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金海: 國民黨特務殺了我哥哥


2007-10-17

記者鄒景雯/專訪

一九七六年,前國策顧問楊金海因與郭雨新暗中組織政黨、鼓吹台灣獨立,遭警備總部軍法處以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一求處死刑,他昨日受訪指出,他本人不僅被關進綠島,他的哥哥更在林宅血案發生後兩週,在香港被三個台灣去的國民黨特務殺害。

七十六歲的楊金海敘述,年輕時在高雄從事建築,同時擔任商業會理事長,因為賺了一些錢,所以經常資助黨外人士,鼓勵他們從事台灣民主化運動。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日,郭雨新在立委增補選獲得高票,國民黨卻以作票讓他落選,支持者憤慨不平,上萬人上街頭抗議選舉不公,演成二二八之後第一次示威事件;之後,他與郭討論,台灣人各自單打獨鬥終究不成氣候,建議應連結各縣市組黨,他本人自任南部召集人,開始籌組相關事宜。

籌組黨被捕 遭嚴刑逼供

一九七六年五月四日,楊金海帶著一份五十人的連署書,到「羅馬賓館」交給郭雨新,一週後就被逮捕,他被關進安坑山區的調查局訓練所,遭長達三個月的嚴刑逼供,國民黨特務要他承認與郭雨新、康寧祥、黃信介、余登發、余陳月瑛等人的關係,以及連署組黨的事實。

楊形容,為了取得口供,特務一天固定四次刑求,除了按三餐打,半夜兩點也叫起來打,打到吐血,並且用針從他十個手指頭的指甲內刺入,從鼻孔強灌辣椒水,還要他一口氣把一公斤的鹽巴吃下肚,弄到他整個胸部和腹部都發燒,實在受不了了,不得不佯稱要上廁所,進了洗手間,顧不得就從馬桶撈裡面的尿水起來喝,悽慘至極。

被判死刑 幸獲外援逃生

之後,楊金海被以意圖推翻政府的叛亂罪起訴,審判時,軍法官要他用國語,他說,母語就是國語,軍法官說那是閩南語,不是國語,楊堅持用台語繼續回答,氣到軍法官臉色發青的喝斥「你會叛亂,我也會亂判」!結果宣判死刑。

他的哥哥楊清化與郭雨新為了救援,積極向國際特赦組織、海外人權團體請求協助,美國會議員索拉茲、伍爾夫在國會召開三次聽證會,國民黨受到不小來自國際指責的壓力,才將楊金海改判無期徒刑,從此打入綠島黑牢。

在他關進綠島後,一九七九年美麗島事件發生,第二年的二月二十八日發生林宅血案,二週後,即一九八○年三月十四日,擔任英籍環球郵輪船長的哥哥楊清化在香港靠岸,在其香港的公司中,被三個闖入者經綑綁後砍斷腳動脈流血過多而亡。香港的目擊者說,聽口音是台灣去的,他們第一次先進去勘查現場,第二次才進去殺人。

哥哥死前 擬在港組同鄉會

楊金海難過的說,他哥哥死前,才準備要在香港組織台灣同鄉會,持續援救關在綠島的政治犯,沒想到就遭國民黨這樣抄家滅族的屠殺,其手法和林家祖孫慘死的刀法非常雷同。

在綠島蹲了十二年,一九八八年被所方以保外就醫名義「騙」出來時,體重只剩三十九公斤,楊金海回憶,綠島的一間牢房大約三坪,關了二十多人,死亡率很高,但家屬都不敢來收屍,因此死後都集體埋在山腳下的公墓,所方還故意找開放性肺結核三期的牢友,一邊咳一邊給大家送飯。

有一回,很多獄友各因不同原因生病了,獄卒前來分送給大家的藥,居然都是一樣的,大家經比對後堅持要醫務人員前來解釋,結果操著濃厚鄉音的人不以為然的說:「你們這些人都是政治犯,患的都是同樣的病,給你們開同樣的藥,有什麼不對!」

楊金海說,這十二年,失去了哥哥,父母過世無法奔喪,財產也被國民黨查封,最不甘的是,哥哥案子到現在沒破案,也沒有媒體報導,死的不明不白,國民黨為了鞏固獨裁政權,這樣血腥的掃除異己,他是活見證,不應該忘記,才能記取教訓。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