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得主失智 高錕之妻分享照護經驗

2010-11-30

〔記者謝文華/台北報導〕「看著深愛的人,慢慢地分崩離析,從一個這麼聰明、敏銳、機智的人,變成徹徹底底的另外一個人,悲痛啊!」與「光纖之父」、諾貝爾物理獎得主高錕結縭五十一年的黃美芸,談及患有阿茲海默症的另一半,內心總有萬般不捨。

光纖之父 變成「乖小孩」

高錕三十三歲任職於美國國際電話電報公司時,在通訊實驗室以一根玻璃棒當作光學訊號的傳輸載體,提出「光纖每公里傳輸耗損率是二十分貝」的理論假設,發表「介電波導管的光波傳送」重要論文,開啟了光纖網路的新紀元,造就今日蓬勃發展的網路世界,但卻在二○○三年被診斷出患有阿茲海默症。

國科會主委李羅權說,去年高錕獲頒諾貝爾物理獎時,高夫人「代夫出征」發表演說,瑞典國王破例走下台頒獎給高錕,「高錕當天的表現,就像是一個乖小孩,高夫人將他照顧得非常好,令人動容!」

黃美芸 悲痛說八年過程

黃美芸在丈夫罹病後,主動參與關懷失智與醫療照護活動,昨天在台灣失智症協會於中正紀念堂舉辦的演講會上,暢談「不只是健忘、不只是老化─照顧經驗分享」。

黃美芸說,阿茲海默症是非常陰險的疾病,總在不知不覺下悄悄突襲!剛開始,高錕常忘了帶鑰匙、錢包,「家人總開玩笑說:大教授心不在焉!」有一回,高錕搭錯電車方向,打手機問她怎麼回家,她才感到不對勁。

「因為不了解阿茲海默症,誤以為是自然老化的天真,未料悲劇就在前方!」黃美芸說,高錕從香港中文大學校長退休後,「將許多文書工作,都丟給我,我以為他懶惰。上舞蹈課,高錕牽著我在舞池跳舞,但愈來愈多新舞步,他很容易就忘了;本來很會捏陶,漸漸地,捏出來的陶罐都一樣;高錕原本很會打麻將,但是一名牌友護士,在麻將桌發現高錕有些問題,催促就醫,才診斷出高錕小腦萎縮,影響語言和邏輯。」

人與靈魂分離 傷痕難癒合

「別人是面臨親人過世,因對方的身體消失而傷痛,我的另一半,卻是形體還在,那個熟悉的『人』和『靈魂』卻不在了,那傷痕真是沒辦法癒合啊!」

高錕是否知道自己得了諾貝爾獎?黃美芸笑說,看到照片會想起來,不過一下子就忘了。她還打趣地說:「這病有個好處,就是再怎麼不開心的事,他兩秒鐘就忘了!」

枕邊人變陌生人 接受命運

七十七歲的高錕,昨天始終保持天使般的笑容,見人就豎起大拇指說:「good」、「wonderful」、「Thank you!」旁人鼓掌歡迎他,他也高興地拍手。

問她花了多少時間,才適應枕邊人變成陌生人,黃美芸直說:「都八年了。」她一直有準備,終有一天「他會不認得我,你就要接受命運!」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長邱銘章說,失智症六十五歲以上盛行率五%至六%,八十五歲以上升高到四分之一,大都是因罹病後影響走路、語言、吞嚥等,併發其他問題,一般罹病後八至十年轉為重症,像高錕還如此硬朗,維持正常作息,相當不簡單。

廣告
  • 罹患失智症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高錕教授(左)與夫人黃美芸(右)來台訪問,黃美芸昨天和大家分享照護高錕的心路歷程。(記者叢昌瑾攝)

    罹患失智症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高錕教授(左)與夫人黃美芸(右)來台訪問,黃美芸昨天和大家分享照護高錕的心路歷程。(記者叢昌瑾攝)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諾貝爾獎得主失智 高錕之妻分享照護經驗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Top
2014年4月25日‧星期五‧甲午年三月廿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