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續絕活 黃海岱身影永流傳


2007-02-13

〔記者廖淑玲/雲林報導〕黃海岱大師一百零七年台上台下,寫就台灣布袋戲發展史,黃家家族克紹箕裘,帶領台灣布袋戲邁向巔峰。

次子黃俊雄 承襲父親精髓

黃海岱十五歲自其父親黃馬手中接演布袋戲,自此和布袋戲劃上等號,八子四女中除三子黃宏鈞學醫、六子黃力郎從商,其餘六子都與布袋戲脫不了關係,長子黃俊卿、次子黃俊雄更是學得父親精髓,打造出布袋戲的新風貌。

黃海岱時期布袋戲都是在野外搭建戲棚子,到了黃俊卿時代,電影剛起步,黃家布袋戲活躍在台灣各大戲院。黃俊雄時代則因電視台興起,創下台灣電視史上的「史豔文奇蹟」。

媳婦西卿 唱紅布袋戲歌曲

甚至是黃海岱的媳婦西卿,也成為布袋戲發展史的一部分。從小很喜歡唱歌的西卿,跟著黃俊雄布袋戲演出,配合電視台,擔任幕後的主唱,不僅唱紅布袋戲,西卿的名字也隨著布袋戲的上演,如雷貫耳。黃俊雄作詞,西卿演唱的絕佳拍檔,夫唱婦隨,寫下台灣布袋戲的紀錄。

黃俊雄與西卿所生的黃立綱、黃鳳儀,成立美地塢布袋戲團,專攻電視台,在西卿淡出布袋戲從商後,擁有好歌喉的黃鳳儀,已接手母親的幕後主唱工作,成為新一代的布袋戲歌后。

黃俊雄兒子黃強華、黃文擇則是成立霹靂布袋戲,加進時代感,且透過拍攝錄影帶打進一般家庭,加上聲光科技,吸引年輕的觀眾族群,甚至建立霹靂錄影帶的通路系統。

孫子黃文擇 顛覆傳統創新

奠定基礎後,霹靂更大舉發展,成立多媒體公司、衛星電視台,拍攝布袋戲電影、耗資千萬打造片場、佈景,讓布袋戲走上大銀幕,演出的技巧更是顛覆傳統手法,甚至可以躲在水裡、地板下拿著木偶搬演。

二○○○年一月十七日耗資三億元在台灣推出第一部布袋戲電影「聖石傳說」,加上聲光科技,有如武俠片。黃海岱總是稱許孫子黃強華、黃文擇等人對布袋戲的用心與付出,更鼓勵黃家後人求新、求變,黃海岱生前甚至還說,如果再年輕個二十歲,也會不惜和孫子們一較「武功」。

黃強華強調,霹靂正在籌拍第二部布袋戲電影「黮翼大帝」,預計二○○九年春節上映。不同於聖石傳說的是,因著眼在國際市場,角色、佈景、對白設計、配樂、燈光音效都走國際化路線,請大家拭目以待。

黃文擇長子黃匯峰不久前才剛退伍,已開始學習布袋戲,將成為黃家嫡傳第五代接棒人。


「偶」像明星…從史豔文到素還真

〔記者廖淑玲、鄭旭凱、袁世忠/綜合報導〕見證台灣布袋戲發展史的黃海岱家族,創造出的戲偶是許多人成長記憶的一部分。早期是史豔文,如今是素還真,都是轟動武林的要角。

黃海岱最擅長布袋戲「三小」,即「小生、小旦、小丑」的角色,在他的隨手皮包裡,總有個小旦戲偶。他以劇本見長,但最會創造戲偶明星,是二子黃俊雄。

一九七○年三月二日起,黃俊雄改編自父親黃海岱「忠孝節義傳」的手稿、在台灣電視台推出的「雲州大儒俠」,創下九十七%的收視率,連演五百八十三集,每天一到中午播出時段,電視機前就擠滿了觀眾。「雲州大儒俠」就是史豔文。

當時伴隨電視台演出還有主題曲的演唱,就是由黃俊雄的另一半─西卿主唱。一首首動聽的歌曲苦海女神龍、黑玫瑰、相思燈、廣東花,到後期的粉紅色腰帶、命運青紅燈,在大街小巷傳唱不已。

同期還有丑角哈麥二齒、出場時總發出令人毛骨悚然冷笑聲的秘雕、以口白「轟動武林、驚動萬教,順我者生、逆我者亡」聞名的藏鏡人。它們的身影,目前在雲林縣政府文化局布袋戲館都找得到。

黃俊雄兒子黃強華、黃文擇的霹靂布袋戲,跟上時代腳步更創造了「掌握文武半邊天」的素還真、「百世經綸」一頁書、冷如玉、狂刀、總是高唱「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的黑白郎君、傲笑紅塵。全部用鋼絲、燈泡塑造成的魔魁,完全沒有用到一塊布料,更是讓人驚嘆。

本土的霹靂木偶明星搶盡鋒頭,帶動另類流行潮流。國內第一本角色扮演(cosplay)專業雜誌「cosmania」總編輯Aska表示,台灣角色扮演迷粗估近萬人,光扮演霹靂布袋戲的同好,就佔了三分之一以上,因為角色扮演的裝備不容易取得,有些玩家玩出心得,乾脆成立工作室,接單幫其他玩家製作戲服、飾品等。

日前獲得台北國際書展動漫館角色扮演大賽冠軍的日痕指出,聽到黃海岱過世,讓同好非常震驚,前天的大會活動,他們還特別全場起立為心目中的偶像黃老師默哀一分鐘,不過,這並不會影響他們對霹靂布袋戲的熱情,會繼續堅定的支持下去。


五洲派教主/掌中風雲一世紀:豪情萬丈化作詩 章回演義都是戲

〔記者廖淑玲、李靜芳、鄭旭凱/綜合報導〕「絲縷輕綁玉粒香 又逢益智慰沈香 等閒莫使蛟龍得 釣出詩魂萬丈長」,布袋戲大師黃海岱生前為端午節紀念屈原所寫的詩作,可以看出他國學底子之深厚。他的三子黃宏鈞說:「以往是景仰父親,如今更多了懷念。」

兒捧手稿 憶父親俠義一生

黃海岱與世長辭,三子黃宏鈞、五子黃逢時昨日守靈時拿著大師手稿,追憶父親生前點滴。

黃海岱八個兒子中,只有老三黃宏鈞沒有學戲,就讀台北醫學院,學歷最高,也最受大師疼愛。黃宏鈞說,他寒暑假都是「浸」在戲班,是最標準的布袋戲迷。

手不離卷 未曾見動怒批評

黃宏鈞說,父親寫得一手好字,喜讀章回小說、演義,留存許多古本,總是手不離卷,對待別人總比自己的兒子好,這就是父親的為人及道義。

黃宏鈞更以早期父親搬演的三俠劍,敘述神鏢劍─勝英反清復明的故事,由於事涉革命的敏感議題,在白色恐怖時代遭禁演,卻從未見父親動怒批評,父親寬闊的心胸,也教會他們笑看人生、淡泊自在。

此外,雲林縣政府文化局昨天從檔案中翻出一封署名「崙背五洲園本團黃海岱」寄出的信函,雖然當年黃海岱已高齡九十五歲,筆跡工整而清晰。

這封信函的收件者是雲林縣文化中心的「許先生」,許先生是目前仍在文化局藝術表演課服務的許文銘,當年專門負責安排文化中心的各項藝術表演活動。

國學造詣 演出綱要見功力

許文銘說,十二年前文化中心邀請五洲園戲團演出,由於所有的演出都必須有演出綱要,他因而寫信向戲團索取,沒想到收到的竟是大師親筆的手寫稿。他猜想可能該劇的劇情是大師構思編排,內容只存在其腦海中,才會寄來手寫的故事綱要。綱要共有四項,是描述清康熙時代,一名十四歲的統領尤守己,在嘉義、彰化、鹿港戰勝大刀流寇後辭官尋母的故事。


黃海岱小故事/憶國寶 追尋大師身影

開朗 被封老仙覺

黃海岱被國內藝文界稱為布袋戲的「通天教主」,不過他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老仙覺」故事。二○○二年,黃海岱獲頒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名譽藝術博士,頒獎典禮前幾天,大師不慎撞傷右側額頭,腫了一個包,幸好博士帽一戴,腫塊正好頂住帽緣。

當時擔任頒發榮銜的台北藝術大學校長邱坤良發現,「虧」大師頭上「長角」,是名副其實的「老仙覺」,老人家聽了哈哈大笑。

(記者廖淑玲)

硬朗 勤練太極拳

黃海岱大師因勤練太極拳,身體硬朗,九十餘歲時,曾到雲林監獄表演給收容人觀賞,演畢準備離去時突遇大雨,獄方管理人員正要拿傘給大師,只見他老人家一口氣就衝出去,展現他快樂爽朗毫不做作的性格。(記者廖淑玲)

幽默 笑談毛特兒

黃海岱的兒子黃逢時回憶說,一次友人介紹其當模特兒的子女給父親認識,問起職業時,友人直譯為「毛特兒」,他父親馬上接著問:「和毛澤東有沒有關係?」全場哄堂大笑。

(記者廖淑玲)

童心 向兒子討債

黃逢時對父親的記憶力,也另有一番深刻體驗,數十年前他曾向父親調頭寸,事後只要父親和他碰面,總是不忘提醒他還錢,而拿了錢的父親會像小孩子一般快樂,所以他也樂得到現在都沒還完。

(記者廖淑玲)

入戲 屠夫砍戲偶

黃海岱最擅長歷史戲,據說有一次他演出「秦檜陷岳飛」,活靈活現,當劇情發展到岳飛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時,台下有位屠夫竟然入戲到拿刀要砍秦檜的「布袋戲尪仔頭」,弄得台上台下一片雞飛狗跳。(記者趙靜瑜)


三月十日 虎尾辦告別式

〔記者廖淑玲、李靜芳/雲林報導〕黃海岱告別式三月十日將在雲林縣虎尾魚市場舉辦,而為紀念大師風範,總統府已責成文建會另擇期擇地舉辦盛大追思會,立法院長王金平昨日弔祭時,推崇大師一百零七歲已是人間難得,建議家屬以辦喜事、辦佛事的心情來歡送大師升天當神。

王金平昨天下午專程到虎尾,在黃海岱靈前上香祭悼,表示大師是笑看兒孫滿堂,了無遺憾、了透生死的人,黃家人人成就了得,大家雖然捨不得老人家離開,其實應該要以辦喜事的心情來歡送大師。

王金平一席話讓氣氛為之輕鬆,前雲林縣長張榮味更打趣的說,小時候因為貪看布袋戲,成績不好,黃俊雄安慰他說,史豔文的木偶就是根據他的臉刻成,但經過三十餘次的修改,更引來全場莞爾。

黃海岱的徒弟、八十歲的陳鼎盛昨天下午也到靈前弔祭,念及恩師不禁老淚縱橫,陳鼎盛目前還在帶團演出,更贏得旁人讚嘆原來演布袋戲的人都是健康、長壽。

與大師有忘年之交的文建會主委邱坤良,目前人在日本,他昨天以電話致意,預計今天上午到虎尾,和黃家人商討為大師舉辦追思活動的相關事宜。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