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故事館》從金釵盟到朱八屆
列印


2011-06-26

朱鳳芝、蕭金蘭、周荃…話當年

記者顏若瑾/專題報導

國民黨七連任資深立委朱鳳芝在黨內初選中落敗,挑戰「朱八屆」夢碎,差一點演出「金釵盟的最後一夜」。孰料,贏得初選的平鎮市長陳萬得因涉案遭起訴,宣布退選,選情出現戲劇性發展。國民黨是否徵召朱鳳芝參選,讓「金釵盟」延續香火,頗受政壇關注。

一九八九年,是國會全面改選前的最後一次第一屆增額立委選舉,也是立法院汰舊換新的分水嶺。當時立法院次級問政團體流派林立,「集思會」和「新國民黨連線」是壁壘分明的兩大團體。

八個女立委 成立金釵盟

國民黨在這波新當選的立委中,有八位女性立委,在「爭權」的次團中獨樹一幟成立「金釵盟」, 八金釵分別是:現任台灣中華救助總會理事長葛雨琴、現任大考中心副主任的洪冬桂、不分區立委洪秀柱、區域立委朱鳳芝、世盟常務監事蕭金蘭、因案滯留中國的王素筠、賢德惜福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周荃,以及積極投入兩岸交流事務的沈智慧。

金釵盟老大葛雨琴是郵政工會出身,代表工人團體;洪冬桂是國大代表出身,代表學術界;洪秀柱則是《雙十園》雜誌社經理兼台灣省黨部編審,對黨務熟悉;周荃與沈智慧出身媒體界;朱鳳芝與蕭金蘭、王素筠都是縣議員出身。

朱鳳芝說,當年由於萬年立委逐漸凋零,國民黨開始在全國各地網羅人才,並接受推薦。時逢民進黨蓬勃發展,與軍系有強烈的對抗意識,軍中產生危機感,開始在全台網羅一些與軍方有關的人出來選立委。她與蕭金蘭、王素筠及沈智慧都來自眷村,「沒錢沒勢,靠自己的力量根本選不上。那時候靠著軍方發動眷村支持,我們才選上。」

朱鳳芝回憶,當時的立法院,女性立委本來就少,國民黨一下子進了八個,大家都很年輕,平均年齡三、四十歲。當選沒多久,黨內舉辦新進立委座談會,大家覺得可以結合起來做些事情,就決定要成立「金釵盟」。

蕭金蘭說,那時八人都是第一次當立委,八金釵來自各個領域,身懷專屬強項,彼此交流學習。葛雨琴是勞工代表出身,年紀長,所以位居金釵盟老大,大家對她都很尊敬;排行老么的沈智慧就屬「嬌嬌女」,比較不衝,但那時剛問世的黑金剛大哥大,沈智慧身邊就有一、兩支,平時搭黑頭車,排場比較大。

她說,洪秀柱與洪冬桂都專精教育領域,一開始洪秀柱比較不常發言,後來對議事熟悉,也開始砲火猛烈;而八金釵中個性最溫和的就屬洪冬桂,「打架也比較輪不到她。」

政黨對戰期 打架不輸人

當時民進黨立委有陳水扁、謝長廷與盧修一等人,敢說敢講。蕭金蘭一副巾幗不讓鬚眉地說,八金釵「能文能武」,常跟這幾個人對上,「打架我們沒輸給他們!盧修一的西裝甚至都被我們拉下來。」

朱鳳芝說,「第一屆是立院政黨對抗打架的全盛期」,當時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饒穎奇指派她們八個女生,負責跟民進黨打架,那時的「立」委也是「力」委。 蕭金蘭也笑說,「有衝突,知名度就會打開」。

蕭金蘭說,八金釵可貴的地方就是彼此會互相支援,雖然每個人有不同領域的立場,「支持人家,自己就會吃虧」,但是公開挑戰,對彼此顏面有傷害,所以金釵們堅守「我不能公開支持你的案子,但是不會去打擊」,「我會表達我的意見,但基本上以不刺激對方為主。」

周荃回憶起廿年前的立法院笑說,當時立委辦公室就跟學校的教室沒有兩樣,一個大辦公室有四、五十個人,四張辦公桌併在一起共用一支電話,沒有傳真機,他跟朱鳳芝、蕭金蘭、洪秀柱四個人剛好坐在一起。

「那時一個立委分配一個助理,委員來了助理就要站起來,助理要辦事,立委就要站起來。」「所以當時立委也被戲稱是『立』委,站立的『立』」,朱鳳芝笑說。

當時八金釵為了要洗刷外界對女性從政拖拖拉拉的刻板印象,內規嚴格,遲到者「一分鐘罰一塊美金」充做基金。朱鳳芝說,有次金釵盟出訪美國國會,王素筠臨時不能去,被罰了廿萬台幣;沈智慧只參加一半行程,罰十萬台幣。

朱鳳芝補充,參訪過程也規定每天行程遲到者要罰錢,像慢工出細活的洪秀柱,化妝都是「工筆畫」,不像她急性子「潑墨畫」,所以洪秀柱都要比大家提早半小時起床;光那次出訪,大家的罰金就收了好大一筆,後來還用基金為每個人量身訂做了一套旗袍。

立委娶立委 伴娘都立委

朱鳳芝說,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活動,是王素筠與立委何智輝結婚,邀請包括她、葛雨琴、蕭金蘭、周荃、洪秀柱和沈智慧擔任伴娘,當時只有洪秀柱和沈智慧未婚,「立委娶立委,伴郎、伴娘都是立委,好熱鬧!」

不過,王、何這段因為政治而結合的姻緣,如今也因政治環境的變化,各分東西,讓立院人士都感嘆不已。

現在立委的另外一個身分是「名嘴」,但以往老三台時代,立委要上媒體可是萬般不容易!蕭金蘭懷念地說,立委都會積極在立法院開會時搶發言機會,助理會準備眾多講稿,盧修一就曾經因為忙中出錯,講到一半才發現跑錯委員會,當場尷尬笑說,「啊!對不起,拿錯稿子了。」

蕭金蘭感嘆,現在部分立委只有在法案表決時才出現,有什麼資格談論法案的深度?法案不在委員會好好審,老是在朝野協商偷渡過去,「被賣掉都不知道」,委員會召委變成附屬背書的角色。

見證立法院廿多年變化的朱鳳芝也感嘆,真正在審法案的立委不多,法案公聽會徒流形式,委員會無法實質審案,到了朝野協商就成為各方妥協下的產物。

蕭金蘭說,立委減半後問題多多!以前選區大,跑起來累,但是不會被人以利害要脅;小選區卻造就立委「鄉愿」,鄉鎮市長往往變成挑戰連任的對手,立委必須具備三個分身,「你要有知名度,服務要看到你,跑攤要看到你。」

朱鳳芝說,現在的選民是喜新厭舊的,選區變小,讓立委必須在中央與地方疲於奔命,導致委員會在審法案時「常常會人數不夠,以致無法好好審案」;但國會隸屬中央,職掌全國政務推動與監督,需要有老攜幼的薪火相傳制度,或是擴大不分區立委名額,才能掌握專業立法能力,這方面黨應該要提出具有考核機制的資深國會議員制度。

陸續離政壇 金釵感嘆多

朱鳳芝說,時過境遷,民主審議與監督機制逐漸成熟,當年的政治派系早已凋零,不再有套用人頭與當權對抗的次級團體,八金釵也陸續離開政壇。少了喧嘩,當年的激情與鼓譟,反而更令人懷念。

蕭金蘭滿懷感慨說,那時候的政治是比較理想化的,「你是為了一個理想而在那個位置上。」「到底要統?還是獨?有時還是真打。」但對於統獨立場鮮明的彼此,即使曾經激烈衝突、對立,「下台後,我還是會由衷敬佩這個人為了某種理念奮鬥的精神。」

  • 八金釵排排坐,擺出相同的姿勢,在現已拆除的立法院議場前廣場水池邊合影。(圖:翻攝自立委朱鳳芝國會辦公室)

    八金釵排排坐,擺出相同的姿勢,在現已拆除的立法院議場前廣場水池邊合影。(圖:翻攝自立委朱鳳芝國會辦公室)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