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為何下跌
列印


2019-05-16

記者鄒景雯/特稿

今年初,是國民黨最接近重返執政的時刻,各個機構所公布的民調,國民黨如日中天,黨內群雄因而奮起,人人都有當總統的宏願;時至今日,一年尚未過半,民調持續地發表,一鼓作氣的韓國瑜似乎已經「再而衰」,同時間,國民黨整體滿意度也跟著呈現下跌趨勢,儘管仍然略勝民進黨,但是誰也無法預料,下一秒鐘是否就會出現死亡交叉。

國民黨為什麼會下行的這麼快?最直覺的反應是,成也韓總,敗也韓總,韓總的治理表現不斷破功,國民黨當然跟著被帶衰。這個說法不能說不對,但是完全歸諸於韓國瑜個人,恐怕也不盡公平,好歹國民黨還有郭台銘、王金平、朱立倫一起競跑,再加上吳敦義操盤,總不能說這些都不是人,都不存在支撐國民黨的力量。而韓國瑜的問題,除了死忠韓粉,國民黨自己人也都看得一清二楚,不需要耗費篇幅、逐一指陳,而這些個人問題,其他國民黨人多能互補,例如韓國瑜不禁問,一問鐵定三不知,這點郭王朱吳沒有一個會像他這般胸無點墨。既然國民黨的人這麼多,個性作風又迥然不同,何以一夥人竟會一起浮沉?箇中的原因值得探究。

要解釋國民黨的核心困境,不得不歸諸於這個黨集體的路線問題,也唯有這個問題才會與中央執政的信任度最直接相關。即使回歸到韓國瑜本身,也存在路線的破產。例如「經濟一百、政治零分」,曾經是打動不少年輕世代的口號,當選後立即一筆勾銷,其言其行,早就政治破表,因此絕對不是一句意識形態就可以閃躲的。何況,民主主義就是一種意識形態,執著意識形態有何不對?

國民黨的路線出了什麼差錯?說穿了就是全黨瀰漫著降共的卑屈,而不是務實的周旋。後者是有來有去、有守有攻,不是一味的接旨退讓。數盡所有國民黨頭人,有哪個能做好不卑不亢?維持個三天就好。就拿狀似最凶悍的郭董來說,過去在自家帝國神聖不可一世,可以隨時要幹部罰站、滾蛋,沒想到出來闖蕩政壇之初,好不容易講出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黨難得的人話,卻一下子被朱立倫攻擊,一下子被吳敦義提點,或許還有看不見的力量,這位首富梟雄竟然已經摸摸鼻子,自稱要「謹言慎行」,一世英名毀於他不頂瞧得起的政客,這個黨,簡直是令人不忍卒睹。

國民黨的徒子徒孫這般恐共媚共,別以為在共產黨眼裡能值幾文錢,特別針對這類國民黨降將,不論是以什麼方式投降的,優雅的也好,粗魯的也好,全都一樣,就是一個詞:通不過道德審判的叛徒。這類觀點,光天化日的掛在他們的喉舌人民日報的網頁上,中國共產黨罵透這些投共的國民黨人,比台灣人還要更道地爽快,例如他們說:雖然說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但是這些選擇,應該在仕途早期,而不是在危難之間。如果在危難之時,背主求榮,那就是叛徒賣國。共產黨是這樣在教育他們的共產黨員如何看待前去卑躬屈膝的國民黨,難怪馬英九結束八年執政後,對岸的軍頭直接開罵國民黨到中國全是去騙吃騙喝的,壓根就鄙夷至極,實在是其來有自。

不能被敵人看重、視為是對手的政黨,有什麼底氣可以領導台灣?國民黨的有志之士(如果有的話),應該好好思考這個層次的問題;裝瘋賣傻的一時光景,已有前車之鑑,總有盛極而衰的時刻,豈有再行東施效顰的必要。

  • 國民黨中央黨部(資料照)

    國民黨中央黨部(資料照)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