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重障兒有感 黃俐雅護弱童18年


2017-10-19

小愛化大愛…和人本夥伴催生「零體罰」等校園人權法案

〔記者林曉雲/專題報導〕黃俐雅原本只是一個醫生娘、老師、三個孩子的媽,因唯一的兒子是重度智能障礙,為學習不打罵教育,她上了父母成長班,成為人本基金會的志工、員工,把小愛擴為大愛。十八年來,她不斷為被體罰、霸凌或被侵害的孩子發聲、救援,改變了上千名孩子的生命,更和人本夥伴共同催生了「零體罰、性平教育及狼師解聘」等校園人權法案,讓百萬學童可以更安心上學。

去上課學習不打罵教育 還成人本員工

屏東鄉下長大的黃俐雅坦言,她很幸運,有「很挺她」的父母,國小遇到嚴師,黃俐雅裝肚子痛不想上學,父母會幫她請假,說「孩子活著就好,考不好沒關係。」中學時,愛思考生命意義,黃俐雅曾住佛堂想出家;為了看想看的書,高中甚至休學一年,父母完全接納她的決定,所幸大學還是考進了中國醫大公衛系。

但老天也對她考驗。黃俐雅有個重度智障的兒子,不只喜歡從冰箱拿東西吃,更會把冰箱東西丟得四處都是。黃俐雅表示,她曾想用童軍繩把冰箱綁起來,不讓兒子打開,但後來轉念,沒綁兒子、也沒綁冰箱,反而把家裡三層樓全部開放,讓兒子隨意探索,因為「東西是死的、總會用壞,但兒子是活的,需要成長。」

黃俐雅處理「人生第一件申訴案」時,還在護校當老師,有學生輕微跛腳,產護老師認為她不能當護士,故意讓她產科實習不及格。學校要開會決定的前夕,黃俐雅失眠整晚,隔天一早打電話給學生家長教導如何「應戰」。

後來務農的學生家長用台語照著黃俐雅教的說出:「是學校決定收我女兒為學生,覺得她不適合當護士就不該收,要畢業了才說不合適,如何賠償四年損失?」學生最後順利拿到畢業證書,淚眼婆娑送了一束花感謝黃俐雅。

挺身對抗不公 被稱為「雞婆媽」

加入人本後,各種申訴案更是接連不斷的考驗,國小女生被體罰成傷、特教生被管教致死、特教學校集體性侵案等…,黃俐雅進學校訪查、開記者會、拉布條,「體制內正規的路走不通,才會拉白布條陳抗,每次都會想,一塊布可以撐住多少小孩的苦難。」

西元兩千年,屏東一名葉姓國中生因為不同的性別氣質遭同學霸凌,下課上廁所被發現倒臥在血泊中,命案發生隔天,黃俐雅和人本夥伴走入學校,陪葉爸爸和葉媽媽訪談調查,也陪著打了七年官司,終於勝訴,更進而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法立法。她憶起當時仍不忍,「想為孩子做些什麼,不想再看到遺憾發生。」

黃俐雅說,台灣經過很多人努力,他們才可以拉布條陳抗,不用付出生命,只要克服被威脅潑酼酸的恐懼感,訓練自己「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站出來為被害學生發聲,是要讓孩子知道:「很多不幸的事,學校要負起責任,學生可以保護自己。」

處理案件難過時 智障兒是最大力量

迥異於對抗不公的強悍,被外界稱為「雞婆媽」的黃俐雅其實很愛笑,說話很溫柔。她坦言,在處理學生遭性侵案時,總深覺「地獄就在身旁」,每次被氣到睡不著,她就開車載著兒子上山下海走走,回來後即有力量再奮戰。

推動教師法修法納入「狼師條款」後,一年約有四十到五十個狼師被解聘。人本南辦主任張萍認為,黃俐雅是「真正自由的人」,所以有力量去承受所有苦難,自己的和別人的。

  • 人本基金會除了救援孩子之外,也推動「數學想想」計畫,許孩子一個喜歡數學的未來,黃俐雅(右)也在屏東代表人本基金會和屏東縣政府合作推動。(圖由人本基金會提供)

    人本基金會除了救援孩子之外,也推動「數學想想」計畫,許孩子一個喜歡數學的未來,黃俐雅(右)也在屏東代表人本基金會和屏東縣政府合作推動。(圖由人本基金會提供)

  • 黃俐雅先參加人本的父母班,後來成為人本的講師,幫助更多的孩子和家長。
(人本基金會提供)

    黃俐雅先參加人本的父母班,後來成為人本的講師,幫助更多的孩子和家長。 (人本基金會提供)

  • 投入人本救援工作十八年來,黃俐雅(右)為了被霸凌或被侵害的孩子走上街頭、走入校園。(人本基金會提供)

    投入人本救援工作十八年來,黃俐雅(右)為了被霸凌或被侵害的孩子走上街頭、走入校園。(人本基金會提供)

  • 重度智障的兒子是黃俐雅的禮物,更是她在幫助別人的小孩時的最大力量。(圖由黃俐雅提供)

    重度智障的兒子是黃俐雅的禮物,更是她在幫助別人的小孩時的最大力量。(圖由黃俐雅提供)

  • 黃俐雅小檔案

    黃俐雅小檔案

相關關鍵字: 人本 狼師條款 黃俐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