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轟過期蛋爭議鬼扯 律師李柏寬:不肖業者標示錯誤卻是農業部挨罵

近期外界流傳「政府讓人民吃毒蛋?放任過期蛋在市場上流竄?」,律師李柏寬表示,畜產會實際上只有批發,不做洗選、加工,並比喻「我們正在大肆批評一個賣刀給殺人犯的店家,質疑他為什麼要賣這把刀」。(資料照)

近期外界流傳「政府讓人民吃毒蛋?放任過期蛋在市場上流竄?」,律師李柏寬表示,畜產會實際上只有批發,不做洗選、加工,並比喻「我們正在大肆批評一個賣刀給殺人犯的店家,質疑他為什麼要賣這把刀」。(資料照)

2023/09/20 14:49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近期外界流傳「政府讓人民吃毒蛋?放任過期蛋在市場上流竄?」,引發各界關注進口蛋議題,律師李柏寬對此也撰文表示,畜產會實際上只有批發,不做洗選、加工,並比喻「我們正在大肆批評一個賣刀給殺人犯的店家,質疑他為什麼要賣這把刀,才會害得別人家破人亡」,強調「這真的是一個有夠鬼扯蛋的爭議」。

李柏寬指出,過去農業一直不是公共討論的重心,社會上也罕有人熱切辯論台灣的農業政策。但每到選舉年,農產運銷竟都成為風口浪尖,被拿來當作政治鬥爭武器。且從2018年的北農殘菜事件,到今年的進口雞蛋爭議,造謠者都操作得非常成功。

李柏寬說,這些造謠者一方面販賣民生物資的恐懼,又抓住大眾無法理解農業產銷流程的弱點,不斷製造似是而非的流言。過程中最無辜的,恐怕是被鼓弄的消費者。而這次的進口蛋過期爭議,就是利用多數人對產銷過程的不理解,所捏造出來的假議題。為此他也針對相關流言進行破解。

李柏寬指出,有些人質疑「進口蛋的流向去哪了?各大通路都有過期蛋?農業部不用負責嗎?」對此他解釋,畜產會請很多家進口業者到海外幫忙代購雞蛋回台後,雞蛋就會直接送到畜產會各地的倉庫裡。接著,畜產會就會請下游蛋商來買蛋,讓這些雞蛋送到市場上,來增加市場的供給量,以因應國內雞蛋需求。

李柏寬強調,畜產會就是一個雞蛋的「源頭批發商」。它自己不洗選雞蛋(把蛋洗乾淨賣到市場),也不加工雞蛋(把蛋打成蛋液賣給食品廠當原料)。所有洗選和加工的事情,都是「把蛋買走的廠商」,自己要去做的事情。

李柏寬指出,在畜產會倉庫裡,這些一箱又一箱雞蛋的包裝上,依畜產會的說法都有品項、數量、產地、製造日期和有效期限等完整資訊,而且雞蛋都有確認是「在有效期限內」,才會對外發貨。「也就是說,這些向畜產會購買雞蛋的業者,事實上完全知道這些蛋的「有效期限」到哪一天,也完全知道這些雞蛋的『來源國』是哪裡」。

李柏寬質疑,如果還有人標錯日期、標錯產地、把進口蛋和國產蛋混裝、把蛋放到過期還改標賣,這到底應該是誰的責任?我要不客氣的說——當然是向畜產會買蛋的「下游業者」自己。當桃園查到有業者把進口蛋和國產蛋混在一起、把巴西蛋假冒成台灣蛋去加工,或者有蛋商標錯效期後又出來大聲喊冤,請問這到底是誰的問題呢?是業者自己還是農業部?

李柏寬直言,現在這個社會上在討論的議題,就是如此荒謬。我們正在大肆批評一個賣刀給殺人犯的店家,質疑他為什麼要賣這把刀,才會害得別人家破人亡。對此他認為「這真的是一個有夠鬼扯蛋的爭議」,並質疑「今天標示錯誤的是某些不肖蛋商(包含洗選或加工業者),負責監督食安的單位則是『地方政府』的衛生機關。但被抓出來砲轟的,竟然是完全不知道下游廠商到底拿蛋去幹嘛的農業部和畜產會」。

針對有些人說「畜產會為什麼在倉庫內藏了這麼多過期蛋?還賣給人民吃?」,李柏寬也表示,畜產會雖然是雞蛋的大批發商,但它和一般商人不一樣:畜產會不追求把進口蛋賣光,也不追求利潤,它的任務反而是負責「調節雞蛋」。假設市場上的國產蛋供應不足,畜產會這邊就會多出一點進口蛋;假設國內雞蛋充足,畜產會就少出貨一些,以免打壞行情、影響農民生計。

李柏寬強調,畜產會雖然負責把進口的蛋賣給下游蛋商,但它不以賣完雞蛋為目標,而是冰在冰箱裡分批慢慢賣,讓市場保持穩定。今年入夏過後,因為國內雞蛋產能比較穩定,且市場上也比較少不理性的囤蛋潮後,有些雞蛋確實就被放到過期、等待銷毀。而針對「政府是否真的浪費公帑買蛋?或是這其實是平穩物價所必然要付出的成本?」他表示自己無從判斷,並指這也是可受公評的事情,但強調「這與『食安』一點關係也沒有」。

李柏寬指出,畜產會每箱雞蛋上都有產地和效期標示,所以過期蛋和正常蛋,理論上不可能混在一起。並反問「畜產會真的會笨到把過期蛋拿出來賣嗎?有下游蛋商敢買嗎?而且畜產會根本就沒有直接向消費者賣蛋,這些蛋又是要怎麼流入市面?如果真的有人這麼做,請把證據拿出來」。

李柏寬說,畜產會的工作單純就是把進口雞蛋賣給下游蛋商,如果還有人亂標示、亂賣過期蛋,責任是下游蛋商,監督單位則是地方政府的衛生機關(食安法),和「賣蛋」的畜產會或農業部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們不僅管不到、也沒有權限管。他強調,進口雞蛋都有標示效期,如果過期,依照常理來說,畜產會不敢拿出來賣、蛋商也不敢買。他也呼籲如果有證據,應該拿出來;如果沒有證據,就不應販賣恐懼,臆測這些蛋會流入市面。

李柏寬說,他在文末也強調雖然撰寫文章時看到農業部長為了此事而決定請辭,但這不會停止他繼續把這件事說清楚的動力。因為,如果事情沒有講清楚,「被傷害的不是政治人物的官位,而是讓台灣的農民和消費者,持續成為受害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生活今日熱門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