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武俠純情夢—平凡●淑芬細筆雕琢言情靈藥


2017-12-24

採訪◎記者楊媛婷 攝影◎記者叢昌謹

年紀剛過半百的平凡與陳淑芬,是夫妻,也是創作夥伴,在租書店盛行的年代裡,平凡與陳淑芬所繪製的封面為言情小說(簡稱言小)增添了一抹綺麗的色彩,讓萬千少女乘著他們筆下繪製的花美男、可人兒,進入由文字構築的粉色愛情園地,他們清逸甜美的畫風一舉改變台灣言情小說的封面畫風,他們繪製的《心動》、《北京遇上西雅圖不二情書》電影畫集彷彿愛情靈藥,讓人對純愛有了一絲的想望。

這些言小的畫作中不難看到彼時當紅演藝人員的影子,從木村拓哉、柏原崇、金城武,再到吉川雛乃、全智賢等,平凡與陳淑芬替這些大明星添上更多風花雪月的色彩,轉化成一篇篇少女愛情幻想小說的封面人物,「有些是當紅明星,有些則是作者指定,不過更多是平常生活裡的一般人。」此外,經典電玩《仙劍奇俠傳》、《笑傲江湖》的繪圖也出自兩人之手,平凡與陳淑芬就用畫筆為台灣大眾文化留下甜蜜的印記,不管那是武俠大夢,或者轟轟烈烈的傾城之戀。

畫風來自生活的細心。平凡與陳淑芬每回上街都會注意擦肩而過的民眾,更會從他們的穿著打扮細節,推溯可能的個性與習慣,再套入作者書中設定的角色,只要遇到美人,不管男女,一個都不能從他們的相機鏡頭下溜走,「尤其,每次辦簽書會時,只要遇到長相特別的讀者,我們一定會商請她/他留下正面照,做為繪圖參考的模型,畢竟人物畫講究寫實,還是必須要有一個參照的目標。」

浪漫氛圍成一絕 細節研究基本工

踏上言情小說插畫路,其實是一場意外。從德明商專(現德明財經科技大學)畢業的陳淑芬,原本「胸無大志」,多數同學畢業後不是往金融業求職就是當會計,喜愛繪畫的她卻到卡片公司擔任製圖,有天遇到出版社願意買她的仕女圖,「在當時還沒有智慧財產權的年代,有人願意用錢買插畫,那是多難得的事!」九○年代台灣各行業蓬勃發展,言情小說更是帶動出版界買氣最重要的金雞母,陳淑芬回憶,那時出版社為了搶得先機,一口氣簽下長約,她也自此踏上小說插畫之路,也帶著曾為《皇冠》雜誌、瓊瑤小說繪製插畫的男友平凡一起入行,兩人的插畫生涯就此一路風光。

為了滿足出版需求,兩人常一天工作十八小時趕製插畫,平凡多半負責較具陽剛味的男角,陳淑芬則繪製姝麗女角,她說:「言情小說強調風花雪月,我們就要用細筆把那種浪漫氛圍烘托到極致。」打響名號後,就引來模仿跟風,平凡坦言:「一開始看到仿作時,感覺就是有點不舒服,後來想想有人模仿,就代表市場有需求,才會有供給。但是被模仿的不舒服感覺,也一直沒有辦法釋懷。」

堅持以畫布暈染 勾勒《仙劍》靈氣

在「言小」最風光的時刻,平凡即已預見「言小」必將衰敗,「當我走到書店裡看到大家都在賣言情小說時,看到的不是一片欣欣向榮,而是代表出版社正在榨乾市場的最後一滴能量。」平凡指出,彼時每天至少會新出十本言情小說,「市場低迷時,出版社都會想用量來補洞,大家都爭相出書,作者不堪壓榨,品質自然低下,讀者也疲乏,最後面臨崩盤,不減量也不行了。」

因此,平凡與陳淑芬兩人早早就跨界至電玩美術,包含讓許多電玩好手魂牽夢縈的《仙劍奇俠傳一》主角趙靈兒等,就是由陳淑芬一筆一畫勾勒出人物的原型,平凡則是發揮過去接插畫一定先讀完文本再動筆的敬業精神,徹底鑽研電玩軟體的引擎與美術貼圖,「不管做什麼一定要研究透徹,我們認為這是做事最基本的態度。」

正因為凡事頂真,走進平凡與陳淑芬的工作室,就看到了擺滿美術、各代服飾大全等歷史資料書冊的書架,平凡與陳淑芬曾經為了筆下人物的古裝衣著,買遍有各式繡樣的專書研究,甚至還堅持先用實體材質測試筆觸再入畫,所以工作室另一角堆的是各材質畫紙與絹布,「如果沒有先用筆墨暈染實體畫紙或畫布,再怎麼高明的電腦技術也抓不到那細微的不同。」從老字號復興美工畢業的平凡,對於「細節」絕不妥協,也因為這麼講究,夫妻倆的電繪人物才會處處靈光。

  • 平凡、淑芬插畫作品(平凡、陳淑芬提供)

    平凡、淑芬插畫作品(平凡、陳淑芬提供)

  • 文化週報約訪插畫家平凡與陳淑芬夫妻檔。(記者叢昌瑾攝)

    文化週報約訪插畫家平凡與陳淑芬夫妻檔。(記者叢昌瑾攝)

  • 平凡、淑芬插畫作品(平凡、陳淑芬提供)

    平凡、淑芬插畫作品(平凡、陳淑芬提供)