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烏克蘭歐委會主席:俄烏戰爭結果會影響台灣 感謝譴責俄羅斯

    烏克蘭國會歐盟融合事務委員會主席伊凡娜。(彭博)

    烏克蘭國會歐盟融合事務委員會主席伊凡娜。(彭博)

    2022/04/11 20:34

    〔中央社〕「俄烏戰爭的結果絕對會影響台灣。我們必須勝利,讓所有人都有機會走自己選擇的發展道路」,烏克蘭國會歐盟融合事務委員會主席伊凡娜告訴中央社記者,並感謝台灣譴責俄羅斯、援助烏克蘭。

    49歲的伊凡娜(Ivanna Klympush-Tsintsadze)曾在非政府組織、智庫和媒體任職,並在2016至2019年擔任副總理,主管烏克蘭與歐盟和跨大西洋夥伴的關係,包括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互動。擔任副總理期間,她經歷兩任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和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

    俄羅斯2月24日全面入侵烏克蘭,在各地造成人道災難。近日布查鎮(Bucha)平民遭屠殺的駭人景象引發國際撻伐,但事實上並未出乎烏克蘭軍方和安全單位意料,也呼應俄軍自蘇聯時期乃至車臣、敘利亞戰爭的作戰文化。

    此外,根據被攔截的俄軍通聯內容,在戰區洗劫平民不僅普遍被視為理所當然,也是「慰勞」士兵及其眷屬的方式。親友甚至會「點菜」,要求官兵自烏克蘭運回特定物品,包括洗衣機、馬桶。類似的情況也可見於2008年俄羅斯侵略喬治亞期間。

    伊凡娜近日在基輔(Kyiv)接受中央社視訊採訪時說:「這些人實在不可思議。他們帶走地毯、電視、手錶、黃金,盡其所能地拿,然後從白俄羅斯寄回俄羅斯。」

    她認為,雖然帶頭的是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俄羅斯民眾需為戰爭負起集體責任。「我可沒看到大量俄羅斯民眾上街抗議。我知道他們害怕被逮捕、失去工作,那又如何?我們的人每天都被殺。」

    她同意記者的假設,若普廷如願在開戰後數天內拿下烏克蘭,俄羅斯社會反侵略的聲音恐怕會比現在更微不足道。她說,絕大多數人「將慶祝偉大勝利」,同胞死傷則不值一提。

    俄羅斯不存在真正獨立、不受當局控制的民意調查機構,受訪民眾「憑風向給安全答案」也是常見現象。不過,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Savanta ComRes等俄羅斯國內外機構執行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在戰前及戰爭頭幾天,超過5成俄羅斯民眾支持當局的對烏方針,包括應出兵「防止」烏克蘭加入北約、獨立的烏克蘭民族不具存在的正當性。

    莫斯科近10餘年來持續加強宣傳不同意「俄烏一家親」的烏克蘭人是威脅俄羅斯生存利益的「納粹分子」、烏克蘭這個國家於情於理都不該存在 。

    「西方文明社會宣揚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價值,如今站在前線拚命捍衛這些價值的是烏克蘭。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新納粹恐怖主義政權。我們必須獲得足夠支援阻止它,否則將有下一個國家受害。」

    伊凡娜呼籲西方提供烏克蘭需要的所有武器、加大制裁俄羅斯力道、擴大對烏克蘭的財政和人道協助。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澤倫斯基的激昂演說與烏克蘭軍民的英勇抗敵表現廣獲各國盛讚,烏克蘭至今仍未自盟友爭取到需要的所有種類武器,西方目前仍避免提供攻擊性武器。

    伊凡娜指出,就烏克蘭的情況而言,區分「防禦性」和「攻擊性」武器缺乏意義。她說:「我們要求攻擊性武器不是為了攻擊俄羅斯本土,而是為了把俄羅斯趕出我們的領土。只有防禦性武器遠不足以讓我們恢復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

    北約、聯合國遲未軍事介入,也引發部分專家批評。伊凡娜說,根據往例,對於發生在非成員國境內的戰事,北約軍事介入的前提往往是取得聯合國安理會授權,但現在的情況史無前例,擁有否決權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俄羅斯自己就是侵略者。伊凡娜認為,目前有兩個方案可考慮,但都需要時間運作。

    第一個是透過聯合國大會授權北約行動,另一個是北約內部取得共識軍事介入。不過,伊凡娜說,俄羅斯過去數十年來可沒閒著,大量運用金錢等資源影響、培養不同國家的官員和政治人物,讓他們成為「普廷之友」,進而提高北約、歐盟成員國形成共識的難度。

    德國、法國2008年拒絕讓烏克蘭和喬治亞參加北約的「成員國行動計畫」(MAP),伊凡娜說,「這是我們現在被迫承受戰爭的原因之一」。

    西方有個常見論點是為維護區域和全球安全,應避免挑釁俄羅斯。實務上,這個觀點多年來讓西方實質默許俄羅斯給自己劃定毫無國際法基礎的「勢力範圍」和「歷史疆域」,縱容莫斯科以「自我防禦」為藉口,出兵或干涉周邊國家內政。

    相關說法已多次獲證明經不起事實檢驗:喬治亞2008年春天申請參加北約MAP遭拒,當年8月就迎來俄軍壓境,至今仍有20%領土被占領;在2014年克里米亞半島(Crimea)遭俄羅斯併吞、隨後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s)遭軍事占領前,烏克蘭仍是中立國,多數民眾對加入北約仍有疑慮。

    一如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等熟悉俄羅斯思維的人士所主張,21世紀給人類的關鍵教訓就是:呼籲不要挑釁,就是引誘俄羅斯發動侵略。同樣道理也適用西方各國自俄烏戰爭爆發前即一再透過聲明以及自基輔等地撤出外交與軍事人員等實際行動表態,不願與俄軍正面衝突。

    事實上,儘管西方如今展現空前團結,部分智庫專家及烏方消息人士指出,基輔至今仍得面對來自西方「規勸」與莫斯科妥協的壓力,大量平民慘遭俄軍虐殺更讓妥協派的主張顯得合理。但過往經驗顯示,對莫斯科而言,人道災難不僅是對敵人的集體懲戒,也是提高談判籌碼的手段。

    記者詢問,是否擔心烏克蘭在取得勝利前就被迫妥協,伊凡娜沉吟了一會兒說:「西方看到烏克蘭人民的勇氣與決心。至於烏克蘭該接受什麼樣的妥協,這當然不是西方說了算,也不該由他們討論。我希望西方國家的每一個人終於懂得尊重烏克蘭作為主權獨立國家,自主作決定的權利。」

    伊凡娜強調,烏方也不會接受所謂的中立化方案,「今天接受中立,明天就等著被奴役」。她提到,修改憲法並正式放棄加入歐盟和北約的國家政策目標,這對烏克蘭國會議員來說將無疑是政治自殺、絕對會遭遇強烈民意反彈。

    莫斯科一向對其他國家「意志軟弱」的跡象十分敏感。伊凡娜說,中立化只會引誘俄羅斯持續進犯,並讓莫斯科有操作空間,迫使烏克蘭接受俄方的遊戲規則以及俄方認定的「正確道路」。

    「俄烏戰爭的效應是全球性的」,伊凡娜說,台灣也無法置身事外;她期待,烏克蘭的勝利將給下決心走自己所選擇道路的人帶來希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國際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