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星期專訪》NCC主委詹婷怡︰無線電視台做不好 擬收回

    NCC主委詹婷怡專訪。(記者劉信德攝)

    NCC主委詹婷怡專訪。(記者劉信德攝)

    2017/04/17 06:00

    記者藍祖蔚/專訪

    未來的通訊公司,誰的手機訊號服務比較好?NCC會公告量測數據;無線電視台如果不好好經營,NCC可能會收回或拍賣;限制台灣媒體發展的黨政軍條款未來是否可能適度鬆綁?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接受本報專訪,勾畫了通訊傳播遠景的藍圖。

    訂出自製率 提升節目質量

    問:通傳會日前要求各電視台節目要有七成自製率,藉以提增製作的量與質,未達標的業者就要給予重罰,果然讓華視製作轉向,通傳會的著眼點是什麼?

    答:華視的問題在於過去多年都不做自製劇了,所以連重播的機會都沒有。藉由華視的案例可以讓大家更明白NCC希望振興本土影視產業的目標,過去十多年來,傳統廣告銳減,收視習慣改變,電視台投資意願有限,導致台灣製作能量虛空,台灣不是沒有人才,而是沒能讓他們在這塊土地上發揮長才,只能另謀出路。

    我們精算過台灣影視創作的能量,訂出自製率,先增加量,再求質。自製標準拉得太高,就可能濫竽充數,但若再不做,人才流失情況就更嚴重了。

    創意產業是每個國家的文化聲音,不能拿其他產業的相同標準來對待,它不一定能創造多驚人的產值,卻可以創造就業機會和培養人才,唯有人才出現,才會吸引更多的投資,政府看清楚這一點,才好對症下藥。華視新總經理已提出新計畫,我們樂觀其成。

    問:電視台的問題除了自製率要提升,無線數位頻道空有絕佳頻譜,但在內容表現上顯得有氣無力,NCC可能收回,重新分配或拍賣使用率不高的無線電視頻道嗎?

    答:國際間確實有這種做法,我們不排除有這個可能,但還沒有定論。去年八月開始,通傳會裡的無線電視產業整備小組,已開過多次會,密集討論,正在全面檢視各台頻率使用的效率、成本和狀況,尋找有沒有讓它更好、更有效運用、更強化品質的方法?或者已經到了必須收回的地步?

    美國針對無線電波頻譜,已經採取了「獎勵拍賣機制(incentive auctions)」,以部分標金鼓勵廣播電視業者繳回原有頻譜使用權(編按:美國600MHz頻段的獎勵拍賣總金額就達一九六億美元),我們一直密集注意這個趨勢,因為無線電波是公共財,擁有那麼好的頻段,如果虛耗不用,確實可惜,挪出低頻的無線電波將能改善行動寬頻無線網路覆蓋率。

    目前無線電視台擁有有廿二個頻道,但是相對投資和使用都還嫌不足,連發射站都靠政府出錢,我們很關心無線電視的未來發展,今年會有結論,現階段還是希望無線電視台全力達成設立目標,並提供質優量足的內容。

    數位匯流 比的是內容與服務

    問:無線或有線電視都是傳統媒體,面對新興媒體入場,必須更積極調整體質,我們看見NCC提出了數位通訊傳播法,基本態度為何?

    答:以前,電視業者關起門來只要跟鄰居競爭,來到數位匯流時代,才赫然發覺競爭態勢全然變了,各行各業都在跨界擴張,有狼有虎的外來勢力虎視眈眈,現在的電視台正面臨例如IPTV或境外OTT跨平台的競爭,使得原本有如一攤死水的態勢,產生了更多可能。未來的競爭全看「內容」與「服務」,還想濫竽充數混日子,就只會加速民眾剪線,神仙也救不了。

    NCC的態度就是與其競爭,不如開放合作,這是網際網路的基本核心概念。越開放越合作就能創造越多機會,但是各自依舊要做出區隔和差異,匯流法的主軸精神就在共享與合作,我們希望建立一個「共好」的生態,前提是產業的上下游都應該體認到,大環境已經起了大變化。

    問:NCC鼓勵業者開放合作,管理態度是否就應捉大不捉小?

    答:未來的重點不在管理,而在於做好環境。通訊事業過去是「特許」行業,未來則要變成「許可」。

    特許是政府釋出權力,委交民間執行,許可則是只要符合網路安全的規定都可以去。特許是門檻,卻也是一種保護,所有能做的業務都綁在特許執照上,要增加,就要變更執照內容,相對就阻礙了其他人參與的可能性,既有業者想變更,也很不方便。未來的管理核心不在使用執照的種類,而是看你運用稀有資源(如號碼和頻譜)的行為態樣,再做行為規管。只要沒有使用公眾網路、號碼和頻譜資源的都可以加入電信服務,態樣就會非常多元化。從特許變成許可,意謂管制降低了,只要你來登記,行為態樣也符合基本規範,都可以去做創新。

    網路治理是數位經濟發展的基礎,多方治理更是匯流時代的核心概念,勢必就會牽涉到言論自由,前一陣子的假新聞事件時,NCC就堅持應該維持網路世界中的言論自由、多元價值和多元內容的環境,不必立法管制。

    資助文創 不干預媒體經營

    問:除數位匯流法,NCC應也要重修廣電三法,使之更合時宜,其中的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條款有其時代背景,近年來,又有不同聲音,你如何看待黨政軍這個議題?

    答:確實到了須面對的時機。前任的NCC委員曾做出決議,黨政軍條款要分別對待,不少立委也都表達過看法,都是重要參考,我們另外還會再徵詢各界意見。

    我個人的態度是不贊成政府將手介入經營媒體,但若允許政府的四大資金透過股票交易市場進入,或許可以更加活絡這個市場,要不然,某種程度就限制了產業的發展,這種做法是應該有討論空間的。

    文創產業是極具指標意義的產業,不過畢竟和投資大眾習慣的投資模式不太一樣,投資時間長,又有風險,所以大眾投資意願低。如果沒有政府的資源導入,相對就比較困難。我傾向黨和軍是一部分,應該從嚴,政則是另一部分,我個人並不贊成政府進入去經營媒體,例如我們收回了中廣音樂網和寶島網,分配給客委會和原民會的新電台,都有法律依據,不是一紙行政命令便宜行事,客委會和原民會也都會交給法人團體來執行,政府就不至於直接介入媒體經營。

    問:大家擔憂黨政軍介入媒體經營,卻很支持政府用輔導金輔導影視音創作,政府其實可以資助文創,卻不干預經營,NCC和文化部怎麼分工?

    答:確實很多的影視製作並沒有受到黨政軍條款限制,輔導金也對影視音創作發揮了一點助力。這一屆的新委員就任後就曾邀文化部長鄭麗君一起商議,NCC的責任在替影視環境打好基礎,文化部則是輔導產業和內容,亦即我們從電視台監管的角度出發,用提高自製率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讓台灣編導演的能量都可以被看見,可以吸引台灣資金進入,文化部的政策可以更落實執行。這樣多管齊下,盼為台灣影視注入活水。

    問:NCC打算怎麼建構更好的環境?

    答:對內容業者而言,在跨平台的合作日益普及的今天,有更多元的公開傳輸或露出管道,就代表有更多元的收入,對獨立的製片公司是很實際的收入。對經營者而言,也有更大的資源與空間去對抗外在的勢力。

    我們現在能夠做到的事情就是匡正產業秩序,讓各跨平台業者都能夠享受公平上下架的好處,我們去年底就公告了「供公眾收視聽播送平臺之範圍」,期勉未來能合理、無差別對待有線電視、衛星電視或MOD,讓消費者有更多元化的選擇,或許就可以開創出更強有力的商業營運模式。

    行動通訊量測結果 暑假公布

    問:NCC監管的網路和通訊產業,與民眾生活密切相關,不是世大運即將來到,政府還不會下令要求高鐵全線提供4G和100M的WIFI服務,我們的寬頻建設是不是太慢了?

    答:基礎寬頻建設是NCC重要工作,台灣4G的穿透率極高,基本配備都已齊備,我們在國際排名不但不差,還滿前面的,只要加速法制的腳步,就會更完整。我們最近在數位前瞻基礎建設條例上爭取到一點的錢,來促進偏鄉從20M提升到100M,這已經是寬頻建設的最後一哩路了。台灣現在的問題是要把「服務」帶上來,如果沒有東西要用可用,民眾幹嘛要來申請要來換手機?例如讓寬頻與長照或遠距教育結合,就有很多發展空間,這些需要各部會去想像,只要大家提出想像,建設就可以來配合。

    另外,NCC已成立了5G的工作小組,台灣的腳步並不慢,由於5G的國際標準還沒有確定,韓國跟美國正在做實驗,最快的商轉時程應該在二○二○年。未來的5G世界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與物聯網的結合,從產業型態到生活型態都會有巨大改變,未來的科技、工業、社會都會因此改變,有些工作會不見,有些新的技能需求會被創造出來。

    問:但是民眾真正關心的是品質,我們的4G號稱資訊高速公路,卻也經常面臨頻寬及收訊不佳的困擾,很多服務連鄉鎮道路都不如。

    答:確實如此,我們進入4G時代,但是走到山區裡面會變成3G,那就是因為基地建置的範圍還不夠,還待努力,所以我們一方面要繼續推動硬體建設,另一方面就應做行動通訊的量測,也就是公告各通訊公司的服務表現。

    不過,量測結果是否正確,與量測方法、時間跟地點都有關係,為了避免量測結果被業者做為行銷工具,會把參考的指標盡量多元化,讓消費者可以自行選擇,暑假就會公布量測結果,促使業者加速提升服務品質。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生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