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直指謝長廷是特務!施明德夫婦:你若「不是」就上法庭

    施明德夫婦直指謝長廷(見圖)就是特務,並表示他若要自證清白,唯一方式就是上法庭。(資料照)

    施明德夫婦直指謝長廷(見圖)就是特務,並表示他若要自證清白,唯一方式就是上法庭。(資料照)

    2021/10/21 19:30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駐日代表謝長廷昨日在臉書發文,強勢回應有關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質疑他是「特務」一事。對此,施明德及其妻子陳嘉君今天再度發出「公開回覆謝長廷」的長文回應,直指謝長廷就是特務,「你若『不是』特務,上法庭是唯一一條路。」

    陳嘉君在臉書表示,特務工作需要隱匿身份,這是身為特務的天職,親人朋友被矇在鼓裏非常正常。她指出,江鵬堅的特務身分,一如黃國書的線民身分,一如謝長廷的特務身分,都需要徹底隱藏身份才能從事情報工作,「這也是經歷過半個世紀的特務統治後,台灣社會非常需要真相與和解的原因。」

    陳嘉君說,江太太顯然不知丈夫與施明德見面一事,更不知道對話內容,也不一定知道江派司機將證物送到施明德先生的國會辦公室一事,「如今,江太太對自己無法也不能澄清的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像他先生一樣勇敢地『坦然接受』。江太太多說無益,就像妻子說再多也無法替一個外遇的先生澄清他沒有外遇,是一樣的道理。」

    陳嘉君強調,江鵬堅先生的特務身份不僅經由他親自向施明德先生告白,他自己還提供「證據」給施先生保管。顯然他用心良苦,思考周慮。任何人難以辯駁。基此,江鵬堅的太太,或是江鵬堅的諸多好友、同事基於任何理由出來替他澄清與辯護,都是沒有證據力的,作為律師的謝長廷應該明瞭。

    關於謝長廷的特務身分,陳嘉君舉梁肅戎律師擔任雷震辯護律師為例,梁肅戎曾親口告訴施明德,自己是蔣中正派去替雷震辯護的;而根據促轉會委託林國明教授所做的報告,1980年代調查局在全國佈建的線民,至少有3萬人。

    基於以上兩點,陳嘉君表示,「我們反推回去美麗島事件時代的歷史情境,試想當年國民黨對黨外助選團、黨外總部、美麗島雜誌社、台中事件、高雄事件等群眾運動的特務佈建怎麼可能比林國明教授所研究的1980年的校園佈建更為鬆散呢。」

    陳嘉君指出,特務於1979年發動大逮捕,怎麼可能沒有更加嚴密的佈建?不過,施明德竟然神奇脫逃成功,為了逮補施,除了啟動全台灣軍警特務系統全力追緝,更不斷加碼獎金誘惑線民。逮捕施明德到案後,在特務嚴密組織動員監視之下,當局在二二八當天屠殺林義雄全家,緊接著三月在各方壓力之下被迫必須公開審判,「在這種特殊情況之下,要讓有理智的人相信『美麗島辯護律師』裡沒有特務佈建,根本是天方夜譚。」

    陳嘉君提及,呂秀蓮也曾說,除了自己的哥哥,所有辯護律師她都不相信。施明德基於他對特務統治和時代的了解,也表示:「在那個時代,我們應該探究的方向是,美麗島辯護律師誰不是特務?而不是問誰是?所有的辯護律師裡,我只認識尤清,他是我的初中同學。」

    陳嘉君表示,「江鵬堅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很明顯的他是代表調查局的辯護律師。」當時國民黨特務系統有:警備總部、軍情局、國安局、警政系統、黨部二組、憲兵系統,而監控不可能是單線進行,每一個系統都需要埋伏至少兩名,系統之間也要互相監視,以確保情資的精確度。在這種情形下,美麗島辯護律師才15個律師而已,全部名額給國民黨的特務佈建都快不夠用,是不是各個特務機構為了做業績都搶破頭了。

    陳嘉君說,講白一點,美麗島事件15個辯護律師,沒有一人曾參與過任何黨外時期的民主工作。除了尤清與呂秀蓮的哥哥之外,都是一些陌生人,根本與黨外沒有淵源。臉也沒看過,名字也沒聽過。當時在審判過程,也沒有人敢信任他們。每一個美麗島辯護律師,除了尤清、呂傳勝,我們都應該合理懷疑是國民黨安排的特務。

    陳嘉君接著說,「我為什麼敢於公開說謝長廷是特務,最直接的因素就是高明輝先生對我陳述他的親身見聞。高明輝不只對我這樣說,也在法庭上這樣做證。高明輝跟我本人敘述,1982年間蔣經國先生對時任調查局長阮成章表示對謝長廷的表現很滿意,『謝長廷是我們自己的人,於是阮先生約謝長廷到仁愛路招待所,請我也出席,見證阮先生頒發二十萬獎金給謝長廷。這是局裡的規矩。』」

    陳嘉君指出,台北地院檢察署檢察官餘股98年度偵續一字第179號偵訊,於99年2月25日下午3時傳訊高明輝作證。在偽證罪7年徒刑的具結之下,高明輝的證詞依舊如上。

    至於謝長廷為何不提告?陳嘉君表示,「因為只要上法庭,我們就有權調閱謝長廷和調查局的檔案,謝長廷是特務這件事,就會被徹底地證實,他會立刻失去一切的公信力,名譽掃地。」

    陳嘉君說,「謝長廷先生若不是特務,則他為自己澄清的方式唯有上法庭。因為當他此刻的話語失去公信力,他又無法舉證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法庭是唯一的路。」

    陳嘉君表示,上了法庭,謝長廷什麼都不需要做,是他的被告必須舉證,要求法官調查證物,這時法官才能調閱國家檔案,讓真相大白。陳嘉君回憶,「王幸男先生控告我毀謗他,我在法庭請求調查證據,法官調閱國家檔案,裡面清清楚楚記載王幸男被捕之後自請做內線,如何供出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住家情報,和台獨聯盟在世界各地的組織等等,鉅細彌(靡)遺。」

    陳嘉君在文末正告謝長廷,「所以,你若『不是』特務,上法庭是唯一一條路。請無需顧慮我們,無需用冠冕堂皇的言語逃避。否則你就是。」

    施明德也在臉書分享這篇貼文,並表示,「真相是用表決決定的嗎?和解是以權謀促成的嗎?」諷刺意味濃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政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