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姦辯稱去打草藥泥 法官說不管真假都要賠!
列印


2019-09-12 06:02

〔記者楊政郡/台中報導〕曾任台中市某區公所調解委員的吳男,與有夫之婦「賈娜」(化名)去年一起投宿某汽旅,賈娜老公「阿章」(化名)過來抓姦,事後無通姦證據而不起訴,吳男辯稱到旅館是去打草藥,絕無苟且之事。民庭法官說孤男寡女偕同前往汽車旅館,第一次聽說去打草藥,依社會通念對於男女去汽旅,卻都是往性行為去想,縱使被告兩人無性行為,也逾越一般男女社交,讓另一半沒面子,判吳男與賈娜連帶賠償5萬元。

本案原告與被告都曾是該區公所的調解委員,同事十餘年,也都各有婚姻,在地方上算是一時顯達。阿章懷疑17年來吳男與他老婆勾三搭四,不知去汽車旅館多少次了,去年雇請徵信社,終於在去年7月12日,掌握兩人中午就投宿南投縣某汽車旅館。

徵信社報信過來,阿章及徵信社人員一起抓姦、拍照,但並沒有積極通姦證據,檢察官不起訴處分。

阿章另提起民事求償百萬元。阿章說老婆一再出軌,已造成他精神上嚴重受損,需求助精神科醫師治療才能維持生活,嚴重侵害他配偶權,任何男人都無法忍受,妻子與異性單獨前往汽車旅館,嚴重損害婚姻關係信賴及家庭和諧。

他與吳男熟識互動十餘年,曾同為調解委員,為鄉民排難解紛,對於男女外遇私情糾葛,早有相當經驗與認知,這種高度敏感性,到汽車旅館開房間!顯非雙方均有婚姻的當事人,不論事後如何理由搪塞,如何讓人信服與釋懷。

吳男辯稱,因賈娜罹患牛皮癬,當天二人到中興新村採集菩提樹葉,利用旅館水電,洗葉子及用打汁機,將五種青草藥打成泥,分裝讓賈娜帶回家敷用。徵信社的人當場拍照應有拍到,只是他們都不拿出來。

法官說,孤男寡女偕同前往汽旅,依社會通念就有「合意性行為」之社會意涵,縱未發生性行為,也逾越一般男女社交界限,理應有所避諱,吳男曾任調解委員,對此更應有所警覺。

即使被告所辯屬實,台灣一般環境水電設施很普及,要製作草藥,一般正常住家都可以,卻選擇汽車旅館投宿,有那麼急嗎!不是很奇怪嗎?原告認為配偶權被損害有理,可以求償,審酌雙方財力,阿章要求百萬太高,以5萬元為適當。

  • 被抓姦狡辯理由百百種、第一次聽到要打草藥泥,情境圖與新聞事件無關。

    被抓姦狡辯理由百百種、第一次聽到要打草藥泥,情境圖與新聞事件無關。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