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方指揮開拆!新竹縣農地違建 強制執行剷除


新竹縣政府今天開始,正式強制執行拆除被檢方列管的農地上鐵皮屋。(記者黃美珠攝)

2018-08-10 21:12

〔記者黃美珠/新豐報導〕新竹縣被檢方列管、7件在農地上做工廠或住宅使用的鐵皮屋或其他違建注意了!縣府的第一波強制執行拆除動作今天已在新豐啟動,後續將持續進行到本月底。檢方直言,被列管者若心存僥倖,要透過各種管道「逃生」,就算縣府因民眾陳情而有壓力,檢方會直接接手,以起訴行為人且併向法院聲請沒收後,由檢方執行科接手剷除工作。

不過,司法實務界另有看法認為,農地回歸農用是對的,違建也確實該拆。但執法必須依法,唯有堅持住程序正義,才能保障到實體的正義。

某「被列管」違建戶委任的律師直言,近日有代當事人提起訴願,依法行政機關就該停止執行。而要求暫緩拆除不代表就是不拆,只是讓當事人能有依法主張相關權利,獲得真正了解且面對應負法律責任的機會。

他說,檢察官的職權在犯罪偵查,不在拆除違建。所謂「被列管」的案件其實都是既有違建物,不是有致生公共危險,或有立即性危險得即報即拆不可的問題。

檢方透過密集傳訊、多次當庭逮捕且交保的手段,對付坦承犯行又沒有逃亡之虞的同一當事人,不無有利用強制處分達到強制拆除的目的,恐有「違法偵查」之嫌,值得商榷。

今天在隆隆的怪手、吊車等重機械作業聲中,第一個被強制執行的當事人李姓婦人看著10年前搭蓋的60坪鐵皮倉庫就此化為廢鐵,忍不住掩面痛哭,還一度踉蹌、哭彎了身子。她抗議說,「土地早被污染、不能耕種,我違法使用土地沒錯,但絕對沒有破壞國土!」

她說,她是德國太陽能設備的代理商,10年前尋找倉儲用地來到新豐。當時貪圖農地便宜外,也因農地底下早被掩埋很多醫療廢棄物,才會買下搭蓋做倉庫。

她問,「已經污染了的農地還能種什麼?」還說這塊農地抽出的地下水迄今都還有一股酒精味。

承辦檢察官強調,太多人心存僥倖炒作農地,讓農地無法正常使用。檢方並不是沒有給被移送法辦的行為人補正機會。在偵查中,只要當事人承諾自行拆除,都可以獲得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

但很多人以拖待變、甚至不乏想利用選舉逼近而心存僥倖,以為陳情就能獲得法外開恩、免去拆除。

新竹檢方從移送資料發現,前述7件農地違建鐵皮屋早被列管,所以要求縣府提出強執期程,縣府原回覆將在本月底前完成,後來因有4件當事人陳情,且經查後發現主要是民居,所以優先執行3件單純在農地上做工業使用者。

檢方說,正式執行前,前述4件當事人透過陳情且委任律師訴願,但是訴願不影響強執繼續進行。

再加上這4件幾乎都是跟別墅無異的豪華違建農舍,被查報也至少有1、2年之久,並非單純的民居,所以認為非強執拆除不能殺雞儆猴,一旦縣府因壓力不能執行,檢方就將起訴且併向法院聲請沒收,自己動手強制拆除。

相關影音

  • 前,還把可以拆卸的窗戶先拆下,減少李婦損失。(記者黃美珠攝)

    前,還把可以拆卸的窗戶先拆下,減少李婦損失。(記者黃美珠攝)

  • 新竹縣政府正式強制執行拆除前,還把可以拆卸的窗戶先拆下。(記者黃美珠攝)

    新竹縣政府正式強制執行拆除前,還把可以拆卸的窗戶先拆下。(記者黃美珠攝)

  • 被強制執行拆除違建廠房的李婦(中)看到整個鐵皮倉庫化成一堆廢鐵難過得掩面痛哭。(記者黃美珠攝)

    被強制執行拆除違建廠房的李婦(中)看到整個鐵皮倉庫化成一堆廢鐵難過得掩面痛哭。(記者黃美珠攝)

  • 李婦看著自己農地上的鐵皮倉庫化為廢鐵,難過得掩面痛哭失聲。(記者黃美珠攝)

    李婦看著自己農地上的鐵皮倉庫化為廢鐵,難過得掩面痛哭失聲。(記者黃美珠攝)

  • 在檢方強力監督下,新竹縣政府今天開始,強制執行拆除農地上做工廠使用的鐵皮屋。(記者黃美珠攝)

    在檢方強力監督下,新竹縣政府今天開始,強制執行拆除農地上做工廠使用的鐵皮屋。(記者黃美珠攝)

  • 李婦看著自己農地上的鐵皮倉庫被強制執行拆除,難過得掩面痛哭失聲,腳下一個踉蹌差點站不穩。(記者黃美珠攝)

    李婦看著自己農地上的鐵皮倉庫被強制執行拆除,難過得掩面痛哭失聲,腳下一個踉蹌差點站不穩。(記者黃美珠攝)

  • 李婦(左)看著自己農地上的鐵皮倉庫被強制執行拆除,難過得掩面痛哭失聲,腳下一個踉蹌差點站不穩,需要旁人扶持。(記者黃美珠攝)

    李婦(左)看著自己農地上的鐵皮倉庫被強制執行拆除,難過得掩面痛哭失聲,腳下一個踉蹌差點站不穩,需要旁人扶持。(記者黃美珠攝)

  • 新竹檢方強調,其他縣府還沒拆除的農地上違建鐵皮屋,起訴後將向院方聲請沒收,由檢方執行科繼續強制執行拆除。(記者黃美珠攝)

    新竹檢方強調,其他縣府還沒拆除的農地上違建鐵皮屋,起訴後將向院方聲請沒收,由檢方執行科繼續強制執行拆除。(記者黃美珠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