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228事件 台大岡山3學子命運大不同

    1993年興建完成的高雄岡山228和平紀念公園,是全台首座為紀念228設置的公園。(記者蘇福男攝)

    1993年興建完成的高雄岡山228和平紀念公園,是全台首座為紀念228設置的公園。(記者蘇福男攝)

    2021/02/24 20:40

    〔記者蘇福男/高雄報導〕1947年228事件,台大學生余仁德、陳淇澤和許國平3人同為高雄岡山子弟,因學校停課3人返鄉避難,但3人的人生際遇卻大不同,其中,余仁德和牧師蕭朝金被槍殺,曝屍荒野;陳淇澤在拘留所關押近半年,家人耗盡家產,最後靠著台大一紙證明,才讓他死裡逃生;許國平也因母親是岡山知名產婆,事先接獲通風報信、花錢疏通關係,在許國平一下火車,就火速將他載往田寮甘蔗園躲藏1個月,逃過死劫!

    岡山文史工作者、岡山里長劉天賦,長期研究、蒐羅岡山地區228史料,他表示,根據官方資料,岡山地區228受難者,計有牧師蕭朝金、台大學生余仁德和燈籠師傅劉登基(官方記載「劉登基」,但家屬說是「劉丁居」,因台語發音為同音)3人。

    蕭朝金原任岡山教會牧師,也是岡山地區三民主義青年團團長,蕭因在228事件中,收留火車停駛無法返鄉的學子及民眾,並帶領學生上街宣傳要和平,結果反遭國民政府羅織「毆打國軍」罪名逮捕,並與余仁德同被槍殺在岡山農工旁平交道、曝屍荒野。

    槍斃前,軍人迫令蕭朝金跪下,但蕭不從,說他只跪拜上帝,絕不向人下跪,結果軍人用槍托打他,再開槍打死坐著的蕭朝金。

    劉天賦說,余仁德、陳淇澤和許國平3人是1946年岡山鎮考上台大的高材生,余仁德為岡山後紅人,據其雄中學弟、政治受難者柯旗化回憶記載,余仁德應是在岡山里民大會時批評政府而被抓。

    陳淇澤生前接受本報記者訪談時表示,他有9個姊妹,他是家中獨子,父親為了栽培他,10歲那年從高雄頂茄萣移居岡山,在省道旁經營大安旅社,陳淇澤長榮中學畢業後,考上台大法學院商學系,228事件發生時,他跟同學好奇跑到台北南京西路天馬茶房附近,親眼目睹群眾焚燒公賣局香煙及被機槍射殺的過程。

    「當時台北街頭亂糟糟,死了很多人,我看情況不妙,隔天就趕緊與一群北上念書的同學,搭火車返回岡山故鄉避難」,陳淇澤說,當時國民政府懷疑高知識份子可能領導「暴民」趁機作亂,早已將學生名冊交給各地警察局,警察挨家挨戶搜查,頓時風聲鶴唳。

    母親唯恐他遭到無端波及,要他暫時走避湖內大湖大姊家,陳淇澤在湖內躲了1個禮拜後,自認沒有參與暴動,就悄悄溜回岡山老家,沒想到3月7日晚上9點,就被一群警察到家中把他捉走,帶往海軍拘留所(今移民署高市第二服務站)拘留、訊問。

    「我被押入拘留所,就看到劉朝四(岡山郡守)被五花大綁,我台大法律系同學余仁德和蕭朝金牧師等40、50人也都被押」,陳淇澤說,當時余仁德問訊態度不佳,口出三字經,惹怒了國民兵,結果余、蕭兩人未經起訴審判就遭槍決,讓他震懾不已。

    陳淇澤在岡山被關了約1個月後,和50、60個難友,胸前被掛上「岡山暴徒」布條,坐上軍車運到當時的壽山下,又被關了5個月。在被關押的近半年,除了活動空間狹小,幾乎無法動彈外,還規定所有人不能講話,看守所人員還三不五時會捉人出去毒打、斥罵。

    「我矢口否認有參與不法組織、活動,不承認自己是暴徒,」陳淇澤回憶說,當時父親為營救他,傾家蕩產在所不惜,期間家中被官兵敲詐多次「紅包」,結果都石沉大海,後來是靠著台大法學院長一紙公文作保,保證他並未參與任何抗議活動,陳淇澤才死裡逃生。

    大難不死的陳淇澤,在家裡調養身體1個月後,返校重拾課業,畢業後進入台銀總行工作,但因北京話不通、溝通不良無法適應,後來轉進合作金庫從基層行員幹起,一路升到襄理才退休,當年為避免警總、情治人員上門騷擾,他沉潛書畫世界自我療癒,晚年以俳句形式創作,書畫作品堆滿家中儲藏室,2018年因病過世。

    另一台大生許國平,父親為日人中島孝治,日治時期在岡山省道開設「集美寫真館」,後與岡山知名產婆黃玉霞結婚,日本戰敗後中島孝治因故無法返日,後來改名「許孝治」,寫真館後面作為黃玉霞的接生待產室,免費提供遠道而來且貧困的產婦待產落腳處。

    228事件發生後,許國平和台大同學搭火車回岡山避難,黃玉霞事先接獲通風報信,得知大兒子一下火車「就會被人帶走」,黃玉霞因此花了20萬元疏通關係,並和丈夫日夜在家門後院、岡山火車站輪流守候,一見到兒子許國平下火車,趕緊安排家中長工將兒子載往田寮藏匿。

    許國平事後告訴家人,當時他白天躲在甘蔗園裡,由長工偷偷送便當給他吃,等到晚上再偷偷回長工家睡覺,就這樣躲藏了1個月,等風頭過了才返回岡山家裡。

    小許國平21歲的弟弟許國泰說,哥哥後來赴日深造,返台後在台北任教職,退休後轉戰營造業,在他入伍當兵前,母親一再告誡他「不要亂講話」,也不准子女跟人提及許父是日本人,更嚴禁家人從政、談論228。

    岡山台大生陳淇澤228事件在拘留所關押近半年,家人耗盡家產,最後靠著台大一紙證明,才讓他死裡逃生。(記者蘇福男攝)

    岡山台大生陳淇澤228事件在拘留所關押近半年,家人耗盡家產,最後靠著台大一紙證明,才讓他死裡逃生。(記者蘇福男攝)

    岡山台大生許國平(左一)228事件在田寮甘蔗園躲藏1個月逃過死劫。(許國泰提供)

    岡山台大生許國平(左一)228事件在田寮甘蔗園躲藏1個月逃過死劫。(許國泰提供)

    許國泰談及兄長許國平被捲入228事件的往事,並表示母親黃玉霞生前不准子女跟人提及許父是日本人,更嚴禁家人從政、談論228。(記者蘇福男攝)

    許國泰談及兄長許國平被捲入228事件的往事,並表示母親黃玉霞生前不准子女跟人提及許父是日本人,更嚴禁家人從政、談論228。(記者蘇福男攝)

    「台灣省二二八事變正法及死亡人犯名冊」記載著台大生余仁德被捕罪名及槍決。(記者蘇福男翻攝)

    「台灣省二二八事變正法及死亡人犯名冊」記載著台大生余仁德被捕罪名及槍決。(記者蘇福男翻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政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