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好心同學 揹玻璃娃娃滑倒 致死判賠

    2005/08/25 06:00

    〔記者孫友廉╱台北報導〕就讀台北市景文高中二年級的玻璃娃娃顏旭男在校內跌倒致死案,高等法院昨天下午宣判民事求償案,出現大逆轉,合議庭認為,學校未顧及顏生是身心障礙,進而設置安全設施,而好心揹顏行進卻在樓梯跌倒的陳姓同學,也疏於注意,因而廢棄一審判決,改判景文高中、陳生以及陳母敗訴。

    高等法院判決景文高中、陳生及其母須賠償顏父192萬3528元、顏母141萬4508元;全案仍可上訴。

    親自前來法庭聆判,顏旭男的哥哥、同樣罹患先天成骨不全症的顏凡韋,昨天感謝法官明察秋毫,讓案件終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純屬好心 竟判敗訴

    如今已從景文高中畢業,就讀二專的陳姓同學則表示,發生該意外,他十分難過,當初純屬好心要幫助同學;陳生的姊姊則拒絕採訪,希望外界不要再打擾他們。有關陳生涉及過失致死部分,少年法庭裁定交付法定代理人嚴加管教確定。

    「玻璃娃娃」顏旭男為景文高中資料處理科二年二班學生,89年9月13日下午1時40分,該班上體育課,由於下雨,變更上課地點至謙敬樓地下室;原本不用上體育課的顏生在同學詢問下,表示願意前往,由陳生揹負下樓,卻由於樓梯地板濕滑跌落,導致顏生頭部、顱骨破裂以及四肢多處骨折,送醫急救不治。

    老師校方 一同被告

    傷痛不已的顏旭男父母不滿學校處理態度,除提出刑事告訴,也要求景文高中、楊姓班導師、白姓女體育老師,以及陳姓同學與其母親等5人,共需賠償734萬多元。

    高等法院民事庭判決指出,顏生是依肢體障礙特殊學生等程序申請入學,加上個人資料,顏生瘦弱矮小外型,需以輪椅代步等等,學校以及陳生都應知顏生為「玻璃娃娃」。

    但學校卻未依特殊教育法等規定,設立任何無障礙設施,如直達地下室的電梯,或給予個別化體育教學等,另陳生雖出於熱心好意,卻未盡注意義務,判決景文高中、陳生以及母親須負起賠償責任。

    兩位老師 判無責任

    至於白姓女體育老師(法院已判無罪確定),合議庭考量白女並不知顏生要去上體育課,而楊姓班導師事發後有叫救護車,只是趕到學校的顏父有認知差距,決定自行送醫,因而仍判決白女、楊某兩人無需負責。


    校方VS.家人╱校:不知殘障 家:誇張謊言

    〔記者孫友廉、胡世澤╱台北報導〕「玻璃娃娃」顏旭男的哥哥顏凡韋,昨天由家人陪同到高院民事庭聆聽判決結果,對於判決結果獲得勝訴,相當欣慰,認為是法官明察秋毫,才讓案情撥雲見日。

    在加拿大的景文高中校長胡樹斌則表示,這件事真的沒道理,校方將等收到判決書之後,再討論賠償事宜。

    他說,平日負責照顧顏的孫同學當天請假,生長於單親家庭的陳易靖同學基於熱心,自願抱送顏生,事先經過顏生的同意,因天雨溼滑,以致兩人從樓梯滑落,陳同學發揮彼此照顧的美德,並不是故意摔倒,因為好意幫助別人時出意外,自己卻吃上官司,讓大多數學生都覺得不公平。

    也患有「先天成骨不全症」的顏凡韋表示,一審判決敗訴,讓他們對司法產生不信任,但每次開庭還是會想辦法出庭;他認為,弟弟莫名其妙過世,學校沒有給予合理的交代,只有事發時給家屬10萬元慰問金。

    外型特殊 一眼可辨

    顏凡韋認為,意外是可以避免的,畢竟事在人為,校方是可以預防意外的發生,對於校方等被告堅持不知道他弟弟是玻璃娃娃的說法,讓他們很氣憤,因為弟弟身高只有103公分、體重27公斤,瘦弱矮小,且平日都要以輪椅代步,與他近似,明眼人怎麼可能無法一看就知,說法令人無法接受。

    單親家庭 要付鉅款

    此外,校長胡樹斌表示,陳易靖平日與媽媽住在一起,陳媽媽再過幾年就退休,而顏生家人知道陳媽媽名下登記一棟房子,向校方及陳同學求償300多萬元,讓校方及陳同學覺得很遺憾。


    法外有情 判決無情

    記者孫友廉╱特稿

    玻璃娃娃摔跌致死求償案中,好心揹負顏旭男的陳姓同學,卻要承受賠錢的後果,從法律角度看,過失必須負責,這是法有明文,沒辦法的事,但賠多少,法官則有視狀況衡酌多寡之權。

    本案中,高等法院承審合議庭並未抹殺陳生的熱心好意、和幫助同學的心理,但法律顧及的是當天下雨,一般人已會注意樓梯溼滑,應小心行走,加上顏生又是個「先天成骨不全症」的玻璃娃娃,揹負他時,就應該更注意安全才是;而陳生卻在揹負他的時候不慎跌倒,對於應注意的義務,確實有些疏失。

    民法第223條條文也要求當事者替他人處理事務,要如同處理自己事務時,一樣投予同樣的注意,否則一旦有重大過失,一樣需負起責任。

    本案判決中還提及一段,顏旭男在發生意外後仍有一段時間意識清楚,與老師、同學交談,更一再要求老師切勿處罰陳姓同學,希望陳姓同學不要因此受罰…等等;加上顏生平日都由孫姓同學負責照顧,當天孫生正好請假,陳生自告奮勇,卻落得如此,實在讓人有法律層面外的另一種深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社會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