不是你們的選項,對岸以你拒絕統一不與你談判時,如何展開兩岸政治談判與協商?國際區域整合讓很多民眾擔心台灣遭邊緣化,你有何具體的政策與目標不讓台灣被邊緣化?

    游:廢除台灣前途決議文

    游錫堃:我反對統一做為台灣前途的選項。台灣是民主國家,與中國是一邊一國,根本沒有統一問題,且與中國統一就是被統,台灣成為港澳化、國民平均所得被拉低,變成中國的一省,我絕對反對統一選項。

    我希望台灣回歸民進黨核心價值,建立一個主權獨立的台灣共和國。我主張檢討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並加以廢除;民調有近七成民意認同台灣,應回歸主流民意,建立主權獨立的台灣共和國。

    中國崛起後,軍事、經濟、政治影響力大增。台灣在全球戰略必須先有亞太的戰略,才有對中國的政策。應支持美日同盟,並與世界民主社群多交往結為民主同盟。外交作為應善用我們的戰略價值,善用民主價值,引進民間活力。

    蘇:台灣前途人民決定

    蘇貞昌:逾九成人民覺得前途應由二千三百萬人決定,我有信心台灣人民絕不會選統一,我也反對選統一;不過我也尊重民主程序,任何決定都應尊重。

    若我有幸做台灣領導人,一定大大建立對台灣價值的認同,認識台灣、尊重台灣、以台灣人為榮,台灣價值絕不容打折扣。至於經貿就是全球佈局,拓展經濟貿易實力,讓人民走遍全球、提升經濟力、競爭力,並推動與美國簽自由貿易協定。

    剛剛謝前院長特別講到蘇花高,我還是要講,不要把七年來一棒一棒接的行政院,到選舉時就變成「好的是自己,壞的我都有交代」,要做總統的人,不能這麼不敢負責,教陳總統情何以堪。

    七年預算編在那裡,每年一棒接一棒,若不要做就別編、別定案;預算編在那裡,須環評就環評,我到花蓮也講要環評通過才能做,這就是擔當、責任。

    謝前院長說有替代案「東部領航計畫」,我真的去查,當年八月二日謝前院長有講過這樣一句話,此後直到他下台,從未定過案,也沒編預算;若說預算是前任編、後任接,我上任時,去年一年的預算都是謝編的,也沒此預算,到我現在才要編花東的永續發展方案。

    謝:若要統一 可去中國

    謝長廷:蘇院長提到陳總統,好像要激發我與陳總統對立。我真的沒編預算啦,不要一直說我編,三十億不是我編的,這要用功。

    現在民意成熟,連馬英九都說台灣前途尊重台灣人民決定,我們與馬不同就是,我們這票投獨立,他投統一;統一是很奇怪的理論,若要中國統治的,現在就可去中國了,留在台灣的大都是不要被中國統治的。

    現在民意有七十%認同是台灣人,為何我們選票只有五十%?二十%差距主要是有人對未來風險不安,這要溝通、深化、包容,讓認同台灣的人認為台灣是命運共同體,不會認為遭排斥,七十%認同台灣的就可轉為對我們的支持。

    經濟方面,台灣愈自由化,外交困境就愈不成障礙,對世界開放,變成自由國,與美國保持民主社群的戰略夥伴關係,加強與日本的關係,外交困局才不成障礙。

    呂: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

    呂秀蓮:二十九年前,本人寫了一本「台灣的過去與未來」,二○○四年寫了一本「台灣的大未來」,不久前又出版了「世界的台灣」。

    一九九六年三一八那天,台灣有投票權的國民行使選舉總統之權,不論當時是投給誰,大家都以行動確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

    現在還討論統獨,實在浪費時間,我們要明確向全世界及中國領導人講清楚,台灣四百年史與中國的關係只有一部份,台灣四百年史其實與世界關聯最大,用世界新時空座標來開展台灣。

    目前還有一百多國沒跟台灣建交,大家應爭取朋友。不過,台灣應放棄金錢外交,而以台灣發展經驗來向全世界宣揚,也就是我強調的柔性外交。

    就在圓山飯店三年前我們正式成立民主太平洋聯盟,有太平洋廿八個國家的總統、副總統和優秀的國會議員參與。台灣已柔性崛起,我們GO!GO!GO!(記者蘇永耀)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焦點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