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熱門 政治 社會 生活 國際 地方 蒐奇 影音 財經 娛樂 汽車 時尚 體育 3C 評論 玩咖 食譜 健康 地產 專區 求職

社會新聞

鄭銘坤被綁案 南部角頭搭線 非境外付贖

2005/06/13 06:00

〔記者許國楨、張協昇、曾鴻儒╱台中報導〕大甲鎮瀾宮副總董事長鄭銘坤遭綁架案,檢警專案人員調查案情時,發現鄭銘坤仍相當恐懼,語多保留,從各種情資顯示,專案人員懷疑除了浮上檯面、涉及耕讀園槍擊命案的林明樺等人涉案外,另有重量級人士幕後主使或接應,且很有可能是張宏年、于國柱遭綁票案的同一名「藏鏡人」。

至於營救過程中,傳出綽號「憨面」的道上老大李照雄出面,才讓鄭銘坤得予獲釋,不過據警方專案小組表示,包括李照雄與高雄黑道大哥楊雙五,確實都曾關心該案,但真正讓全案有突破發展的是南部某角頭,雙方透過這條線,在國內付贖放人。

鄭銘坤獲釋後曾表示,綁匪林明樺以他曾委託其處理一筆7百多萬元債務未付佣金為由,而將他綁走,但他一再回想,也不記得曾委託林嫌一夥人處理債務,警方認為這是綁匪替自己擄人勒贖的犯行,企圖自我合理化的藉口。

至於外界對於到底付出多少贖金及整個營救過程眾說紛紜,專案小組透露,鄭某財力並未如外界想像雄厚,勉力籌措1千萬元後,其餘1千5百萬元應是由立委顏清標協助籌得。

而顏清標在案發後,的確曾找到綽號憨面的縱貫線老大李照雄,高雄道上大哥楊雙五也曾北上台中與李商討此事,但兩人應該是基於江湖道義,出面關心的立場而已;據憨面周遭友人表示,已經60多歲的憨面老大,這幾年對於江湖上的風風雨雨已覺得厭倦,所以每年有很長時間在菲律賓,偶爾才返台與老友相聚。

所以,外界說他是在菲律賓當談判中間人,此種說法讓憨面老大很不悅,況且此次付贖的地點是在台灣,且係現金付款,更不需要到菲律賓洽談境外匯贖的細節,所以真正的營救管道應該是透過南部某角頭,再安排雙方的中間人接頭。

專案小組透露,由於綁匪中的紀俊毅與南部該角頭的手下心腹曾在監獄同房,所以林明樺一方相當相信這名角頭,最後雙方即透過該角頭從中連繫,並在國內付贖放人。

此外,警方情資顯示,從90年張宏年綁票案,到今年3月底的于國柱乃至鄭銘坤遭綁票案,道上盛傳幕後指使者或接應者都是同一名熟悉中部地區生態的重量級藏鏡人,才能一方面從中獲利,並控制薛球、陳益華乃至張錫銘、林明樺等亡命之徒。

他不僅提供綁票對象,甚至也供應火力,只是包括落網的薛球、陳益華等人,口風甚緊,始終未供出幕後指使者,加上僅止於傳言,讓道上即使想要私了,也缺師出有名的著力點。

拿走鐐銬 綁匪還要用

〔記者許國楨╱台中報導〕台中縣大甲鎮瀾宮副董事長鄭銘坤遭綁票案,警方專案小組昨天證實,鄭銘坤獲釋當天,綁匪林明樺在將鄭身上的腳鐐手銬解開時,還曾經撂下「拿走還要用」的話,顯示林嫌等人可能再度犯案。

警方根據鄭銘坤的描述,拼湊出綁架案的事發經過,據透露,鄭銘坤本月1日騎機車外出沒多久,即遭林明樺等人盯上,當時林明樺並未在車上,而是由黃博廷駕駛黑色賓士車尾隨鄭某的機車,製造假車禍撞倒機車後,鄭某見狀況不對,還跑了近30公尺求援,但隨即遭下車的李嘉軒及紀俊毅追上,李、紀兩嫌分持手槍抵住鄭某,低聲說「配合一下,上車」,即將鄭某押上車,並以膠帶蒙住鄭某雙眼。

車子隨即上了高速公路,經過南投名間收費站後下名間交流道,此時林明樺已駕駛另部休旅車,在此等候換車,途中林明樺即以鄭某電話向家屬勒贖1億元,不過,休旅車並未再上高速公路,而是走一般省道南下。

前3天鄭某被拘禁在一處二層樓透天厝,之後又換到另棟三層樓透天厝,由於林明樺曾在徵信社工作的背景,這兩處據點都架設移動式監視器,監看屋外動態,屋內則都備有儲存食材的小冰箱,三餐由曾任廚師的紀俊毅料理,顯見歹徒早有預謀,紀嫌還不時「虧」鄭某,「你不簡單,三餐都由我這個大廚煮給你吃」。

而在拘禁期間,綁匪除了供應三餐外,也會泡茶並準備洋酒或啤酒讓鄭某選擇,還會消遣鄭某,「你都喝21年的,我們沒喝那麼好,委屈一下」;鄭某因眼睛痛及糖尿病關係,綁匪還曾外出為他買藥,並未凌虐鄭某,洗澡時也會解開鄭某眼睛的膠帶,鄭某才確定綁匪係林明樺等4人。

前天也就是6月11日凌晨3時許,林明樺接到南部某角頭的電話,對方在電話中說「人給他走,東西在我這裡」後,林嫌等人確定2千5百萬元現金已到手,清晨5時30分許,驅車將鄭某載往高雄縣大寮鄉萬大橋下的河濱公園,要鄭某坐在石頭上,再為他解開腳鐐手銬。

綁匪臨走前,要鄭某20分鐘後才能拿掉眼睛的膠帶,同時表示「腳鐐手銬要拿走,因為還要用」,鄭某聽到對方車子離去時,立即解下膠帶,步行20分鐘到台糖加油站後,以公共電話連絡家人,表示人已平安,要家人到高雄澄清湖接他。

中間人抽佣說 顏清標火大:太傷人

〔記者曾鴻儒╱豐原報導〕鄭銘坤被綁架,民間營救工作幾乎由立委顏清標主導,鄭銘坤獲釋後,顏清標繼續「搞失蹤」,但對於「中間人拿5百萬」的說法,表示強烈不滿,強調這種說法已嚴重傷害所有參與營救的民間人士。

鄭銘坤遭綁架後,顏清標是投入最多心力協助營救者,在此期間,他切斷與外界的聯繫,對幕僚、助理下封口令,所有心思全放在營救老友上。

鄭銘坤獲釋後,顏清標仍然沒有露面,前晚一度到大甲鄭家,但媒體獲悉鄭銘坤返家後,全都跑到鄭家採訪當事人,不想曝光的顏清標竟攀窗離去。昨天,顏清標延續「辦案」期間作法,繼續「搞失蹤」,部分幕僚也在顏清標授意下關機;連有多年交情的老友在事情告一段落後想為他打氣,都得費上好一番功夫才能找到人,雙方話匣子一打開,顏清標就是一頓抱怨。

顏清標表示,大家努力了十幾天,總算盼到人質平安歸來,大家不眠不休,總算有了回報,他暫時避免與外界接觸,是不想增加各方困擾,但「中間人拿5百萬」的說法,已經抹煞大家這段時間的努力。

顏清標不願證實家屬是否付贖,但強調不管黑道、白道,沒有人希望招惹這種事,不過一旦碰到了,一切都以救人為先,處理這種事還賺「佣金」,豈不讓人誤會是歹徒同夥。

〔記者黃維助、許紹軒╱台北報導〕立法院長王金平昨天指出,他確曾受託致電國安局長薛石民,請國安局協尋鄭銘坤,但只是轉達委託一方的意思,後續情況並不清楚。

國安局官員表示,尊重王金平院長說法,但不會針對此事有任何評論。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