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軍師團〉這一回 愛情輸了
列印


2016-11-23

都說真愛無敵,但在殘酷的現實環境面前,有時,愛情也有周轉不靈、被迫投降的時候。

距離 隔開了兩顆心

文/風

以為情比天高,比鑽石堅定,最終卻證明了愛情根本敵不過距離的隔閡,淡了就是淡了,發現時連挽回都已來不及。

那年,我因考上研究所而南下就讀,她則選擇就業,說北部工作機會較多,而決定留在台北,我沒有反對,畢竟這是事實,當下的我看起來沒任何不悅與不捨,她還逗趣地說:「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怎麼沒有任何不捨?」我笑了出來:「就是因為相信,才沒有反對。」那時的我真的認為這幾年累積的感情怎麼可能因為距離而變淡或者分手,那不過是感情不夠堅定的人捏造的藉口。

然而分隔兩地後,問題慢慢浮現,學生根本沒甚麼錢――距離不是愛情最大敵人,金錢才是。生活要錢、北上交通要錢,我漸漸地減少了北上的次數,天真以為每天用電話陪陪妳說話,感情就能跟以前一樣依舊濃烈。是我太小看了距離帶來的影響,沒發現感情從漏斗裡一點一滴地流逝,再者,妳公司裡的蒼蠅黏著妳,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對這句話我有了深刻的體會。

等到我注意時,妳早已經回不了頭。那是我最後一次為了妳北上,妳在電話那頭說得支支吾吾,希望我北上說些事情,我聽出有異,但沒想到的是……分手。妳只是說了聲:「對不起,不愛了。」我癱坐在咖啡廳裡的椅子上,對面的妳,道歉說完沒有多留一下,快步地離去,坐進一輛白色轎車。那一瞬間,一股衝擊直撞入心底,一種說不出的痛,那杯為妳點的拿鐵還是熱的,我們的愛卻已如煙散去。

最後 還是輸給了時間

文/Bin

久了,淡了,這是每對交往比較久的情侶都會面臨的難題,有人2年,有些3年,而我則是6年了才明顯感到淡了。

「還愛著妳嗎?」我捫心自問,心底最深層裡確確實實還是愛著,但躍出底層,更多的是問自己「還走得下去嗎?」的聲音。6年裡,從熱烈到平淡再到冷淡,後來約會時,話不再多,總是靜靜地做著自己的事情,愛情淡了,或者應該說,已經沒了。

心動是一種情緒,希望對方無時無刻想著你,一種想要攜手走到老的感覺。但兩人在一起久了,通常都會走進下一個階段,而這便是我們兩人之間出現的問題,心動因歲月而褪色,卻沒因時間的積累成長定心,那便是走到了盡頭。

我們兩個人都很理性,或許她還多了一點感性,對分手早有了一定的設想,只是誰要先開口?最後是我開了口。理性的我們那天很淡定,情緒沒有任何起伏,彷彿事先說好了似的。她,眼眶微微泛紅,但,眼淚始終沒掉下來,是理性還是堅強,我不確定。

分手好長一段時間了,不論是家人還是朋友都不停地問我們原因,淡了,這兩個字講不出來,不想讓其他人有更多的妄想。只曾經跟一位知己講過自己的想法,他淡淡地講出:「或許你從一開始就沒那麼愛她。」我輕聲笑了笑,因為最初的怦然心動已經忘記了,但我想我是愛著她的,至少心底是,只是不知哪個環節出了錯,沒有走進心定的階段。

門不當戶不對 斷了姻緣線

文/劉洪貞

其實,我是很不願意再次提起這件往事,因為這讓我有再一次不堪的感覺。

記得那年我才二十出頭,在公司認識了A君,他大我3歲,說話輕聲細語、認真工作,和我很談得來。或許是日久生情吧,我們認識2年後,成了男女朋友。

甜蜜的日子似乎過得特別快,3年過去了。某天他告訴我,10月初的第1個週末是他媽媽的生日,他希望我能去他家一起幫他媽媽慶生。幾經掙扎,最後我答應了這個邀約。

第一次去對方家,又是幫他媽媽慶生,我想,總要準備一份禮物。我找他商量,看看送甚麼比較好?他說:「妳能到我家,我媽高興都來不及,不用送禮物啦!」

雖然他這麼說,但我還是覺得空手去很沒禮貌,最後就選了一件毛衣和一個蛋糕。

那天剛走進他家門,他父母都很開心,親切地招待我。用過餐後,他媽媽拉著我坐在她身邊。開始對我進行身家調查,我告訴她,我來自南部的鄉下,沒念甚麼書,父母是種田的,家裡只有兩分地,有6個兄弟姊妹……。

當她聽到我的回答,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沒有再和我說甚麼。已記不得那天我是怎麼離開他家的。第2天,A君看到我,一開始很尷尬,不知要說甚麼?倒是我先開了口,我說:「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你媽媽或許有她的想法,我沒關係的。」我把話說完就離開了。

他急著追上來,很激動地表示,給他一點時間,他會跟父母好好溝通。後來又過了1年,我看他總是對我敷衍了事,他的表現讓我心力交瘁,因為我看不到希望,想跟他走下去卻又覺得心灰意冷、寸步難行,最後,我告訴自己,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於是跟他徹底了斷了這段注定沒有結果的愛情。

  • (圖/徐英祥)

    (圖/徐英祥)

  • (圖/徐英祥)

    (圖/徐英祥)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