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遭黨國迫害卻挺加害者?促轉會:受難家屬心理狀態複雜

    轉會委員提及,政治受難者家屬的心理狀態非常複雜,有一種案例是受難者家屬內心覺得要洗刷「家人是匪諜」罪名,必須更愛國,成為一個更好中國人,才能洗清汙名。(記者陳鈺馥攝)

    轉會委員提及,政治受難者家屬的心理狀態非常複雜,有一種案例是受難者家屬內心覺得要洗刷「家人是匪諜」罪名,必須更愛國,成為一個更好中國人,才能洗清汙名。(記者陳鈺馥攝)

    2019/03/06 15:38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台灣過去戒嚴長達38年,一些遭受黨國政府迫害的政治受難者,其家屬後代卻會力挺加害者政黨,甚至不認為應追究加害者責任,形成非常弔詭現象。促轉會委員提及,政治受難者家屬的心理狀態非常複雜,有一種案例是受難者家屬內心覺得要洗刷「家人是匪諜」罪名,必須更愛國,成為一個更好中國人,才能洗清汙名。

    巴黎狄德羅大學心理病理暨精神分析學博士、促轉會委員彭仁郁受訪表示,促轉會積極推動政治暴力創傷心理療癒工作,受難者或家屬二代心理其實相當多元複雜,有些人談及傷痛宛如回到童年,更有家屬一生避談,還有想成為比成為更好中國人的。

    彭仁郁指出,有二二八家屬向促轉會訴說,「心裡都有一個大洞,多年來都沒辦法能夠把洞補滿」。這顯示出二二八事件經過70幾年,家屬心中仍那麼痛,只要一談到失去父親、母親,整個人狀態彷彿回到小時候。

    彭仁郁談及,大家以為那麼多年時間過去,現在好像好好的,其實「創傷記憶」像是一個蛹,「創傷記憶」會將傷口停留在某個時間點,宛如是時間凍結。

    她舉例,如果談及事情是發生在受難者家屬身上,例如12歲時親眼看見父親在家被軍警帶走,之後再也沒有回來,事後回憶談及失去父親的往事,那傷口及痛楚如同昨日重現,往事歷歷在目,「某一個部分還卡在當年那一個時間點,沒有移動」。

    彭仁郁分析,這是政治創傷很特殊現象,當一個人不願講到過去傷痕,很可能是知道自己會回到過去狀態,「年齡是70歲的人,看起來就是會像是小孩子!」

    此外,還有一個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目前已80幾歲,當時人告知促轉會「我一輩子都在憂鬱狀態」,家人直到去年才知道他很憂鬱,而且直到台灣政黨輪替後,才開始敢講一點點當年往事,並非每一個受難者都願意向家人訴說傷痛記憶。

    彭仁郁提及,受難家庭成員會以為家人知道自己在受苦,可是又擔心訴說痛苦對方會難過,最後以至於都不講,變成每個人都處於「孤島狀態」,會擔心情緒張力太可怕,一說出來不僅是自己垮掉,連家人都沒辦法承受,所以乾脆都不講。

    彭仁郁分析,一旦都不講後,政治暴力創傷還是會存在,當發生其他事情與家人意見不合時,也會一併連帶爆發,明明痛的原因不是過去那件事,就是會用這種方式發洩,嚴重一點還會導致家庭失和。

    彭仁郁說,許多政治受難者及家屬長期承受外界「汙名化」,甚至貼標籤說他們死要錢,還有更多的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二代,在求學過程中會被老師、同儕公開取笑、質疑「家人是匪諜」。

    她指出,還有一些案例是,往往他們內心會感覺,「我有一個壞的爸爸,所以我要奮發圖強,變成一個更好的中國人,變成更愛國小孩,才能夠洗清汙名!」

    她強調,這是非常複雜的心理狀態,直到最近社會氛圍開放後,仍有許多受難者及家屬沒辦法好好訴求被迫害故事,有家屬認為即便講了一百次,別人還是不懂,所以促轉會要進行心理療癒工作,讓受難者及家屬知道,國家願投注資源,讓他們重新與國家產生連結。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政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