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兵為何大動作追文件?管仁健透露軍方動機
列印


10日胡姓業者持有的白恐史料文件封箱轉交王世堅保管,文史工作者管仁健也是現場見證人之一。(圖擷自彭文正臉書)

10日胡姓業者持有的白恐史料文件封箱轉交王世堅保管,文史工作者管仁健也是現場見證人之一。(圖擷自彭文正臉書)

2016-03-12 14:5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憲兵違法搜索案引發軒然大波。文史工作者管仁健前幾日上政論節目錄影,意外成為白恐文件轉移的見證人,讓他自嘲說:「天橋下說書的我,誤入叢林成了「恐怖箱」的簽封見證人」。也投書媒體敘述當時的情形,更透露出這樁濫搜案背後的動機。

管仁健投書《新頭殼》指出,其實「再生.com」的胡先生從2008年初就在拍賣一批自稱向某位「吳姓特務」買來的保密局台灣站內部文件,最後與中研院許雪姬老師以低價成交,許雪姬2015年還出書《保密局臺灣站二二八史料彙編》。至於「吳姓特務」剩下手邊沒賣給許老師的,史料價值其實不高,這也包含魏姓民眾所持有的3件。

那軍方為何如此大張旗鼓要沒史料價值的文件?又為何不去找上游的「吳姓特務」?而是找魏男開刀?管仁健表示,說穿了就是戒嚴時代特務辦私案的陋規。有人懷疑吳姓特務或其後人手上,仍握有當年特務機關狗咬狗的內部檔案,檢舉人與被檢舉人涉及其長輩或長官,所以透過輾轉相託辦私案。抓魏姓民眾只是「示警」,目的是要中游與上游乖乖交出相關檔案。

管仁健文末還幽默表示,為了不被約去喝普洱茶,他也要用起保命絕招:「本文中集與下集已複製多份,分藏海外多種管道,隨時可上網公告。自此刻起恕不面交普洱茶,但有意者仍歡迎函購。」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